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273 为啥生气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这小子也不蠢,杨家既是世家,规矩必然要紧,若直接让他去勾搭袁紫伊,不用说也是不会成的。小说而且那样对袁紫伊闺誉也不好,他虽然讨厌她,可却还没有到要毁人清誉的地步,再说徐滢知道了指不定还会扒他一层皮,那太划不来!

    可是交朋友就不同了。

    反正那丫头粗鲁凶悍得很,必定不会讲究太多规矩,做生意就是要广结善缘嘛。再说她也确实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杨家这么好的家世,他介绍杨叶枫给她那是她的福气啊哈哈哈!

    “交朋友?”杨叶枫听见后还是愣了愣。他不明白习武跟交朋友有什么关系?虽然说是考验,可他就不能来点看上去专业些的考验吗?蹲马步他也是可以接受的啊。这个交朋友是什么意思?还是跟个女孩子?

    “她多大了?”他问道。

    宋澈揣手道:“跟你差不多吧。”

    差不多?这不大好吧?

    他母亲要是知道他跟陌生女孩子接触,而且还把他带到江南去,一定扒掉他的皮的!父亲会更生气,到时候说不定连老太太和姐姐们都护不了他!

    他为难地望着宋澈。

    而宋澈却一脸坚持,仿佛他只要说个不字他立刻就能像徐镛那样拎着他的衣领把他丢出王府去。

    好不容易在他这里撬开了口,可不能再丧失这机会了。

    他沉思片刻,两眼骨碌碌又转了个圈,说道:“那你说话算话?”

    “那当然!”宋澈拍着胸脯:“你姐夫我可是堂堂亲王世子,中军营里的宋佥事,怎么可能骗你!”

    叶枫挑眉想了想。起身施了个礼,然后告辞了。

    流银恭送他到大门外,然后一溜烟回来冲宋澈比了个手势:“走了!”

    宋澈立刻起身回房去更衣。

    “爷爷爷!”流银追上去:“您可千万别说是小的出的主意,千万千万不能说!”要是让徐滢知道他出的主意把袁紫伊给弄走,徐滢绝对饶不了他的!

    “知道了!”宋澈摆着手,乐滋滋地进了房。

    徐滢进了王府大门,正好碰上叶枫从王府里出来。只见他神采如故。不像是有事的样子。停步说了会儿话,他又不答应留下来吃晚饭,只说回去还有事。便就匆匆告了辞,只好也作罢了。

    回到荣昌宫,宋澈已更好衣裳出来,见她忽然回来了。未免有点心虚,连忙接过她手上的貂裘。递了热茶,然后又埋怨道:“怎么出去也不告诉我?铺子里那种抛头露面的地方,以后少去。谁知道被哪些人看到?”

    徐滢觑了眼他,坐下来:“看不着。放心吧。”她从前也是惯瞧不起商户的,没办法,她打小接受的就是阶级教育。所以宋澈的想法她能理解。但是袁紫伊这世成了商户,而且她又逃不开跟她做朋友下去的命运。也只能面对现实。

    “我有事情要告诉你,是大事。”她坐下来,将那衬布拿出来摊开在桌上,“袁紫伊说这脚印的主人有六趾!”说着便把先前在铺子里去的事跟他说了。“袁紫伊极擅做针线,画过的鞋样子不知有多少,这个她拿到手里就看出来了!”

    宋澈乍听也觉惊奇,再听她说得这么悬乎便有些不以为然:“有没有那么神?”

    “试试不就知道了?”徐滢笑着冲画眉招手:“找几双男人鞋过来,最好是习武之人所着的。”

    画眉点头下了去。

    宋澈拿着那脚印端详,眉眼间却有了几分半信半疑。

    毕竟徐滢从来不说虚话。

    这里才刚把自己鞋子从脚印上收回来,画眉便就拿了几双侍卫们的鞋过来了。徐滢着她拿着一只只地比较,结果那脚印外侧还是明显宽出一个手指头的宽度来!

    “怎么样?”徐滢望着他,“种种迹象表明,此人身体上的确存在缺陷。从他们想要毁去这脚印的迫切来看,此人即便不是他们的头儿也必是个要紧的人物。只是这特征在脚上,要找起来却是十分麻烦了。”

    关键是又不能锁定他在什么去处,否则倒可以想个法子进行排查。

    而如今他们也知道他们拿到了脚印,就是下诱饵诱使上钩也没有那么容易。

    宋澈呆了半晌才起身,他没想到这脚印还真有名堂。

    不过他再想了想,又说道:“好奇怪,她能看出来,你怎么没看出来?难道你没有画过鞋样子?”

    徐滢一顿,咚地把杯子放在桌上,进里屋去了。

    宋澈摸摸后脑勺,满脸莫名其妙。

    徐镛从铺子里出来,在周边转了两圈后才回府。回府后又着人去王府里跟徐滢打听袁紫伊有没有跟她说什么,徐滢自然说没有,也确实没有,再等了两日没见袁紫伊上门将镯子丢还给他,他这里才算是放了心。

    杨叶枫这里得了宋澈这番话,心里也是有计较的,宋澈的考验他得接受,但也不能因为习武这件事弄得回不了家,他得先摸摸这袁姑娘的来历才能下手。于是当日从王府出来便也带着阿泰到了东直门。

    到了东直门这边街上一看,他也愣住了。

    那名唤集锦的绸缎铺子,不就是当初他跟踪徐镛来过的地儿吗?他可纳闷了,难道那袁姑娘就是当日跟徐镛说话的那位姑娘?原来是熟人?

    熟人好啊,是熟人就不怕他父亲揍他了!

    他立刻就乐起来,果然宋澈是考验他!既然如此,那他就不担心了!于是立刻就回了府,准备起怎么哄得宋澈点头起来。

    再说崔家这里,徐冰打从年前起就憋了满肚子气,好歹出了元宵节,府里渐渐没有了人客,这才敢在房里咕哝出来。自然也没有什么特别大不了的事,不过是眼红这个嫉妒那个,实在找不到什么理由说,便就怪责崔韦不像个男人。

    崔韦也只是万般忍耐和劝哄,好在日间要上衙,可以避得一阵子。到了夜晚又不敢不回房,每次也得鼓足万般勇气才能跨门。

    冯清秋这里却因为冯夫人已派人来跟崔夫人说过,二月里要接冯清秋回娘家住阵子,因此心情倒还算好。

    崔嘉却不那么开心,因为他不能随着去。背地里去找崔夫人,埋怨她为什么要答应,崔夫人却反过来叹气跟他说了一大番道理,他又只得悻悻折返。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