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十分六合网址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29 天在助人(求月票)

329 天在助人(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沈曼拈着棋子看她,眼底隐隐有抹忧色滑过reads;美好是一种执念之军婚难违。

    程淑颖沉浸在少女情怀里,却浑然未觉。

    “可是尽管这样,我心里却还是患得患失。”她伏在桌上喃喃地说,“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江南,说不定一个月,也说不定明天就走了。他只要回去,说不定这辈子我跟他连面都见不上了。等待的时间多么漫长,而我又害怕这一眼就真成了永远。”

    沈曼仍拈着那颗棋子把弄着,温言道:“别想太多,如果杨公子也有意,那么这婚事不会成问题的。”

    “说到婚事又太遥远了。”她脸红了红,把身子坐直起来,倏而,又问她道:“表姐怎么也不说我?”

    沈家规矩也不小,沈曼这样德言容工皆是上等的大家闺秀,再与她要好,不说说她总让人不习惯。

    沈曼笑着把那棋子放下,说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若什么都照规矩来,你得有那个命才能遇到情投意合的人。而既然有了情投意合的人,再说些什么规矩不规矩的就假了。我虽然时常满口的道理规矩,但身为女子,没有什么比找到个合心意的人共度余生更难得。”

    “表姐!”

    程淑颖扑到她身上,搂着她脖子。

    她笑一笑:“改天有机会,也让我见见这位杨公子。”

    “我要是能见到就好了。”程淑颖又沮丧起来,“我可是没脸再到徐家去了。”她把那天在徐家的事跟沈曼也说了,“现在徐伯母指不定怎么看我,还有滢表嫂——我最近都不大想上王府去,就怕她会提起这事来。”

    沈曼愣了愣:“杨沛也到京师来了?”

    “是啊。”程淑颖听她直呼起杨沛的名字。也是愣了愣。

    “你们俩到底是下棋还是聊天呢?”

    这里正说着,忽然程笙的声音从墙上的镂花窗后传来,把发愣的二人皆吓了一跳。

    程淑颖不依地起身跺脚:“二哥来了也不先打个招呼,看把我们吓的魂都没了!”

    程笙微笑走进来:“我不就是见你们发着呆所以才说话的么。”

    说着在一壁坐下,垂眼看着她们的棋局。

    向来淡定的沈曼今日却有些心不在焉,失神的表情花了有那么片刻才消散。

    “你今儿怎么有空?”她拾着残局,一面问他。她知道他最近在忙着帮程筠打听谢惠母亲的下落。

    “我才从宫里回来。王爷挑了时间。要在后日夜里宴请杨先生,因为皇上也说要赴宴,所以与景王在东宫看看太子殿下有没有什么吩咐。”

    天子出行。身边自然各个角落都得有侍卫把守。

    “王爷要宴请杨先生?”沈曼听到这里,却是微微亮了双眼,然后笑着去看程淑颖:“可见是天在助你,才说没机会。这不机会就来了!”

    徐滢坐了半个月月子,身子骨实在是僵得受不了了。

    袁紫伊来了的时候她便借口议事。把屋里人全都遣了出去,然后掀被下了地来走动。

    “他们说要坐满三个月,你们的婚礼我怕是去不成了。”她叉着腰对着窗户扭屁股,“到时候让宋澈去。府里还有几个郡主。照她们最近跟我这热乎劲儿,八成也会去的。”

    “我才不操这个心reads;黑夜邂逅误惹撒旦。”袁紫伊一件件地叠着宋韬的小衣裳,“如今做的再体面。也是便宜了徐少泽他们。再说徐镛的意思也不想弄得太高调,毕竟我们身份都不怎么样。这些虚名什么的,我已经全都视作浮云了。”

    她对着窗口感慨地说道。

    徐滢笑着,正还要再扭几圈,外头就说沈曼和程淑颖来了,连忙躺回床上,又将包头巾给包起来。

    沈程二人进了殿,看到袁紫伊也在,相互见了礼,又问起这两日身子情况来。

    正好厉得海进来说端亲王已经定了后日夜里宴请杨沛的事,徐滢想着侍棋回徐家知会杨氏作点什么准备,沈曼便笑道:“这趟差事,我看就咱们俩帮你办了得了。”说着她轻轻地笑睨了眼旁边红了脸的程淑颖。

    徐滢玲珑剔透心,怎么会看不透这意思?想起那日宋澈说起他们俩的事儿,也乐得给他们创造些机会,便也就笑道:“是了,正好我还想捎几样点心给我母亲,侍棋这里也走不开,那就劳烦颖妹妹了。”

    程淑颖直把脸垂到了胸口前。

    这里再坐了会儿自然起身去往徐家不提。

    杨沛这几日实则甚少在家,京师里鱼龙混杂,要找个有真材实料的大夫并不那么容易。杨氏于是给他引荐了余延晖,哪知道济安堂的药材多年来都是余家自己去收,最近新订了一批参茸田七什么的,余延晖赶巧去了东北云南。

    “索性问问宫里的太医罢了。”杨氏这么说道。

    杨沛却坚持不必。

    徐镛那边找了几个,也都没听说过杨家孩子这种毒症。

    杨沛日渐沉默,叶枫也没心思读书,得空便逮着徐镛打听消息。

    但是一天天过去,却还是没找到一个有用的,不但如此,更是连此毒的来历也未曾查明。

    下晌杨氏在院子里侍弄她的牡丹,见杨沛又一副要出门的样子,便说道:“大哥还要出去?”

    杨沛停步:“我去拜访吴阁老。”

    杨氏略顿:“吴阁老不是已经卸任多年了么?”

    杨沛笑着捋袖子:“卸任了也不见得就不知道京师里有些什么名医。”

    杨氏点点头,正要着人下去备马,苏嬷嬷忽然进来:“太太,颖姑娘与沧州沈家的大姑娘来了。”

    “哦?”杨氏想到程淑颖,不由也笑起来:“快请她们进来。”

    “沧州沈家?!”杨沛听到这几个字,目光却是倏地变了变。

    也是因为这一怔,竟也未曾回避,沈曼与程淑淑颖走进来,抬眼便望见廊下立着的他。

    程淑颖可没想到又撞上他,忙不迭地施了个礼,然后顶着大红脸去看杨氏,也抿着唇唤了声“伯母”。

    杨氏虽然察觉到杨沛这声低呼来得奇怪,但是有客人在,倒底顾不得这么多。

    “姑娘们屋里请,怎么今儿想起到我这里来了?”她笑微微地引她们进花厅。

    沈曼走过杨沛身边,停步行了个万福,也随在程淑颖身后进了屋。

    杨沛目色复杂地紧盯着她迈了门槛,才凝眉收回了目光。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