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十分六合注册 > 310 中了圈套

310 中了圈套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他竟然偶尔也会有沧桑的感觉。 樂文小说|

    他遇见袁紫伊,就像遇见一个可以结伴走到终点的伙伴,他无心旁鹜,唯求一个安稳而已。

    眼下这一遭,他总算如愿。

    “蹭”地一声,金鹏擦着了火折子。

    胡同里月色有些暗,两边的民居又早就熄灯歇下了。

    这样使得他们行走的速度也有些慢。

    走了片刻,已经能看到小庙宇突出的飞檐。

    徐镛惯性地往门口看了下,这一看,突然就见一道灰影嗖地闪进了围墙。

    他倏地顿住,是眼花了吗?还是当真有人?侧耳倾听,并不见有声音传来。

    他狐疑地继续向前,哪知道才走几步,后头就忽然传来女子惊慌失措的呼救声,这声音虽然一闪即逝,可还是清晰地落到他耳里了!

    莫非有人采花?!

    他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随着这个念头的诞生,他已经如闪电一般从马上跃起,直直往那庙宇里掠去!

    前后两进的庙宇在夜幕下像只蜇伏的巨兽。才落到前院地上,后院那头传来的悉梭之声就越来越频繁清晰。当中有女人的挣扎和粗喘,呼不出来但强行呼喊的声音,还有男人沉重的气息声,都表明了在这清净之地正发生着一桩怎样丑恶的勾当!

    他不由分说跃上墙头,朝着正在施暴的那厮猛喝:“淫贼住手!”

    那厮被惊住,猛地扭回头,这瞬间徐镛掌风已带到,他侧身一转,徐镛又一腿扫过来。到底没顶住,滚了两滚停在南墙下。

    徐镛扭头看这妇人,只见她抖抖瑟瑟抱着两臂号啕大哭,连忙帮她捡了衣裳披上。

    正要问住处,这边哐啷一响,那奸贼竟然已跃墙而逃!

    徐镛飞奔上墙,正好金鹏已点着火折子进了来。他急声道:“金鹏守着这位娘子!我去把他给捉来!”

    话没说完人便已经追了过去。

    这采花贼身手居然很不错。轻功和提气的功夫竟属上乘,而且对京师地形十分熟悉,一路都在往易于躲避的角落窜去。徐镛并不泄气。一路追随,也不知追了多远,那厮渐渐有些吃力,在街角处停了停。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便慌慌张张进了前面一道院墙。

    徐镛到了此刻怎么会放手?眼见他进了去。一提气也跟着翻了围墙。

    竟也是座寺庙后院!

    京师大小寺庙太多,他不知道这是哪座寺,但这厮居然逃到了这里,那他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的了。

    身手这么高超的采花贼。一旦放走又不知多少无辜女子遭殃。

    他像只羽燕一样急速地掠进那厮进入的后殿。寺里的僧人想是已然就寝,这后殿也很安静,隐约只见几尊半人高的佛像立在殿中。四面如黎明的山谷一般幽静,只传来屏息之下不经意传出的呼吸声。

    他凝神侧听了半晌。忽然间暗光里双目如电,一双手如钢爪瞬间扑向当中最高的那座释迦像!

    掌风带到佛像前,惊起一方衣袂,那背后的人却忽然抬手抱着佛像朝他掷来!

    他腾身而起欲要透过佛像将之击倒,然而这迎面而来的释迦却是令得他半途怔了一怔,如此新崭而又铸造得栩栩如生的佛像怎么会摆在这后殿之中?他脑海里忽然想到了些什么,蓦地一惊,生生将拍出去的右掌挪偏了几寸!

    然而即便他反应快,在那样的速度和内劲之后,碰到了指尖的佛像也还是砰地崩塌了一块……

    如果他没有猜错,这寺庙应是清云寺,这批佛像则是金陵送到相国寺来的那批珍贵佛相!

    徐镛停在滚落在地的佛像前,怔怔不能言语。

    而那藏在佛像后的人影则嗖地一声不见了踪影。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队由盔甲将领领着的大批官兵呼啦啦到了跟前。

    “徐镛,你毁坏佛像想往哪逃?!”

    崔涣的声音响彻这殿宇,像是惊雷一样将他从神游中唤醒过来。

    是他?徐镛心下又是一动,猛地转身,看到他身后手执长刀的官兵们,忽然明白了!

    这哪里是什么官兵?这分明就是广威伯府的护卫!没有什么采花贼,有的只是崔涣派出去引他上当的假贼,为的就是栽赃他蓄意破这批佛像……他居然中了他的圈套!

    相国寺乃是大梁的国寺,栖霞寺送来的这批佛像也就等于是赠给朝廷的重礼,寓意的是祈福大梁江山不倒昌盛永年,他毁坏圣物的罪名一旦成立,那他这官位是八成保不住的了!

    崔涣这老不死的居然施下这么卑鄙的手段来栽赃他?

    他凝眉望过去,往前走两步:“不知道崔伯爷有何指教?”

    崔涣摘了头盔,冷笑一声走到那佛像面前,盯着那被毁去半边脸的佛像看了片刻,回身望着他道:“这可是圣上钦命严加看护的圣物,你可知道照眼下这毁坏的程度,皇上会怎么处置你?”

    “既是钦命看护,那么崔伯爷又如何擅离职守,任凭外人闯入?”徐镛也回转身来面向他,“伯爷有这份心思来提醒我,何不想想自己的下场呢?崔家如今几乎成了京师的笑话,伯爷难道连手上这点权力都要给折腾没么?”

    “这个就不劳贤侄费心了。”崔涣扬起唇来,往门口一挥手,等护卫们尽皆退去,才说道:“今儿我带来的这些人,除了我府上的护卫,剩下的全都是跟随过我多年的亲兵,今夜的老夫是否擅离职守,他们是绝不会说出去一个字的。

    “不但不会说出去,而且,他们还会帮着我证明,今儿夜里,你这位身手高超的武举进士是如何趁着酒劲强闯清云寺对着我等拳打脚踢强行毁坏佛像的,我敢保证不会有一点疏漏。”

    说到这里,他击击双掌,门外就有人拎了只沉甸甸地坛子进来。

    他接到手里将封口一拍开,浓郁的酒气随即扑面而来。

    徐镛纵是不惧事,心下也不由微沉。

    这么一坛子酒泼到身上,那么没喝酒也成了喝了酒。

    这要是“喝了酒”,乱闯佛寺的理由也就有了。

    加上他又是从袁紫伊处回来,杨氏会相信他或许是高兴之下喝了酒,而袁紫伊和徐滢指不定也会相信他是失意之下喝了酒。不管是得意还是失意,他都有醉酒的理由。

    ————

    现在没放小剧场是因为场景不合,乱插进来会弄乱气氛的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