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计划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281 有约在先

281 有约在先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一席话说得宋澈心里又痒痒了。【鳳\/凰\/ 更新快请搜索】说的是啊,这么好的春光月色,是不应该辜负。虽然饿着肚子,但是他这么强壮,饿个一两顿也没有什么要紧嘛。

    他就把这酒给喝了。然后道:“那我,先去沐浴?”

    “去吧。”徐滢指着屏风后,“热水都已经给你备好了。”

    他一个箭步就冲了进去。他最喜欢跟她做那些羞羞的事情了,好像天色快点黑下来。

    屏风后浴桶里果然装满了热水,而且水温刚好合适,他跳下去上上下下把自己洗得香喷喷,然后就披着袍子进了里屋。

    虽然开了春,但是屋里大还显冷,所以夜里还是会点上一炉银丝炭。

    气温很合适,徐滢也只着了件轻薄的春衫在榻上,钗环卸了,米分色肌肤在轻纱下若隐若现地透出来。但是烛光下眉目如画,那双眼亮晶晶地,红唇往上翘,简直醉人极了。

    宋澈顿时以饿虎扑羊之势扑上去,徐滢却把身子一闪,让他扑了个空。

    “这样玩有什么意思?咱们来点有趣的。”她站在榻下,笑吟吟说道。

    宋澈愣住:“又掷骰子?”

    “那个已经玩过了,不玩了。不如我们来打赌,输了的人答应赢了的人一个条件。”徐滢坐到他身上,拿指甲在他胸脯上写字,声音腻得跟抹了蜜似的:“你要是赢了,便可以想让我怎么侍候你,就可以怎么侍候你哟!”

    宋澈抱着她,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想怎么侍候就怎么侍候?他虽然不太喜欢侍候这个词,但是一想到这背后的意思他又禁不住怦怦心跳,她的意思是只要他赢了,他想来几次都可以喽?想在哪里来都可以喽?

    他立刻来了精神,问她道:“赌什么?”只要不掷骰子了,什么都好商量。

    “就赌这个吧。”徐滢伸手指指桌上摆着的两碟瓜子,“我们一人一盘,数数看谁的多。谁就赢了。”

    这么简单?宋澈简直有点不相信了。“你该不会出什么古怪吧?”

    “随便你选。”徐滢摊摊手,“反正赢了的可以随便提条件,输了的就要认罚,而且输的越厉害罚的越重哦!”说着她伸手掠了掠鬓发。看似无意的动作,却充满了无尽的诱惑。

    宋澈忍住流鼻血的冲动,稳住心神。

    男人大丈夫,难道还怕跟女人打个赌么?就是万一输了又有什么要紧,他不怕!

    他豪迈地一挥手。拿过只盘子来。

    可即便是不在乎输赢,他也还是很有心机地挑了看上去大的那一盘。

    徐滢扬唇望着他,也拿起剩下那盘慢条斯理地数起来。

    这大好**里夫妻俩就在烛光下数瓜子。宋澈边数还边瞄着徐滢,提防她在这里头捣什么鬼。刚才她掷骰子百战百胜,他总怀疑她捣鬼了来着。

    没花多长时间一盘就数完了,他说道:“我这里七百八十八颗,你的呢?”

    徐滢收手道:“我的九百八十三。”

    “怎么可能?”他不信,他分明挑的是大的那盘,她就是说多出几十颗他也能信,怎么能多出这么多?

    “不信你数。”徐滢把盘子推过来。

    数就数。他睨了她一眼。把她那盘挪过来。

    好几百颗的瓜子,不可能三两下就数完的。等他数完,徐滢这里已经喝完一盏茶,又翻了几页书了。

    “哪里是九百多?分明就是六百多!”他抬头指着盘子大声道。

    “是么。”徐滢扭过头来,“不可能吧,我可是数得清清楚楚,哪像你,边数还老边开小差。多半是你自己数错了。不信你再数数。”

    宋澈无奈,只得又数起来。

    徐滢从书里将目光移到他身上,嘴角悄悄扬起。

    宋澈可没有看到她这幕。当真实心眼儿地垂头细数,然而数瓜子居然也是个体力活儿,数着数着他就饿起来……再数下去那些平日里他连看都不看一眼的瓜子居然也变得香气四溢勾着他的馋虫了!

    一只素手拈了两颗瓜子磕起来。

    宋澈望着悠然自得的徐滢,终于没忍住咽了口口水。

    “怎么了?饿了?”她问道。

    他清了下嗓子。没说话。

    明知道他没吃饭,还在他面前磕瓜子,能不招他的口水嘛。

    徐滢转过身来伏在桌上,“饿了可以吃饭啊。”

    “真的?”他立刻没骨气地挺直腰了。

    “当然是真的。”

    她拍拍手,转眼间门一开,侍棋就领着几个小内侍抬着个大食盒进了来。那菜肴的香气立刻压过屋里的花香扑入鼻腔!

    徐滢又挥手让人退出去。然后亲手将五六样碟菜肴和点心摆在宋澈面前。

    宋澈喜出望外,徒手就要来拿桂花团子,却被徐滢一手又打回去了。“我们有约在先,你输了,现在想吃,那是有条件的!”说罢她反手拉开床榻内的暗格,抱出十来本春宫摊开在桌上,又拿出文房四宝摊在他面前:“每照着画一张图出来,可以吃一口饭菜。”

    画春宫?!

    宋澈差点被口水呛了!她就不怕他画的过程中喷血过多而死吗?!

    “为什么?!”他悲愤地站起来,为什么这么戏弄他!?“我不干!”

    “不干?”徐滢冷笑着坐下,“你都会背着我指使叶枫去勾搭袁紫伊了,怎么打个赌都输不起么?男子汉大丈夫,连个赌约都实践不了,还怎么当人家师父教人家习武?”

    宋澈目瞪口呆,这事她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那小子——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徐滢冷眼斜睨着他,“袁紫伊再怎么样也是个女孩子,杨家世代书香,规矩一套一套的,就算叶枫看上她了,杨家能接受一个捐官出身的女子为少奶奶吗?你只知道你痛快了,可想过这样做有可能害了别人?竟然去指使个孩子拐她去江南,我都替你脸红!”

    宋澈面红耳赤。

    他还真没想过这么深,可是捐官的怎么了?那袁怙在中军营当差挺卖力啊,凭啥杨家不要捐官的女儿当少奶奶?但他哪里还敢跟她争辩,憋了半天,只说道:“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徐滢瞪他一眼,抓起桌上春宫丢过去:“想知道,就先把这赌约给实践了!画不出来不准吃饭!”

    宋澈被甩了一脸,蔫了下去。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