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 > 十分六合计划 > 十分六合网址 > 297 有钱任性

297 有钱任性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出得门来,天色已经微黯。

    采萍他们都等在寺外,并没有人多话,伴着她便上马车。

    王府里安安静静,荣昌宫那边也一片安宁,宋澈不在家,徐滢嗜睡,没有人知道她去先生府上之前还去了别处。

    一连大半个月的阴阴雨雨一过去,再晴起来天气就逐渐暖了。

    桃花开了一轮渐败,池子里新荷也渐渐铺满了水面,已然到了添件褙子也嫌热的季节。

    徐滢肚子开始显怀,走起路来也渐渐像个时刻酒足饭饱的财主婆,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过得飞快,本来日常事务就不忙,这一怀了孕,便就更加闲了。

    但是这对于她来说并造不成什么困扰,因为前世她也不怎么忙,所以最近她不但隔三差五地请女先儿登府唱曲儿,便是往宫里或者各公主府上串串门聊聊天,要是不耐烦走动,便就指使太监们四处收集权贵们的八卦。

    当然王府里本身也有八卦,但无非是万夫人与宁夫人之间互斗,来来去去听着也没什么意思。

    而几位郡主许是受了端亲王放话,也隔三差五地过来跟她说说话,下下棋。她无所谓,宋澈却不大欢迎,总觉得她们脸上只差没刻“别有居心”几个字。

    府里所有人她都不怎么放心上,因为在她没来王府这十几年里,也没出过什么大事,但是每每宋鸢过来,她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多分一两分心思在她身上。

    这丫头很安静,从来不争不吵,如果没有上次陷害万氏那次事件,她完全不会留意到她。

    但既然有过这么一回事。想要她完全不注意也是难了。两个月观察下来,她除了日常出门走动,便就是往女师府上走走,再要么就是去云门寺里上上香,连跟万氏宁氏还有大郡主二郡主接触的都少了,倒也没有什么疑点。

    “她为什么会去云门寺上香?”有一次她也这么样问厉德海。

    厉德海说道:“顾氏小产之后翌年,曾经在云门寺旁的别院里住过一段时间。是王妃授意的。后来王妃过世。顾氏也常去那里上香替王妃添福,再后来三郡主便也成了那里的香客。”

    徐滢点头表示懂了。

    宋鸢再过来时,她便会多问一句顾氏的身子。若有关照得到的,偶尔也会让她捎点什么给顾氏去。

    顾氏目前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规矩,她是不介意多伸手照顾她们几分的。毕竟宋鹂宋鹃各自都有个当郡王的兄弟,来日不怕没人照应。宋鸢又不同,当年王妃既然也把顾氏当知心人。那她无谓做得那么小家子气。

    进了四月,精神头倒日渐好起来,这日午觉起来喝着汤,侍棋便笑微微走进来:“刚才世子爷派人送过来十几盆茶花。有十八学士,赤丹,芙蓉什么的都有。还有几盆牡丹,有玉楼春和姚黄reads;世城。总共是十六盆。衙吏们来请问要将他们摆在什么地方呢。”

    “哪来这么多花?”徐滢问。

    “程二爷跟世子爷打赌,二爷输了,这是搬空了他半个花圃来的。”侍棋也忍不住笑道。

    原来是程笙的,那不要白不要。她想了想,说道:“那就挑盆十八学士,再一盆玉楼春和姚黄,送去承运殿吧。然后再挑五六盆到徐家去,太太爱种花,她会喜欢的。剩下的就把郡主们请过来,看她们喜欢什么,一人挑一盆回去。”

    侍棋答应着。

    徐滢又问:“打的什么赌呢?”

    侍棋笑道:“冀北侯夫人给小侯爷说亲,他们赌这次能不能说成呢。结果是没说成。”

    徐滢了悟。

    厉得海得了几个小太监驾着车将四盆送到徐府,杨氏一看竟然盆盆都是上等,盆盆开得姹紫嫣红娇美多姿,一看就知道乃是绝对的珍品,顿时喜出望外,围着花儿转了两圈,又坐下问了些徐滢近况,便就赏了他们回去。

    这里坐下赏了会儿花,想起前些日子叶枫过生日时老太太特地治了席寿席送过来,又还给了寿礼,虽然明显是为了拢络三房,但总算也是当婆婆的给的情面。于是挑了盆老人们素爱的玉楼春,着人送了去上房。

    老太太也是少见品相这么好的牡丹,即命人摆在厅中放起来。又逢人便说徐滢如何如何孝顺,杨氏多么多么宽容贤良,一副生怕人家不会把这番话传到三房耳里去的模样。

    冯氏来昏省的时候看到这花也是惊艳,看到老太太如今这副嘴脸却是满心里不悦,面上不敢说什么,回到房里却是恨到发指。想当初她有冯家撑着的时候,老太太待她是什么样子?在她眼里杨氏又是什么样子?如今不过是徐滢攀了高枝,她这里就连脸都不要了!

    越想越气,竟连下人来禀说徐冰回娘家了她也没听进耳里。直到徐冰进了屋,到她面前唤着“母亲”,她这才回神愣着道:“你怎么来了?”

    徐冰撅嘴坐下来:“我们夫人明儿寿日,你们打算送什么?”

    冯氏这才想起崔夫人正是明儿生日,正烦恼着,遂说道:“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巴巴地回来做什么?”

    崔夫人又不是她正经的婆婆,一个散寿,能怎么准备?还不是遁例送份礼就成了。

    徐冰看出她的郁闷,遂问:“您在烦什么事?”

    冯氏叹着气,想想也没什么人可诉苦,便把徐滢送花来,杨氏又拿去送给老太太,而老太太又指桑骂槐踩高贬低的事给说了。末了忿忿道:“又不是什么金牡丹玉牡丹,值得把她高兴成那样?真是没见过世面的老东西!”

    徐冰听了也没有好脸色,这个徐滢怎么常有好东西拿回来?崔伯爷也是爱附庸风雅的人,他书房里有两盆醉杨妃,宝贝得都跟什么似的,这玉楼春和姚黄比崔涣那两盆还要珍贵,她怎么一连就是好几盆地往娘家送?

    弄得她也按捺不住了,借口去给老太太请安去看起花来。

    一进门果然硕大一盆有碗底大的红粉花球怒放在碧绿叶片之间,那花球大小以及花瓣片数都令人不能不咋舌。崔涣说他那两盆杨妃值一百多两银子一盆,那面前这盆至少也值个两三百两了!

    想不到徐滢竟这么任性,几百两银子一盆的花说往娘家搬就往娘家搬!

    她揣着一肚子酸水又回了正房来。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