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网址 > 天字嫡一号 > 312 我有条件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徐镛在身后蒲团上坐下,看了眼身边这些佛像,说道:“的确,我现在是无路可走了。 ”

    “明摆着的事。”崔涣摊手,“总之你努力了几个时辰也没有办法。”

    徐镛嘴角扬扬,说道:“看来我这印章,非拿给你不可了。”

    “要不然呢?”崔涣眼神阴冷起来。

    徐镛撇开脸,双手随意搁在膝上,说道:“既然非给不可,那我也没法子再反抗。但是,我也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崔涣一杯茶停在半空。

    “我想知道当年家父是怎么跟你订下这婚约的?”徐镛折了根垫在佛像下的稻草在手,然后捡了颗因打斗而弹进来的小石子把玩着,“家父素来疼爱舍妹,正常情况下,他不可能会那么匆忙地定下她的婚事。所以这婚事背后除了这印章,必然还有起因。”

    崔涣顿住,脸上的得意退去,换而之是因为意外而出现的深沉。

    徐镛望着他:“你若不说,那恐怕我就是丢了官之后回头再把这印章捅到皇上那儿,那也很值了。”

    崔涣咬咬牙,杯子拍在案上。

    都到了这会儿,他居然还能想到要从他口里套话?

    也真是胆大!

    他说道:“那你不妨试试!”

    徐镛笑了下,没有做声,反倒是放松地靠在柱子上假寐起来。

    崔涣等了片刻,眼见得日影渐亮,却逐渐有些心浮气躁。他除非要了他的命,否则光一个宋澈徐滢就让他收拾不了,如此熬下去。等到刘将军来接班,他也只能把徐镛当成毁坏佛像的凶手推到朝上,除了给他安上个罪名使他丢官,自己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到底底他的目的是拿回印章得到那笔钱,至于怎么收拾他们,日后等他手上有钱了,还怕没机会吗?

    他握着杯子斟酌片刻。吸一口气站起来。说道:“我与你父亲相交一场,你又何必如此与我作对?那印章你拿了没用,不过是关系到我崔家一笔钱财。你何不将它交出来,让你我两家化干戈为玉帛,日后相互照应,共谋前程?”

    “有用还是没用。伯爷不把真相说出来,我又怎么知道?”徐镛并未起身。只是微微地撩开眼。

    崔涣微哼望着门外:“若你真想知道,也没什么不可说的。当年我带着窦家一家十三口上京,在京郊外正逢夜雨,只得留宿驿馆。然而谁知半夜竟来了伙身手极为厉害的人偷袭劫囚,我带着弟兄们力撑之时,正好少川赶到解围。为了报答他,我便就提出来缔结儿女亲事。”

    他说的十分流利。仿佛这番说辞已经在心里默念过无数遍。

    徐镛道:“那伯爷还真是大方,甚至连舍妹都没见过,就认定了她做世子夫人。你当时就不怕她是个痴傻儿,或者相貌上什么毛病什么的?”

    崔涣脸上现出些冷色:“事实不是证明并没有么?再说了,她越是身有残缺,岂非更能显示出我报恩的诚心?”

    大不了事后就再给崔嘉娶个平妻或者妾,这又有什么问题呢?

    “如果纯粹只是为了报恩,那么敢问,这半枚印章又是怎么落到家父手上的?”徐镛不急不徐,仿佛一点也不担心时间。

    崔涣皱了眉。他倒是没料到他心思如此清晰。

    “那还不是你父亲怕我反悔?”他沉下脸来,略带着点不耐,“他知道我这枚章子对我很重要,所以提出来要劈开拿走一半!”说到这里他目光也闪出几分戾气:“若不是他如此刁钻,我崔家怎么可能落到如斯田地!”

    徐镛站起来,“方才伯爷说,这趟差事十分要紧,那么敢问伯爷,这么要紧的差事,你为什么会带着这么重要的东西在身上?还有,家父在这之前与爷并无交情,他怎么会知道这枚印章对你来说很重要?”

    崔涣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而且竟然还有些辞穷。

    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往下说了,是他的话里破绽太多,还是这小子太过敏锐?

    徐镛扬扬唇,负手道:“我听说,当初去云南押解窦旷的差事本来另有其人,伯爷在其临行前探望他,结果此人的母亲当夜却突发重病,伯爷自告奋勇接下这趟差事,帮助此人全了孝道。如果我猜的没错,此人的母亲重病,应该跟伯爷脱不了干系吧?”

    崔涣怒道:“你休得胡言乱语!”

    徐镛神色不变,又道:“根据崔嘉上次所交代的,伯爷曾与人合开私矿,而伯爷手上的那份东西又如斯重要,我猜测,这个与你合开私矿的人就是窦旷无疑。

    “但是你们还未曾动手,窦旷就被人参了,你投进去的全部家当眼看就要打水漂,你心急火燎,听说你这位友人担下了押解窦贼的差事,于是就想了这么一出计替他去了云南。

    “所以你去云南押解窦贼的目的不过是想从他手上拿回这笔钱财,但窦旷既然已经被捉,又怎么甘心再把这批银子再吐出来?他还要养妻儿老小,左右他将要入狱受审,自然也不会怕你威胁。何况他是钦犯,途上出点什么差池,到时也要唯你是问。

    “你拉着他一路北上,沿途不停地逼问他钱财下落,但直到京师也没有得逞。眼看着就要进京了,而你还没有把东西从他口中撬出来,你急了,于是故意留宿在京郊驿馆。这一次你知道自己必须成功,所以你就炮制了一出劫囚的戏码,逼得窦旷不得不把东西交出来。”

    “错!”

    徐镛说到此处,崔涣忽然打断了他,他大步走到他面前,瞪眼失望着他道:“那帮劫匪并不是我的人,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不是?”徐镛挑眉。

    “自然不是!”崔涣咬牙,目光投向门外渐明的天色,“回京这一路上,我都是与窦旷住同间房的,那天夜里,我正跟他说到紧要处,屋顶和窗外就突然蹿进一伙黑衣人,他们身手极高,我当时因为不欲人知,把人分开得极散,竟然无力阻挡。

    “而这个时候,你父亲徐少川正好就赶来了!”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