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网址 > 十分六合计划 > 十分六合注册 > 328 有多厉害(求月票)

328 有多厉害(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杨沛住了下来,叶枫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到底翌日还是在早饭桌上被他爹逮了个正着。

    不过他早有准备,在他开骂的时候适时拿出篇写的工工整整的文章来递给他,于是本来要被吊一天的,最后改为只需要禁足三日,并且背出指定的几篇文章来便算数。

    但是他还是很不开心,因为他爹居然不去住苏嬷嬷给他收拾的小精舍,偏要住到他的拢秋苑来,平白多了双眼盯着,简直做什么都不自由。

    不过当他得知两个小侄儿居然受了那么大的苦,他又立刻把这层束缚感抛到了九宵云外,当庭跳起来拍着胸脯道:“我就说了吧?学武功还是有好处的!如果您让我打小就学武,这次我便不会出来,我不出来不就可以护着皓儿他们不是?”

    被他爹当场又扔了一堆功课下来,立马闭嘴了。

    徐镛上晌当差,晌午趁着歇息这会儿,拐到中军营寻着了徐镛。把杨家的事一说,再顺便把前军营的事给交代了,然后道:“杨家这事不管是否被寻仇,都逃不过下手的人绝非寻常之辈。如果说前军营也查出什么猫腻来,那这伙人闹的动静可就大了。”

    宋澈即刻着人去往前军营打探消息。

    最近因为当了爹,也爱心泛滥,关心起杨家那双孩子来:“怎么没直接把人带到京师?宫里那么多太医,起死回生之术都有,还能救不了两个孩子?”

    徐镛想着他也不是外人,默了下遂就道:“是不愿担着趋炎附势的恶名。”

    宋澈冷笑起来:“这会儿倒会装腔作势了。”说完顿一顿,接着道:“不过昨儿夜里我们老爷子听说枫儿父亲来京了。还着伍先生安排时间请他到王府来吃饭。今儿早上皇上听老爷子说了,也说要赴这趟饭局来着,他们若要请太医,倒不见得还得四处求人。”

    徐镛没有言语。

    外人每每提到杨家都满含钦佩之色,可说真的,可能是因为杨氏这些年过得太窝囊,又或者是杨若礼在世的时候他还太小不懂事。总之他知道杨家厉害。却不知道到底厉害在哪儿。

    昨儿个皇帝在王府召见了叶枫,今儿端亲王又特地挪时间邀杨沛,搁从前。真的很难想象。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宋澈耸肩摊手,“不过我太子哥哥可能了解些。小时候杨老先——啊不,外祖父大人曾经当过他的老师。外祖父大人不但当过皇上的老师,还当过太子的老师。光凭这个也是很牛的。”

    徐镛挑挑眉,在他这里吃了碗茶。又拐了他一罐茶叶走了。

    夜里宋澈自然也将这事告诉了徐滢。

    徐滢对杨家完全没有印象,也不认识杨沛,对于这件事的看法就完全趋理性了。

    杨家孩子受伤的事她没法儿判断,只说杨沛这趟进京。如果他真为了当年杨氏犯的错而疏离这么多年,那么有什么理由忽然之间又全盘接受了杨氏?很明显杨家并不是冲着她这世子妃来的,否则为什么当初她成亲的时候也不见他们有半点音讯?

    综合世人对杨家的各项口碑来说。杨家治家应是不存在什么大问题——当然除了徐少惠那桩,因此她觉得杨家当年疏离杨氏或许还藏有别的原因。而这个原因很可能连杨氏本人也不知道。

    “哟,小王孙都尿湿了!”

    侍棋的低呼打断了她的沉思,她连忙抬臂,果然小家伙把尿布也踹散了,翘高的一条小肉腿儿底下湿漉漉一大片reads;豪门前夫的新欢。

    “我来我来!”

    刚换好衣的宋澈赶紧走过来,倒提起宋韬的两条腿。这提腿的手势竟然练的很纯熟,就是让人看了替孩子心疼,也不知道小家伙有没有在心里暗骂。

    奶娘正好借势把尿布换了,又把小衣服裤子换了新,包好放到徐滢被下。

    宋澈趋过来合住他们娘俩,说道:“真希望这三个月快点过去。”

    徐滢笑笑没说话,宋韬却打了个喷嚏,喷了他爹一脸口水。

    坐月子是极难熬的,好在陪伴的人多,东扯一日西唠一日也就过去了。

    程淑颖依旧隔日便往王府来一趟,不来的时候就在府里做针线,或者与沈曼打发时间。

    其实她还想去徐家串门,但是又实在不好意思再去。

    她很担心叶枫有没有被打,又担心他很快就要随着杨沛回苏州,所以这几日其实也是有些心不在焉的。

    她自己不觉得,徐滢却是全看在心里,只是不问罢了。

    她不问,不代表别人不会问。

    她与沈曼在园子里下棋的时候,沈曼就忍不住了。

    “已经接连错了好几颗子,你这魂儿到底跑去哪里了?”她轻戳她的额尖说道。

    她连忙咳嗽,执着子在半空停半日,到底又给扔回棋罐里了。

    “怎么了?”沈曼认真起来。

    她红着脸把头垂下,捉着噤步捻了半日,说道:“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沈曼略顿,笑说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很正常。是哪家公子?”

    程淑颖鼓足勇气抬头,“就是江南那个杨家,他们家出了很多大官。”

    “江南杨家?”沈曼凝目,屏息了有片刻才吐出声音:“前任国子监祭酒杨若礼家?”

    “嗯。”程淑颖点头,“他是杨老先生的孙子,去年到的京师,也是滢表嫂的表弟。”

    沈曼目光定在她襟前的绣花上。

    “表姐?”程淑颖推推她。

    她目光微闪,扬起唇来:“杨氏家族历代出过皇后,首辅,尚书,知府等封疆大吏。但这倒不是要紧的,要紧的是杨家个个子弟不论为官与否,都对朝廷与百姓尽心尽职,而且他们家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很为许多人称道。

    “至于在外的德行操守,久远的祖辈不说,就说杨老先生与其父,一个是国盛之时的帝师,一个是开国之初主持朝纲的首辅,至今国子监与翰林院还藏有杨家好几本不为外传的著作,他们的品德,是各世家之中口碑极佳的几家之一。”

    程淑颖很高兴:“这都是真的吗?”

    “当然。”沈曼微笑,“至少外头都是这么评价杨家的。要论家世,杨家或许富贵不足,但论清贵却是绰绰有余呢。”

    程淑颖脸上飞起红霞。

    她很高兴听到别人盛赞杨家,尤其这个人还是极有品位的沈曼。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