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计划 > 天字嫡一号 > 279 你们世子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衙门里正在端亲王公事房议事的宋澈忽然打了个喷嚏,他看了看外头明晃晃的太阳,狐疑地擦了下鼻子。``

    端亲王边翻簿子边撩眼看了看他:“怎么动不动就风寒?”

    宋澈清了下嗓子。他身体棒着呢,不劳他关心。不过说到风寒,他又立马瞪回去,——还好意思问,上次风寒就是赖他!

    端亲王也似领会他的意思了,面上也有些不自然,低头交代了几句就打发他出了来。

    宋澈回想起那个喷嚏到底觉得心里不安,回到房里招来商虎:“去看看世子妃在家干什么呢?”

    荣昌宫里,徐滢坐在杏花树下翻看几份庚贴。

    庚帖是厉公公利用他庞大的消息渠道从容华宫打听过来的,全都是京师一二流的名门贵胄家的淑女。原来前阵子万夫人频频约见京中官眷,就是为的给常山王宋鸿议亲!

    宋鸿也已经十七了,作为子嗣不多的端亲王府郡王之一,也是该议亲了,这并没有什么可说的。

    可是万夫人看中的这些个大家闺秀,家里都是有实权的,而且当中有些母族势力还很不小。

    比如这林尚书的幼女,林尚书是吏部尚书,权力就不用说了,林夫人徐滢也见过,素闻是个有雷霆手段的厉害娘子,娘家父兄都任封疆大吏,这样人家的女儿,当个皇妃或许给宋裕那样的皇子为妃都很够格了。

    再比如这杜正卿的长女,杜正卿是大理寺正卿,杜家老太爷原是太傅,杜小姐的叔叔是东宫近臣,姑母嫁给了身在晋南的晋王为妃。杜夫人也是湖州顶呱呱的望族出身。据说年轻时才情极佳,是江南一带有名的才女。

    其余几位也都是非富即贵,比起她这位侍郎侄女出身的世子妃真是不要好太多。

    “这都是万夫人一厢情愿,咱们王府虽然地位高,但常山王手无实权,又是庶出,这些人家也都会斟酌的。”厉公公生怕她心里不舒服。如此劝慰她。

    基于皇帝与端亲王那些年里在宫中相互扶持的深厚手足之情。端亲王府所受之恩宠在大梁来说史无前例,而且据目前这阵势看来这恩宠至少还能绵延个一两代下去,但是这也是由于端亲王深知为臣之道谨守本份换取来的。

    王府绝不可能所有王嗣都留在京师。能让承袭王位的世子在京师代代相传这已是不容易,端亲王不会再让两位郡王掌握什么官职权力,更不可能让他们留在京师,所以。虽然都是端亲王的子嗣,但各自未来却还是大不相同的。

    如林尚书杜正卿之流。心中自有高下,又怎会那么容易如万夫人之所愿?

    徐滢放了纸笺,吃一口汤圆道:“话不是这么说,王妃不在了。我身为长嫂是有责任帮他们张罗婚事的。常山王和陈留王将来若都能娶个贤良女子为妻,这也是我们王爷和王府的福气。我没有那么小心眼,不过觉得万夫人的目的不会是想挑个贤良女子罢了。”

    人家也是仗着有个儿子所以腰板这么硬。如今宋澈娶了她徐滢回来,她万氏还是得在她面前低半个头。所以她日子才过得这么轻松。若是陈留王娶了妻,而且还是个背景后台极硬挺的妻,那她的日子未必就这么清静。

    虽是有长幼规矩,可是规矩之下仍有死角,谁知道她会不会失手呢?

    所以,还是那句话,要解决麻烦,就得从根源上解决。

    不知不觉她把一碗汤圆吃完,说道:“也不知道咱们王府这样的情况,常山王他们的婚事该由谁作主?宫里有没有说要为他们指婚什么的?”

    厉公公想了想,说道:“若按规矩,就是从三年一选的秀女里指定,包括景王惠王他们都是,但十年前皇上宣布不再选秀,所以各皇子郡王爷们也都是由宫里指婚,或者是由各府自己拿主意了。据老奴所知,宫里贵人们并没有提到给常山王指婚。”

    徐滢点点头。

    万氏当年风头压过王妃,太后才经宁淑妃送了宁夫人进来,自然不大可能给宋鸿指婚。

    “咱们王府的话,如果王爷不发话,那论理就是由世子妃您主持,万夫人协理了。”厉公公又说道,“不过王爷对几位郡王郡主也都很关心,老奴以为,王爷还是会过问的。而万夫人只怕就是知道这层,所以才自己张罗开来。”

    徐滢挑挑眉,不置可否。

    万氏想斗赢她是没可能的,但也经不起端亲王会被她天天吹耳边风。

    “世子妃,大爷来了。”

    这里正琢磨着,画眉走进来禀道。

    大爷就是徐镛。徐滢连忙放了碗,扬手道:“请到这里来。”转头又对厉公公道:“先盯着吧,且看看她什么心思。”

    厉公公这里退下,徐镛就从杏花树那头的庑廊下走过来了。

    徐滢起身唤了声“哥哥”,徐镛到了跟前,看了她两眼道:“倒像长了点肉。”然后撩袍在椅上坐下,说道:“世子呢?”

    徐滢笑起来:“那你得到衙门去找他。”

    徐镛也笑一笑,说道:“我不是来找他的,是来找你的。”

    徐滢就渐渐正色起来。

    徐镛拂去落在袖上的一片落花,悠悠道:“自从你出了阁,我如今像是成了个管家,每日里忙着房前屋后这些琐事。母亲又打定主意只守不攻,如今倒还能应付,只是不知道日后我若走马上任,又该如何是好?”

    徐滢愣住。

    “所以,”他顿了顿,略过脸上那丝不自然,“我想或许也该是找个人帮我打理打理内宅的时候了。”

    徐滢眉头一挑,眼里闪过几分光亮,原来这是来跟她商议婚事来了。

    索性装起了糊涂:“此言甚是。就是不知道哥哥可有了意中人?”难道是来请她做媒的?这不大好吧,一边是哥哥一边是手帕交,有些话她夹在中间也不好说呀。

    “本来倒是有。”徐镛深深望着她,“只是如今被你们家世子一扰,恐怕就要没了。”

    宋澈?徐滢脸上一怔,这关他什么事?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