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十分六合网址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26 另有它事(求月票)

326 另有它事(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叶枫一路拖着程淑颖跑出家门又绕到府后的小巷子才停下来,两个人都不是惯常做这种活的主儿,顿时气喘嘘嘘瘫在地下,喉咙里跟拉风箱似的喘起气来。

    “多谢你了!”叶枫稍等气息转匀,便就冲她笑道,“要不是你出手,今儿我肯定被我父亲揍了。”

    程淑颖心里揣着娇羞,抿唇道:“没有什么。还不知道回头表哥走了,你父亲还会不会罚你呢。”

    “嗨,罚就罚吧!”叶枫无所谓地,就地坐下靠墙上,墙头十字花窗里探出垂下的几枝蔷薇垂在他脸旁,他顺手折了一朵下来,“反正从小到大我也没少挨罚。我觉得要不是我读书用功,只怕被打的次数还要多。”

    他眯眼笑一下,又道:“回头等我作篇文章给他看就好了!”

    程淑颖稍稍放心,又忍不住回眸去看他的笑脸,他那么大一双眼睛,笑起来弯弯的,牙齿好白。

    她觉得今天真是意外的惊喜,不但真的见到他了,而且他还真的记得她,如今她又能得以跟他坐在这里回味刚才的紧张刺激,这秋叶飘零的街道,人烟不多,但是这份宁静却让人欢喜。

    “其实,我二哥也常常闯祸被我父亲打。”她抱着膝盖说道,“尤其我表哥,也是常常被王爷打。他们只要在一起,闯的祸比你严重多了,被我表哥打过的朝廷命官和勋贵都不知有多少,但是都是些该打的。”

    “其实我也是因为没武功,打不过别人,这世上也有很多坏人我想打的。”叶枫转着手里的花朵说道,“我们苏州有好几个恶霸。专门欺负老百姓,被我撞见好几次了,有两次我让家丁出了手,结果反被他们告状。

    “我并不是不想读书,我逃出来一是因为父亲逼我逼得太紧,二是觉得学了武功就可以说打就打那些恶人,比起读书当官再来主持正义可快多了。不过如今我觉得学武也不容易。恐怕等我学出一身武功。也跟读书作官的时间要差不多了。”

    “你别灰心啊。”程淑颖安慰道,“只要坚持就会有成绩的。”

    他点点头,唔了声说道:“你是第一个这么安慰我的人。”说着他忽然抬头。把手里的花儿递过来:“这个送给你!”

    程淑颖盯着花儿看了会儿才接过来,脸红红地垂头,将它插在自己鬓上问他:“好看吗?”

    “好看!”他双眼亮晶晶地,像夜幕里的明星。

    她闻言垂下头。抱着双膝默片刻,再抬头看他。两人就在摇曳的花枝下噗哧笑开了。

    宋澈此番过来乃是以外甥女婿的身份拜见舅父的,同时邀请杨沛改日上王府作客。这边厢徐少泽因着知道杨家大老爷上京,立刻也摆开阵势招待,一面让大厨房里设了宴。一面又往三房这里来亲自邀请过府赴席。

    宋澈惦记着老婆儿子,先且告了辞。

    墙外二小见得他出来,便也起了身。程淑颖不便进内告辞了。自己上了马车,遣了丫鬟进去跟杨氏致歉。这里叶枫趁着院里人多。也悄悄地回了自己院子。

    徐滢这里已经摆了晚饭,见宋澈回来便就让人把他的饭也端过来。

    问道:“可见到了?那小子可挨了打不曾?”

    “自然是见到了。我去的时候已经绑起来了正要打呢,还好我及时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成功把他给救下了。”宋澈搓着手跟才吃完奶抱过来的宋韬扮鬼脸,吓得小家伙打了个奶嗝,他却嘿嘿嘿地笑起来。

    徐滢无语地瞪他。忽又问:“那颖丫头呢?”

    宋澈愣住:“我转移他们注意力的时候,她就跟那小子跑了呀!”

    徐滢也愣在那里,程淑颖跟叶枫跑了?

    杨沛到底婉拒了徐少泽的好意,留在三房里用晚饭。既然三房都跟府里分了家,这下他连登门礼都可以免了,不过杨家不差这点钱,他还是着长随杨恩将带来给老太太及长房二房的手信给送了去。

    晚饭杨氏以要徐镛好生招待他为由,把叶枫支开留在他自己房里吃饭。

    杨家规矩是食不言寝不语,席上并没有谈论什么。

    散了席之后,苏嬷嬷也着人将留宿他的清荷苑收拾了出来,前来问及他的行李,他说道:“不必麻烦了,我的行李都在顺天府学附近的杨家帐号里。三日前我就已经上京来了。”

    徐镛不由问:“舅父既然到京几日,如何未曾直接往家里来?”

    杨沛退身在椅上坐下,眼望着他,说道:“说句恐让你们生恼的话,这趟我并不是因为你们而来。”

    徐镛颌首:“镛儿知道,是为的枫弟。”

    “不。”杨沛摆摆手,“也不是为他。我年初就已经接到你们的去信,若是因为他,我不须等到今日。”

    徐镛顿住。

    杨沛凝眉道:“这些年,你们是不是一直在恨我?”

    徐镛垂眼不语。打从他进门那刻起,他就知道终究会绕不过这个话题,但是面对这么直白的问题,他一时真拿捏不好怎么说这话合适。

    要说恨,那些年并不知道这些因由,应付眼前的事情还来不及,又哪有心思去恨?而后来知道了,他们的处境也已经改善了,也就无谓再去自寻烦恼。再者他们的境况让杨家来全部担责也不合适,毕竟杨氏的糊涂总是因由。

    他没说话,好在杨沛也撇开了这个话题,继续往下说起来:“我原本在得知枫儿在京之后也是打算派你二表兄即刻过来,却又正好收到滢姐儿嫁入王府的消息——”

    他凝眉停顿,没有把话尾说完。

    徐镛却是明白,杨家数代清贵,从不屑攀附之事,倘若当时便进京来,少不得与王府有些牵连,——宋家总算对杨家不错,难道因为这层私怨,连王府也不要来往了么?但是这么一来,外人指不定又要有闲话。

    于是这大半年里杨家没消息他们也没作做多想。

    但是既提到这个,他不免有了疑问:“舅父说的镛儿明白,事情过去便过去了,只是如何这次您又——”

    这次岂不是也碰上小王孙的洗三礼了么?

    “我也不知道这次会赶上。”杨沛道,“我不得不进京前来,是因为杨家在年前发生了一点事。”

    ——————

    我希望今天也能有很多很多的月票~~~~~~~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