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十分六合网址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290 与我白头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如此看帐的看帐,看花的看花,屋里静得连呼吸都能听见。

    袁紫伊有点说不上来的不爽,就跟心被人揪了一把似的。她真没见过像他这么讨厌的人,老是跟她说些莫名其妙的话,送了镯子给她又说要娶妻,他……这个臭流氓!

    她越想越生气,腾地站起来,走到角落里把半人高一只赤铜柜子打开,将他送的那只镯子啪地拍在桌上:“你不说娶妻我倒是忘了,这个你拿回去!我可不想跟你不清不楚的!”说完她沉着脸转身,抬步便要出门。

    徐镛一手将她拽住,将她拉回自己身前:“谁说让你不清不楚的?我就想跟你清清楚楚地过日子。”

    他目光坚定地聚焦在她脸上,本来还透着点轻佻但这个时候却满脸都只剩下认真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他的眉他的眼,袁紫伊只觉得身上所有的血都往脸上冲,他这是什么意思!

    “嫁给我,帮我持家,跟我共白头吧。”徐镛望着她的眼睛,又说道。

    袁紫伊这下子不只是四肢血往头顶冲了,简直是要从脸上直接破皮喷出来!

    她没有听错吧?!

    “大东家,楼下来了位女客,想打听有没有做纨扇的双面水青素绢。”

    门外突然传来的叩门声像是天外来音,瞬间打破这一幕窘迫!她抬眼看了眼他,然后如同被针刺了一般从他身边弹开,然后反手捂了捂脸,开门蹿了出去。

    徐镛听着咚咚传来的楼梯响,笑一下,将镯子夹在帐簿里。然后提笔在旁边纸上写了两行字,也掩门出了去。

    袁紫伊简直如经历了人生又一灾难似的,整个下楼梯的过程都像是从滚油里踏过,快三月的天里她换下了锦袄但是身上身下都热得她发颤——这个死徐镛,居然又变着法儿来戏弄她!他的话根本不可信!什么想跟她共白头,根本就是笑话!

    她是不会相信的!

    她捂着脸,又捂着胸。免得心脏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大东家您怎么了?”

    伙计看着被她跺得一路颤抖的楼梯。终于在楼梯脚背人处出声了。这不是他多管闲事,实在是他们的东家平日里总交代他们就是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也不能带着情绪对顾客,眼下她这副要爆炸的样子。走出去实在不合适!

    她赶紧提气凝神:“没什么。”

    然后再抚抚脸镇定下来,抬步走向店堂。

    徐滢听到程淑颖那句北安侯许家并没有残疾的少爷,在厅内愣了足有半日之久。

    许家既没有残疾的少爷,那为什么又会传出这样的消息来?顾氏母女又为何口口声声说万夫人要这么做?究竟是万氏消息有误闹了乌龙。还是宁夫人和顾氏她们弄错了?

    程淑颖走后她就立马着人把宁夫人请了过来。

    “你昨儿说万氏要给鸢姐儿说媒给许家的残疾少爷,这事可当真?”

    宁夫人愣道:“自然是真!”

    昨儿她从这里出去之后徐滢接着也到了随音堂的事她自是知道。只以为这事已经没有什么疑问,哪知道她却复又提起来,哪敢说假。不过想了想,她又补充道:“不过这件事并不是我亲耳听到。而是安贵去往随音堂时听她们的人说的。但我敢保证安贵不敢耍滑头。”

    徐滢目光在她脸上盯了会儿,只见她眉目里虽有精明却不闪不避,瞧着并不像撒谎。遂也沉默起来。

    既然宁氏没有撒谎,又能担保安贵听到的消息是真的。那万氏又是在做什么?

    她为什么要这么乍乍乎乎地跑去随音堂说这些话?

    这么样一闹开,明显吃亏的是她,即便最后知道事情是假,可端亲王知道她跑到顾氏那儿去闹,也不会当没听见吧?她是还有别的目的,还是根本就是被门夹坏了脑子?

    亏得她没有轻举妄动,要是事情都没有弄清楚便就去寻了端亲王说此事,岂不是也要丢个大脸?

    “禀世子妃,万夫人求见!”

    正疑惑不解时,有小内侍进来禀道。

    而后就听门外一声怒斥,而后香风阵阵,万夫人便就一脸怒容地闯了进来。

    一进门见到宁夫人,立刻冲到她面前抬手怒指着她:“宁氏你这个贱妇,你竟敢公然跑到荣昌宫来抹黑我!”

    徐滢微微蹙了下眉头,没说话。

    宁夫人却是毫不怯阵地站起来,冷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还有,你可别把这荣昌宫当成你自己的地盘,没看见世子妃还在这儿么?”

    “少跟我东拉西扯!是不是你在世子妃面前诬我把鸢姐儿配给许家的残疾儿子?!”万夫人想是已经气疯了,平日的仪态早不见了踪影,一双眼都已经有些发红了,“你就这么作践我,看我今日不撕烂你的嘴!”

    说着她伸手便往宁夫人脸上掐去。

    “住手!”

    徐滢猛地一拍桌子,声音如雷霆般在众人头顶响起。

    她站起来,紧皱着眉头走到万夫人面前,盯着她看了会儿,说道:“你是想给自己辩护,说你根本没有看中北安侯家大小姐为常山王妃,也没有到随音堂去跟顾氏提出要把鸢姐儿嫁给许家少爷,以换取北安侯同意把许大小姐嫁到王府?”

    万夫人噎住,继而收回手面向她,忿忿道:“我是觉得许大小姐堪为常山王妃,也去过随音堂跟顾氏商量给鸢姐儿许给北安侯府,可我要说给她的许公子根本就没有残缺的地方,人家好好地在亲军十二卫里任着副指挥呢!”

    徐滢顿了半刻,说道:“郡王郡主们的婚事自有当家的主母作主,主母作不了主,自有王爷作主,夫人这操的是哪门子心呢?”

    万夫人被噎得两颊涨红。

    徐滢往前走两步,停在屏风前,眉头却未见得舒开。

    本来她以为是万氏捣鬼,可如今看来万氏也不像是作假,而且就算她说谎,要验证也是很容易的事,她只需要派个人往北安侯府打听打听就成了。而如果她说的确是真的,那疑点就只能出在顾氏母女身上了。

    她略顿了下,扭转头道:“把顾氏与三郡主请过来。”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