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39 你的秘密

339 你的秘密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王爷,我还有几句话想问问三郡主,还请恩准。 ”她冲端亲王颌了颌首说道。

    她的话端亲王素来没有不听,虽仍是沉着脸色,但也不假思索地摆摆手允了。

    徐滢走到宋鸢面前,宋鸢颤抖着往后躲了一躲,宋澈从后将她往前一推,却使她已无丝毫退却余地。

    徐滢道:“我向来不喜欢拐弯抹角,我问你,这个绑架你的人,你是不是知道他是谁?”

    “我不知道!”宋鸢飞快地说道。她怎么能说出他来呢?她才不要说!她那么信任她,主动跟她坦白了错事,她不但不帮她,居然还当着端亲王和宋澈的面把她给兜出来,她那么信任她,她却居然一点也不肯帮她!

    “你若不知道,那我可不相信顾氏是被别人绑架的。说她被绑架的是你,说收到信的也是你,拿不出信来的也是你,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猜测,你跟这凶手合伙演了这么一出戏,专门来坑害你的父亲兄长?”

    徐滢毫不客气地说道。

    宋鸢脸上血色退尽,眼睛也睁大到似要脱出眶来。

    “滢儿!”端亲王也忍不住出声,“她一个姑娘家,怎么会认得这些人呢?”

    虽然宋鸢有胆子在汤里下毒这令他十分气怒,但要他相信宋鸢会跟外头的凶徒勾结他是万万不能的,皇家的颜面不要了吗?体统不要了吗?再说就算真有这种事发生,王府里怎么没有人告诉他?

    “王爷,”徐滢身子转过来,“不是我硬要栽赃她,我且问您。如果您是她,碰上这样的情况,就算是迫不得已要下手,她能不把唯一能证明自己的那封信留下来吗?如果有人胁迫您在宫宴上做手脚,您会一点证据也不给自己留吗?”

    端亲王怔住。

    徐滢接着又望向宋鸢:“你当时之所以会撕信,一定是害怕我事后追问是不是?所以你干脆说撕了。”

    宋鸢咬紧下唇,交缠双手不发一言。

    “你口口声声说你是受了他人逼迫才会下毒。可我从事发到如今竟没有见你对顾氏的安危有过半分着急。就连你先前跟我坦白的时候你也只提到让我救你而不是去救顾氏,可见你并不太担心她的遭遇。既然不担心,你为什么又还是要下毒呢?”

    宋鸢看看左右的端亲王和宋澈。额上还有些了些汗意。

    徐滢接着道:“如果你现在能交出那封信来,或许我能够相信你几分。”

    她并不确定她还保留着这封信,但万一有呢?

    “快交出来!”

    憋了已有半日的宋澈已然忍无可忍,暴吼着在宋鸢头顶出了声。

    宋鸢吓得打了个寒颤。然后呜地一声哭了出来。

    她怎么能把信交出去?他把信写的那么亲密,她只要一拿出来就露馅了。她跟他相互勾结的事就坐实了,她就再也说不清了!

    端亲王的脸也扭曲了,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有什么瞧不出来的呢?就算徐滢说的不尽事实。若没有七八分真,她又怎么会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限你一柱香时间,把所有的事交代清楚。”他垂眼紧望着她。声音从齿缝里挤出来。

    宋鸢身子摇晃,终于撑不住。扑通一声跪在地下。

    杨沛瞧到这里,知道宋鸢必有难言之隐,于是上前拱手道:“现下天色不早,杨某感谢王爷盛情款待,不如就且先告辞。”

    端亲王满脸歉意:“今日真是对不住,改日换个地方再容我作东。”这里因着徐滢不能吹风,于是又着宋澈与伍云修代为相送。

    徐滢送到门下,再转回来,屋里愈发清静,而宋鸢的哭泣声也愈发清晰悲恸。

    她咬咬牙,蹲下去,一手搭在她肩上,说道:“我不是在害你,是在救你。今夜的事已经败露了,如今你生母还在他们手上,你不把事情全都交代清楚,不但你生母保不住,连你自己也可能会遭他的报复。如今在场的是你的父亲,你有什么好顾虑的呢?

    “此人城深极深,而且用心歹毒,难道你希望你的父兄全部都死在他的手里吗?素日你那么疼阿陶,你难道真的觉得我们所有人的性命都还不比匪徒的一封信吗?要害你的人是绑架你生母的人才是!”

    宋鸢抬起头,泪眼朦胧地张大眼望着她,而后扑簌簌再垂下几串泪,才缓缓从袖口里抽出封信,以及那只装过砒霜的药瓶来。

    徐滢赶紧将信展开,目光甫一触到那“鸢儿”两个字,心里已是禁不住猛惊!看她一眼再接着看下去,便只剩下倒吸气的份了!

    信上虽只有短短几行字,但透露出来的信息却是太惊人了!

    此人不但与宋鸢极熟,而且似乎还时常见面!照信上看来,在今夜之前他们还在见过一面商议此事!

    “给我!”

    她发愣的功夫,端亲王已经把信夺过去了。这一看完,他整个人就如同要炸了,扔了信瞪着宋鸢,硕大的巴掌就扇了过来!

    “你简直丢尽了祖宗颜面!”

    宋鸢被打倒在地上,脸颊瞬间红肿,嘴角也漫出血丝来。

    但她这会儿却是没哭了,两眼望着地下,似木偶一般。

    端亲王要再打,徐滢赶紧拦住道:“王爷息怒!如今祸已酿成,打也是无益,还是先把事情处理完要紧!”

    端亲王仍是要扑上去,徐滢只得把蒋密唤进来,合力将他给拉住了。

    徐滢连忙扶起地下的宋鸢,说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你跟他怎么认识的?这中间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些出来,王爷才好派人去救夫人!”

    宋鸢抬起脸,两眼空洞得像是看不到任何人和物,她反抓住她的手,深深抽了一口气,说道:“去年皇上给你们下旨赐婚之后,王府里上上下下全都在忙着你们的婚事,万夫人她们更是如此。到了夏日我房里连窗纱都没换,我去寻万夫人,万夫人把我骂了。

    “我没让夫人知道,王爷又从来无暇理会我,我心里难受,于是借口去云门寺上香。我一个人坐在寺庙后院里哭的时候,他来了……”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