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注册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308 机会来了!

308 机会来了!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冯清秋休养了两个多月,终于见好了些。 -恢复得挺好,崔涣夫妇也算了松了口气。只是冯大奶奶隔三差五地上门来看望,弄得崔涣心里怪不舒服。

    这亲家母来了总得花几个银子招待,偶尔来来也就罢了,经常来怎么吃得消。

    按一顿饭十两银子算,十顿就是一百两,两个月里来了不下二十几回,生生就吃掉了他四五个月的月例。偏她来了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动不动就夹枪带棒地怪责崔家苛薄儿媳妇和肚子里的孙子,活似时刻准备把她们家姑奶奶拉回去改嫁似的。

    崔涣都有些怀疑她是故意上门来挤兑他们的了,要不然照她这么看不惯崔家,怎么还会留下来吃饭呢?难道不是坐坐就走么?这老冯家分明就是看准了他囊中羞涩,才故意来蹭饭的。

    这么一想他就不服气了,冯大奶奶再来的时候就着厨下不再额外加菜。

    冯大奶奶见着桌上这三荤两素就沉默了,举着筷子顿了半日,便就推说有事起身告辞。

    崔夫人觉得好丢脸,这亲家母来了怎么能不加菜呢?冯家虽然过份了些,可冯清秋的确是伤在崔家,你既然不肯把徐冰给休了,那总得哄哄人家冯家吧?眼下连个菜钱都不乐意出了,她怎么就嫁了这么个穷酸呢?

    崔夫人找他吵了一架,气不过时还往他脸上抓了一把,落下三道指甲印子。

    为了这几道指甲印,他接连三日都没敢出门。崔夫人在崔家底气其实比他强多了,人家不光为崔家生了嫡长子,还有个嫁去忠武侯府当世子夫人的女儿。最重要的是她手上有嫁妆,有钱,所以他是没法子把她怎么样的。

    下晌正困在房里郁闷得写字,长随常贵忽然叩门进了来:“老爷,方才派出去的人发现徐镛后日夜里跟东直门外袁家铺子里的女东家有约。袁家人过来传话的时候,在门口遇见了外出归来的徐镛,正好就让咱们的人给听到了。”

    崔涣在徐少泽面前吃了没钱的亏。这段时间都着人在盯徐镛。他跟那叫做袁紫伊的丫头交好他早就查到了,不光这层,他还查到袁紫伊的父亲还捐了中军营的官。在宋澈手下做经历。

    他淡然地问:“又怎么样?”

    常贵上前比了个手势:“咱们要不要趁机把他们给——”

    崔涣冷笑着,鄙夷地瞅了他一眼。

    没见识就是没见识,徐镛可是朝廷命官,还是宋澈的大舅子。他能跟徐镛来硬的吗?人家手上还握着他的把柄,他要是来硬的。朝廷律法饶不了他不说,徐镛有什么差池,徐滢宋澈也饶不了他的。还有他曾经与窦旷私自开矿的事,岂不是都要暴露?

    要不是吃定他不会冒险。徐镛他们能这么悠哉悠哉地等着他自己跳出来吗?

    要不是怕逼得他们狗急跳墙,他堂堂一个手掌亲军十二卫的副都督,用得着挖空心思地逮机会吗?

    所以建议他来硬的的人。脑子是多么不中用。

    “接着去盯着吧,消消这心思。”

    他弃了笔。看一眼窗外西斜的阳光,负手出了门去。

    呆在府里也实在是闷了,伸手摸摸脸上,那印子也并不十分明显,倘或可以出去露露面了。

    于是驾马去了衙门。

    衙门里几个属官正昏昏欲睡,听得他咳嗽连忙醒过来。一时间倒的倒茶递的递扇子,不亦乐乎。

    崔涣接过帕子抹了把脸,说道:“这几日衙门里无要事么?刘李二位将军呢?”

    属官们忙道:“回伯爷的话,咱们衙署里倒无要事,只是前日金陵栖霞寺运来一批八尊佛像,乃是准备供在相国寺新建的罗汉殿的,因着离建成之时还有半个月,因此皇上下旨暂时存放在清云寺中,刘李二位将军亦被皇上召去带兵轮值。”

    崔涣闻言了一声,大梁国力强盛,寺庙也发达起来,相国寺这罗汉殿建了两年终于要建成了。

    “怎么金陵也送佛像来了?”他信口问。

    属官答:“听说相国寺上几代里有位方丈与栖霞寺的方丈是乃是患难与共的师兄弟,两位大师在圆寂之前都告诫过弟子两寺要世代通交,这不,栖霞寺这次就送了这么一份大礼。据说当中那尊四尺高的大佛的佛眼,都是早先六祖手上的檀珠嵌入的。”

    六祖慧能的檀珠制的佛眼?那来头果然不小,怪不得要派遣专人去那里把守了。

    他点点头端了杯子,正要喝,忽而又一顿,快速地抬起头来:“你们说,是皇上钦点的刘李二将军去的把守?”

    属官微愣:“正是。”

    崔涣再顿了一下,忽然站起来,顺着窗沿来回踱起了步。

    然后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眼里竟有了兴奋之色,再扫了其余人一眼,立刻出了门去!

    常贵才指使人把廊下花架子上换了新花,崔涣就大步回来了。

    “你刚才说徐镛后日夜里要单独去见袁紫伊?”

    常贵愣了下:“正是。”

    崔涣忽地就击起掌来!“真是天助我也!你快去查查,中军营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要务?”

    常贵领命,立刻去了。

    崔涣搓手在窗前站了半日,复而又拎着马鞭出了门。

    杨氏给孩子做了些小衣服小鞋子差人送了来,件件都是从袁紫伊那儿买的上好的锦缎和棉布做的,徐滢看侍棋分类收拾进箱子,正琢磨着什么时候自己也给孩子做一件,这里宋澈就急匆匆地回来了。

    “有一个坏消息。”他烦恼地说,“我明儿要去卫所,估计几日回不来!兵部不知道怎么回事,明知道你月份重了我都跟他们说过了这几个月我得少出京,他们还非得让我跟他们去卫所巡查,说什么要做总结什么的,我不去不行,你看……”

    “那就去呗。”徐滢摇扇子道,“家里有这么多人在,横竖也不缺你。”

    宋澈松了一大口气,只差没跳起来感谢她理解了。

    徐滢想了下,拂拂他衣襟道:“不过他们既非要你去,你凡事也留个心眼儿,这次同行的官员有没有什么别的目的?这阵子举止有没有什么异常什么的?可别忘了那六趾人和马三爷都还没有下落,这节骨眼儿上可别再弄出什么麻烦来了。”

    ————

    昨天本来要放个小小狮子的小剧场的,然后忘了哈哈,下次再放~~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