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31 其心要狠

331 其心要狠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当然。 % し”

    她松开他站起来,“但我并不知道除了帮她照顾韬儿,别的还能做什么。”

    “你可知道杨家?”他忽然说道。

    她抬起头:“江南杨家?我当然知道。我父亲明儿晚上还会邀他上王府作客。”

    他走到罗汉床头坐下,将炕桌上香炉里的灰吹吹,说道:“杨家和你表嫂娘家的关系其实并不好。在这之前的十余年里,你表嫂的母亲带着两个儿女在徐家艰难过活,但是作为家世显赫的杨家并没有向他们伸出援手。

    “但如今你表嫂成了世子妃,而徐镛又当上了金吾右卫指挥使,徐家三房的权势地位已渐渐有超过徐侍郎的迹象,杨家却在这个时候上京来了。”

    宋鸢皱眉:“你是想说杨先生这次进京是为打我表嫂的秋风来的?”她不大相信,如果杨家还需要打徐滢的秋风,那么他为什么不直接寻端亲王或皇帝?这次皇帝和端亲王可不是因为他是徐滢的舅舅才接见的。

    不过她并没有说出皇帝明儿也会到王府来的话。

    天子出行,这事是不宜多说的。

    “我说不是,你恐怕不会相信。”他给自己斟着茶,“但杨家有逾十年的时间未曾进京,这你总是能轻易打听得到的。他们对外说是路途遥远不便联络,但即便是再遥远,总也没有不把守寡的胞妹及外甥放在心上的道理。”

    宋鸢有些茫然。

    她对徐家的事知道的不多,却也不少,成天在荣昌宫呆着,来来去去的人嘴里总会漏出几句来。对于杨沛进京,徐滢的震惊她是能看出来的,而且,如果不是真的有矛盾,杨沛又怎么会在宋韬的洗三礼上只送礼而不进门呢?

    “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狠下心来。你只有狠得下心,才能成为人上人。”

    他拿了个小瓷瓶摆在桌上。“为了巩固你与荣昌宫这份联系,你只能让杨家计划落空。如果杨家人回来了,徐滢也就不会把你放心上了。她不把你放心上,你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等于白费。你的庶母们会继续压制你,你的姐姐们会继续瞧不起你,鸢儿,你必须学会心狠。”

    宋鸢怔怔望着他。

    他吐了口气,将她拉到自己怀里。在她耳畔吐语:“听话,把这瓶子拿上。明儿晚上的宴会,你把它洒到杨沛的酒里。记着,你要想在家里翻身,要想紧抓住你兄嫂,那么杨家必败。”

    他的声音微哑带磁,像靡靡之音充斥着她的脑海。

    下毒?

    “不……”

    “这是必须的。”

    他将她搂紧,“我说过,你身后还有我。

    “杨沛不是命官,充其量不过是天子门生。有皇帝在,介时席旁必然人多,他们查不到你头上的。你忘了你母亲当年小产的事了吗?把杨沛杀了,你才叫做走出了翻身的第一步。相信我,你能干掉杨家,同样也能干掉你的庶母和姐姐们。只有狠得下心,这天下才是你的。”

    宋鸢脑子里有些嗡嗡作响。

    她紧闭了闭眼,说道:“你怎么知道皇上明天也会来?”

    他略顿,吐语道:“下晌我去顺天府学外买墨,听到宫里出来的太监传的。”

    宫里的太监会传这些事吗?

    她不知道。他挨她这么近,他的身上洋溢着迫人的男人的气息,这使她有些晕晕的。

    他并不像她所认识的那些瘦弱的文人士子,他的体态是修长的。迷人的。

    他臂膀上的肌肉也是充满力量的。

    她总是无来由地相信,他一定是有能力陪伴她一生的。

    她信他的话,从来也没有错过。

    她定定望着这瓶子,收回五指将它攥紧起来。

    他慢慢松开手,扶着她坐好,然后退回去坐着。啜了半口茶,忽而又扬唇望着她:“不是说先生交代了功课?给我瞧瞧。”

    她回了神,将手畔两本薄子递给他。

    簿子里七零八落地写着几个不成调的句子。

    他翻开看了看,又抬眼望着她笑了一笑,摇摇头,提笔帮她写起来。

    他的字隽秀如松,飘逸如云,清灵如他自己。

    王府的晚宴虽然定在夜里,但府里下晌就开始张罗起来了。

    因为皇帝也会来,所以除了宋澈会来陪客,此外也还邀请了徐镛。徐镛既来了,自然又不能不请上叶枫。

    徐家这边杨氏也替杨沛张罗起伴手礼来。

    虽说王府里什么也不缺,但也总是要备上两样。何况还有个深谙风花雪月之道的皇帝也会在座,礼不在多,显心意则灵。

    “这两块田黄石可进贡给皇上。这尊青铜香炉却可献给王爷,就是差个相衬的盒子。是了,我让人去紫伊那里有没有。”

    杨氏前前后后地忙碌着,一面又唤来石青去袁家找袁紫伊。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成亲,袁紫伊已经不上铺子去了。而袁家生意如今则还是让袁紫伊管着,直到将来她胞弟长大成人为止。当然袁紫伊为免到时说不清,只答应帮着看看帐,让袁怙另请了个靠谱的大掌柜,自己是不管银钱流水的。

    杨氏这里忙碌着,杨沛却心不在焉地吃茶。直到杨氏坐下来,他才说道:“昨儿来的那位沈姑娘,常过来串门么?”

    “沈姑娘是头回来。”杨氏道,“她是冀北侯府程家的表姑娘,昨儿是陪颖姑娘来的。”说到程淑颖时她也忍不住望着他多看了两眼。丫头死命护着叶枫的时候可是真急了眼了,就是不知道他这当家长的什么看法。

    杨沛心思却明显没在这事上,他凝眉道:“我记得沈家这代应有五房,她是哪房的小姐?多大了?”

    杨氏无语了,他莫非老糊涂了,昨儿见到女客不回避也就算了,今儿居然还打听起人家姑娘的年纪来。不过想到他并不是那种不尊重的人,便又还是说道:“她是长房大老爷的千金,在她这辈中是大姑娘,满了十八了。”

    杨沛听完,略顿片刻,微闪着目光道:“这么说来,她外祖乃是原先做过大理寺正卿的卫家?”

    杨氏忍不住道:“你莫非认识她?”

    “不认识。”他也摇头。但目光却变得深邃起来。

    ————

    画风变是因为,已经在迈步走向收尾阶段~不过我是不会打扰大家开脑洞的,随便猜~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