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19 多谢证据

319 多谢证据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不好了!崔伯爷和崔世子打起来了!”

    正在这时候门外忽然传来袁紫伊的高声呼叫,紧接着又有侍卫们的声音此起彼伏地传来。 乐-文-

    徐镛扬唇一笑,手里一颗石子正击在崔涣膝盖上,崔涣倒下去,崔嘉立时扑上去与他扭打起来。

    崔涣破口大骂,身后八尊佛像滚落一地,徐镛跃至门口开了院门,闻讯赶来的僧侣与袁紫伊带来的侍卫一涌而入,见到这满院子狼籍所有僧人皆都傻了,立刻有人拔腿前去禀报方丈,而侍卫们一面嚷着别打了一面上前左手揍崔嘉右手揍崔涣,简直已经分不清哪个打哪个了。

    “徐镛!”

    袁紫伊提着裙子进来向他招手,他连忙迎上去:“辛苦你了!”

    “这没啥,小意思!”她明媚地跟他露了个笑脸,又说道:“刘将军已经到门口了!这里我不能久呆,我还有事得回崔家!”说罢塞了锭银子给他,说道:“猜你饿了,趁着这会儿正闹腾,先去吃碗面再回来吧!”

    徐镛望着手里银子,说道:“我有钱。”

    袁紫伊负手侧头,大声道:“我说用我的就用我的!我比你会赚钱!”

    说完身子一拧,然后昂首阔步地走了。

    徐镛望着她背影,只觉得这银子都漾出春花来了。

    屋里以刘鑫为首的侍卫们混水摸鱼冲着崔涣暗踹了几脚之后,终于在僧侣们的拉扯下分开了,崔家父子浑身狼狈,崔涣望着这满屋子不成样子的佛像,指着崔嘉脸都绿了!这里气还没喘匀,僧人们又拥着方丈匆匆忙忙地来了。

    “这——造孽呀!”

    方丈望着地上的佛像老泪纵横,指着崔涣颤了半日,然后就地盘腿颂起经来。

    崔嘉终于也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正不知道该不该分辩,这时候门外又传来匆匆的脚步声与沉喝声:“他们人在哪里?!”

    是刘将军的声音!

    崔家父子同时心下一沉。抬头望外,只见刘将军已经带着一脸凝重和震惊跨步进来了……

    “来人!速速进宫禀报圣上!”

    崔家这里徐滢就像是坐在自己的荣昌宫一样舒服地的搁着腿吃着香茶。

    崔夫人带着被打过脸的冯清还有徐冰立在旁侧,如同雕像一样不曾动弹。实在不是她们喜欢陪站,而是她们不知道除了陪站还能做些什么?

    本来袁紫伊他们出去之后崔夫人也曾暗地里着人去忠武侯府送信给大姑奶奶的。忠武侯与端亲王也是老交情,倘或由她和忠武侯夫人同出面也能做个转寰,哪想到府里一共四道门,道道门外都有王府的侍卫守着,就连四面树梢上都蹲着有人。简直连想翻墙出去都不可能了。

    这样子情况下,她们除了硬站着,又还能做些什么呢?

    站了也不知多久,都到了两腿发僵的地步,忽然门外画眉就进来道:“袁姑娘回来了。”

    所有人抬头,就见袁姑娘快步走进来,先冲屋里施一礼,然后就往崔家女眷们面上一扫,带着警惕的神色走到徐滢身边说道:“见到崔伯爷了,可是崔伯爷说徐大人若是不拿出那枚章子就不放人。还说那章子乃是崔家的,也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

    崔夫人的心立时提到喉咙口。

    徐滢看一眼她,凝眉道:“他这是要挟我?”

    袁紫伊道:“反正崔伯爷说要是没有那章子就不放人。”

    徐滢沉下脸来。

    崔夫人见这模样反倒是放了心,还以为这徐滢上能通天下能入地呢,原来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

    这里双方僵持了片刻,徐滢杯子一掼,说道:“既是要章子,那崔夫人总得把那文书拿给我瞧瞧,我才知道究竟是不是伯爷要的那一枚吧?如果弄错了耽误了时间,回头我哥哥有个三长两短到底算谁的?”

    崔夫人见她松口。连忙道:“那是自然。”说完即交了钥匙着心腹丫鬟去取。

    徐滢与袁紫伊这里暗对了个眼色,略等片刻,丫鬟就抱了个匣子出了来。

    崔夫人接过来打开,拿出那泛着黄的一份文书走到徐滢面前。指着内页里印着章子的几处道:“就是这个。”

    徐滢瞄了眼,伸手接过来,看了一看之后就交给素锦:“收好。”

    崔夫人愣住:“世子妃要带走?”

    徐滢笑着站起来:“这文书上头写的名目可是私开银矿的钱款。崔涣好大的胆子,竟敢与人私开银矿,这等罔顾朝廷律法的大事,我作为亲王府的世子妃。怎么可能隐瞒不报?”

    崔夫人一张脸变得雪白,冯清秋与徐冰也瞬间惊住!

    “两位少奶奶恐怕还不知道,崔伯爷十年前曾与云南知府通敌一案的主谋窦旷私下合谋开采银矿,崔家所失的那几十万两家底根本就不是无故亏空,而是被崔伯爷拿了去做不法之事!”

    袁紫伊又望着冯清秋,“而不仅仅是这样,方才大奶奶的夫君崔世子还因为与其父的私怨闯到清云寺与之打了起来,现如今圣上交代崔伯爷看管的八尊珍贵佛像,已经在寺里僧众与刚刚赶到的刘将军等见证下打了个稀巴烂。”

    崔夫人打了个踉跄,与冯清秋一同跌坐在椅子里。就连蠢笨的徐冰也终于意识到家里出了大事!

    徐滢又笑道:“多谢夫人检举伯爷,提供他私开银矿的证据,皇上英明神武,定会酌情轻饶您的。”

    “徐滢!”

    冯清秋瞪大双眼,像看只鬼一样厉声望着她。

    徐滢微叹了口气,搭着素锦的手出门了:“去乾清宫。”

    ……

    乾清宫里已经跪了满殿的人,除了崔家父子还有刘将军,还有立在一旁的清云寺方丈以及徐镛。

    “崔涣你这个混蛋!”

    龙案后皇帝怒不可遏,抓起案上一盘葡萄对准崔涣当头罩下去:“相国寺是护祐我大梁社稷太平的国寺,栖霞寺送来的佛像你竟敢弄毁?你不想混了你就早说,拿朕的佛像出气你什么意思!你说朕是该撤了你的职还是又撤你的职又削你的爵!”

    崔涣被砸了一脸葡萄汁,丧气地伏在地下动弹不得。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