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41 又有喜事

341 又有喜事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一屋子人的表情都很精彩。

    本已心如死灰的宋鸢抬头望着她,那双空洞的眼里变得复杂。

    徐滢停了这一停,又说道:“高处不胜寒,我王府深受帝王恩宠,虽是当之无愧,却也难防小人趁机而入。儿媳妇只希望我王府后宅安宁,不拖王爷世子后腿,经此教训,不要再蹈今日之辙。因此还求王爷痛定思痛。”

    端亲王像座雕像一样纹丝未动。

    过了半晌,他扶着膝盖坐下来,缓缓道:“你说的对。本王的确是疏忽了。”

    说着,他扭头看了眼宋鸢,再道:“我愧为一府之主,未曾意识到后宅问题之关键,我愧对你的地方,等死后你再与我细细算吧。——云修何在?赐祁阳郡主宋鸢白绫三尺,死后停棺王陵,待本王百年西去,再与我同葬。

    “另有万氏,命她迁居到茜华宫去吧。”

    茜华宫距离承运殿相隔着三四座宫殿,这一迁宫,至少她没办法随时跑到承运殿来了。

    而这迁宫的意思,又岂是仅仅迁宫这么简单?

    伍云修立时肃颜躬身。

    宋鸢双眼一闭,滚出两行泪珠,倒在地下。

    一场硝烟尘埃落定,只剩仍没有传回来的顾氏。

    但这些都不必徐滢和宋澈了。

    出到门外,天上冒出来几颗星子,在流动的浮云里若隐若现。

    晚风吹来了,夹着初冬的清冷,徐滢伸手将宋澈的腰抱住,手指探进他怀里取暖。

    徐滢坐月子起得晚。

    翌日早上起来,就听说宋鸢突患急症暴毙。而顾氏则在早饭后被人寻到接了回来,对方的人自然是早就撤得不见踪影。

    讣讯送到宫中,皇帝转眼便把端亲王父子宣进宫去了,自然会问起宋鸢死因,端亲王选择了如实交待,并递上了请罪折子,皇帝沉默良久。暗叹一声。下旨于他仍以郡主规制办后事。

    因为是在室女,消息并没有大肆宣扬,低低调调地就操办起来了。

    顾氏自回府之后便洗尽铅华开始茹素。也搬到更雅致的精舍独居。

    天下间能有资格与亲王合葬的郡主并不多,宋鸢获准在端亲王百年后合葬,对内多少抚平了顾氏的哀痛,对外这也全了王府的颜面。使得有些无端的猜测停止下来,来吊唁的人很多。但更多的人是顺便上荣昌宫来探望小王孙的。

    王府里一个庶出的郡主远远不能跟王孙相比,更何况宋鸢极少出门。

    徐滢看到渐渐长开的宋韬,偶尔想起宋鸢垂着头仔细地给他换尿年片的样子,往往会默上一默。棺椁运往王陵的时候,她让厉德海以宋韬的名义去摆了个祭台,祭了几杯茶酒。宋鸢住过的随音堂她也让人锁了。从前宋鸢写过的诗文都整理起来,放在原处。

    她虽然没有慈悲心肠。但到底曾经宋鸢对宋韬那份心意是真的。

    或许人心不能长久,但在她变坏之前,仍是不妨肯定的。

    万夫人陡然间被下令迁宫,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前殿里消息封锁得好,也没有让她知道宋鸢究竟犯了什么事,但她也终于起了些惶惶之意,在前来承运殿求见过端亲王遭拒之后,也安份下来。

    宁夫人到底有个识时务的宫妃姐姐,从前犯过蠢,如今却越来越不敢轻举妄动。

    宋鸢的事她从未问过徐滢一句,就当她真是暴毙了似的,往荣昌宫来如今也懂得开门见山,拐弯抹角套徐滢话的那套把戏是再不敢耍了。

    两位郡主也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就算是到荣昌宫来,也比从前拘紧得多。

    徐滢却并没有改变些什么,仍然只过自己的日子。

    端亲王因为宋鸢的事也消沉了几分,又或许是意识到自己这些年对后宅的确是漫不经心了些,对宋鸿宋沼的管教开始加强,两位郡主也都从各自生母的宫里迁了出来,反正王府住的地方多,不差她们一人一个精舍。

    但是再沉重的心情,在日渐长大的阿陶面前,似乎都变得无足轻重了。

    满月的小阿陶已经长到十来斤,不但肉多,胳膊腿儿也比许多婴儿要长些,现在会扯着奶娘的衣襟吧唧小嘴儿,看到父亲母亲和祖父也会盯着他们的脸看上一会儿,有时候还会碰一碰祖父的下巴,看看胡子够不够软……

    宋鸢的棺椁在十月底移出去之后,端亲王的笑容终于又回到脸上来了。

    而王府渐渐恢复生机的这大半个月里,徐家也终于迎来了徐镛与袁紫伊的婚期。

    这段时间徐家可热闹了。

    王府那夜发生的意外并没有影响到别家,杨沛自从回府,心里自然也有着无尽慨然,当夜回来虽然未曾把宋鸢投毒的事说与杨氏母子,但翌日宋鸢暴毙的消息传来,他也猜着了个*不离十。但无奈怎样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也只得把这秘密守口如瓶。

    皇帝隔日遣了太医到徐家来寻他,他把双生子所中的毒症跟太医说毕,然而太医却也只能判断个大概,没有见到真人,并不能确诊,但太医又不能随他去苏州,最后还是徐镛拍了板,着了金鹏带着他的亲笔信下去苏州,邀请杨夫人等进京喝他的喜酒,正好顺便把孩子们带上京来。

    杨沛拒绝,因为仍觉得像是上京打秋风的。

    这日收拾了行李正要悄悄南下,徐镛却把杨夫人他们已经动身的消息送到了他手上。

    他无奈只得留下来,但自此更觉有几分不自在。

    杨氏看出来他的心情,便请他给家里写楹联。有了这点事做,倒是又渐渐放开了。

    徐府这边这向十分清静,王府添了小王孙,徐少泽和老太太都备去了一份厚礼,宋鸢的死他们少不得又前去吊唁一番。

    虽然说崔家如今威风全失,但这次徐冰居然也备了份礼送到王府,顺道也上荣昌宫坐了坐,虽然没什么话可说,但好歹没再犯蠢,徐少泽也叫做松了口气。

    这里把请帖什么的发完出去,杨夫人一行就到府了,同行的有大少奶奶易氏以及两名眉清目秀但是干瘦腊黄的双生子,相互见面自不免抱头痛哭一番,但喜事当前,也只能把这层且放下,冬月廿三把嫁妆一催,廿四日就正式张灯结彩迎新娘了!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