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十分六合网址
   十分六合
十分六合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30 纠结的心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沈曼二人在徐家其实并没有坐多久,因为不过是传话,再者叶枫又被禁在房里读书,实在是找不到机会见面。 不过程淑颖并没有觉得多么失望,仿佛能够来到这里,离他能近点儿,心里也已经很满足了似的。

    这里说了几句家常,沈曼就说道:“敢问方才廊下偶遇的那位先生,可就是苏州来的杨先生?”

    杨氏含笑颌首:“正是家兄。”

    沈曼笑道:“久慕杨老先生大名,能目睹杨家子弟之风采,沈曼深感荣幸。”

    杨氏与有荣焉,笑道:“姑娘真是过奖。倒是我早就听滢儿说曼姑娘秀外慧中,今日见来,才知真正是名不虚传。”徐滢生宋韬的时候沈曼也在场,但是当时情景,是不可能容人分心去关注其他的。眼下见得她花容月貌,举止大方,心下也不由暗暗称赞,问道:“不知姑娘芳龄?”

    沈曼略顿,望着她道:“六月初四,满的十八。”

    杨氏点点头。正好苏嬷嬷着人上了新制的点心,这里便就请起茶点来。

    王府里经常宴客,来的人来头皆为不小,倒也不算什么稀奇事,但这次连皇帝都要来蹭蹭席,小事自然就成了大事。不过前殿的事都由伍云修和蒋密作主,倒不也关宁夫人什么事,所以她只管保证好徐滢以及奶娘的饮食不出问题也就万事大吉。

    郡主们下晌在徐滢房里陪伴,宋鹂和宋鹃在下棋,宋鸢帮着奶娘照顾宋韬。许是因为抱得多,宋韬看到她时总会盯她一会儿,然后还吧唧着嘴来。宋鹃看到就掩口轻笑:“鸢丫头如今倒是借韬儿练得手带娃娃的好本事。来日自己有了孩子,不用愁了!”

    宋鸢立时涨红了脸。

    徐滢望着她笑道:“不用害羞,谁将来不用成亲生子?自己能照顾好孩子,这可是本事。”

    宋鹂拈子笑道:“大嫂就偏心鸢儿,咱们俩都是没嫂嫂疼的孩子。”

    徐滢笑着接过宋鸢手上的茶道:“你们俩欺负她嘴笨,若她也这么损你们,我自然也帮你们。”

    宋鹂扮了个鬼脸。跟宋鹃相视笑起来。

    宋鸢眼里漾着暖意。帮徐滢掖了掖被角,又把宋韬的头仔细摆正了些。

    徐滢道:“你不是还要去先生府上?去吧,有你姐姐们在这里就好了。”

    宋鸢便福了福。出了门去。

    回房重新梳了妆,添了披风,坐上马车便往女师府方向来。

    在荣昌宫里受的揶揄,仍然压在心里。但居然并不那么难受。

    马车依旧在夹墙下打了个转,去往云门寺。

    下晌的寺庙依旧清静。光线也依旧昏暗。他正坐在窗下抚琴,面前一炉香快燃尽了。

    人到了这里,再纷扰的心情也静下来了,再坚强的外壳也放软下来了reads;史上第一佛修。

    她走上去重新点了枝香插上。然后双手放在跪坐的膝上,丰唇微弯,眨巴着眼睛望着他。

    戴上半边面具的他也笑了。薄唇好看地扬起:“你好像很开心。”

    “是的。”她点头道,然后又挪近了点。将少女的螓首娇俏地往前探了探:“果然你的话是对的,只有我兄嫂才是我的靠山。这段时间我很诚心地对待他们,现在我大嫂也十分照顾我。我渐渐觉得,我也不是那么孤单了。在我们家,也还是有亲情这种东西的。”

    说到这里她又忍不住亮起双眼来:“你知道么,还有我的小侄儿,他真是太可爱了,他好像已经认识我了,每次我抱他的时候他都会盯着我看,那么小的人儿,那么清澈的眼神,看得人真是恨不得想把天上的月亮都摘给他。”

    他微笑合住她的手:“看到你这样,我比你还高兴。”

    她嫣笑垂首,望着琴端垂下的梅花络:“将来我若能生下你的孩子,一定会比韬儿更可爱的。”

    他没有动。等她抬头了才抬手去掠她的碎发,“我说过,我只会帮你过得更好,怎么可能让你为我而吃苦?你现在的处境还并不真正安稳,知道么?你大嫂是多么厉害的人,她出身并不高,在王府也叫做毫无背景,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会这么容易就得到她的信任?”

    宋鸢眉头微蹙,望着他。

    “那是因为,她也需要你。”他的声音低沉中带着磁音,“她需要你,你的两个姐姐都有强悍的母亲,还有亲兄弟,只有你,生母弱,又没有别的靠山。她需要拉拢一个帮手,而在王府里,只有你最合适。”

    她凝眉望着他,像被定住了一样纹丝不动。

    “可是我不认为她还需要我这样的帮手,也不觉得她对我的心意是假的。”

    “我并没有说她是假意。”他放下盘着的双腿,站起来,道袍下颀长的身躯像竖在屋里的一座雕像,“她是个聪明人,既然想拉拢你,自然也是真心对你,这样的人,我见的太多了。我告诉你,不过是让你不要迷失在这些表象里,最后落得一无所获。”

    “我知道。”

    她也站起来,略带纠结地望着地下,“我知道越是如此越是不能大意,但是,我仍然相信我大嫂还需要来拉拢我。我有时候都几乎以为她是真把我当妹妹在看,因为她的缘故,我父亲对我也关注起来,昨儿在廊下遇见我,还怪我穿的太单薄。

    “如果这是假的,那么这份假意若能使得我拥有更多,我其实也并不介意。我,我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失去的。”

    她觉得她像是行走在沙漠里的饥渴的人,有人肯停下来给她一口水喝,她是愿意剖心相待的。

    他静默了片刻,回转身,伸臂将她轻轻揽在怀里:“傻丫头。”

    她含泪贴着他的胸腹,闭上眼微笑起来。她从来都知道要的是什么,他对她好,她会铁了心地与他相守一世,不管用什么方法。徐滢对她好,她也愿意无底线地信任她。她不知道这样好不好,但是这样的以诚相待,她觉得很安心,很快乐。

    “我爱乌及屋。既然是你相信的人,我自然也愿意相信。”他轻拍着的后背,望着窗外那片爬山虎说道,“既然如此,你想不想把与你兄嫂之间的关系更进一步?”

    ——————

    乃们手上还有月票么?

    __(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