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官网 > 十分六合网址 > 十分六合官网 > 278 原来是他

278 原来是他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杨叶枫不是个会轻易放弃目标的少年。【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

    早上劝说袁紫伊未果,回去看了几页帐,他又神采奕奕地跑过来了。“袁姐姐,要不你去江南开铺子吧?你要是开在苏州,我可以给你当向导。”

    袁紫伊抱着一摞绸缎料子下楼梯,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继续往下走。叶枫不死心地跟上去:“如果你去苏州,我还可以给你介绍几个好的掌柜,帮你把生意打理得红红火火的哟!”

    袁紫伊失笑:“你既然认识这么好的掌柜,怎么会落得要来给我当帐房的地步?”

    这小子巧舌如簧,牛皮吹得呱呱叫,小小年纪落了这么一身毛病,偏生又长了对清灵透亮的眼睛,如果不是这样,当初她可不一定会答应留下他。

    叶枫跟着她到了店堂,顺势帮着路过的伙计将新到的绸缎料子放好,又随她走到右侧二掌柜这里看了看今日的库存,才又见缝插针地接着说道:“我是因为没在苏州,所以才会这么穷啊,我家里还有钱的,你要是不信,可以随我回去瞧瞧。”

    袁紫伊就当听笑话打发时间了。

    边听他哈啦边又折回楼梯,说道:“我怎么觉得你老想拐我去江南似的,你莫不是背地里还干了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那怎么可能?”

    叶枫随她上了楼,往她的小房间走去,才准备替自己辩驳一番,忽然就见屋里头居然多了个人!

    “表哥——”

    徐镛负手拿着扇子立在屋里,两只眼像刀子一样射向他。

    他下意识地退了两步,躲在袁紫伊身后,两手也不觉地拽住了她的袖子。

    徐镛这个模样看起来好吓人。就算是他在这里做帐房也不伤天害理,他做什么这么凶?

    他直觉袁紫伊能保护他。

    但他还没有站稳,袁紫伊就转身正面向了他。

    “表哥?”她扬高了声音,看看他们俩。本来她也很疑惑为什么徐镛不声不响地就来了,但是叶枫这声表哥却越发吸引去了她的注意力,徐家来了个亲戚的事她早就听说了,这小子正好姓杨。难道他就是杨家来的那个小屁孩?

    “要不然你以为呢?”徐镛瞪着她。然后又阴森森地瞪向杨叶枫。

    叶枫望着齐齐瞪过来的他们,一颗心立时沉了!他立马走向袁紫伊要解释,却被徐镛横插一手出来挡住了去路。然后还没容人看清楚怎么出手,他便已经被徐镛拎住了他的衣领:“好一个出来溜弯儿!”说完冷哼一声,也不等他回辩,拎着他就下了楼。

    袁紫伊绷着脸在楼栏上望着他们俩。

    被当称砣般拎起来的杨叶枫仍在半空蹬着腿冲他呼喊:“袁姐姐你别生我气!我改天再跟你解释!”话音刚落就被徐镛丢到了马背上。横拴着往徐府去了。

    袁紫伊愣在楼上,半日也未能回过神来。

    叶枫一路趴在马背上颠簸到府。进了门连胆汁都吐出来了。

    这还不算,刚刚平了些喘,徐镛又拎着他进了拂松苑。跨进门槛趴在地下的他觉得自己跟流浪了十个月被人追了十条街下来的死狗差不多了!

    不过是去当个帐房,至于吗?!

    他趴在地下哇哇地把能吐的都吐出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垂死地望着书案后脸冷得跟冰块似的的徐镛。

    徐镛望着他:“说,你怎么会寻到那里去当帐房的?”

    叶枫哼道:“我要积累经验应付会试啊!那里又不是什么去不得的地方。我怎么不能去当帐房?”

    徐镛伏在案上:“不说实话是吧?金鹏!立刻派人去苏州,请杨家过来接人!”

    金鹏立刻闪进来。大声地称了声是。

    叶枫一骨碌爬起来挡住他去路:“慢着!”

    徐镛横眼扫他。

    他咽了咽口水,说道:“一点点小事,也值得这么兴师动众,我怎么会骗表哥呢?我就是去学经验的。”

    徐镛呲牙望着窗外,“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去铺子里学经验还得天天儿地给掌柜的买零嘴儿,还得给她买东旺楼的包子,——东旺楼的三鲜包子二十文钱一个,莫非你学的是怎么溜须拍马,怎么讨女孩子欢心的经验?”

    叶枫揣着手:“不关你的事。对了,你怎么我知道我买零嘴儿的事!”他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而且居然连他在哪儿买的包子都知道,他太过份了!他这么勤奋上进,他不但不夸赞他而且还嘲笑他,没有这样做表哥的!

    “我是那儿的二东家,我为什么不能打听?”徐镛眼里都快直接甩出刀子来了。

    二东家?

    叶枫愣在那里,他真不知道啊,姑母没跟他说他们家还开了绸缎庄啊。

    不过,就算是二东家又怎么了?难道他就不能上他们家铺子里当伙计吗?

    “表哥!你未免太不讲理了!”他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又没犯错,你是不能把我提回家来的!父亲教导我从小要做个负责任的人,我就这么走了,是对袁姐姐的极不负责任!”

    “她有我负责!用不着你!”徐镛站起来,走到他跟前,敲了他头顶一记:“你乳臭未干,哪来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主意?老实交代,为什么会去铺子里当伙计?为什么要对她大献殷勤,还企图把她拐去苏州?你要是不说,我就亲自把你押回苏州!”

    他认真起来的样子瞧着有点可怕。

    叶枫迟疑起来。

    能不说吗?好像不能。不说的话他肯定纠缠个没完。当时宋澈只说让他办成这件事,并没有让他保密不往外说,想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徐镛要是知道他去求宋澈拜师习武,多半会不同意。但是再想想,宋澈官比徐镛大,只要他答应了,徐镛想来也是没办法的。

    这么分析下来,就打定了主意,说道:“说出来不怕吓着你,这是世子姐夫让我去的!”

    “世子?”徐镛也是怔了怔,他眯眼道:“你还在撒谎!”

    “谁撒谎了?”叶枫跳起来指着天上:“我要是撒谎就让我天天出门遇冰雹!”

    徐镛一口气结在喉间,有那么半日没能缓过来。

    原来是宋澈?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