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网址 > 天字嫡一号 > 266 干嘛红脸?

266 干嘛红脸?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徐滢倒是极少在他上衙的时候唤他回去,宋澈想了下便与程笙道:“你先盯着,回头有消息立刻来告诉我。 ”说着拿起皮裘来便出了门。

    王府这里徐滢正在房里着人贴窗花。这次的窗花是徐滢特地请了程淑颖给剪的,小丫头一开始绷着脸不吭声,后来却是又自己找她问起喜欢什么样的花样子来,还仔细地拿笔记着。然后今儿一早就着人拿了一大盒子过来。

    宋澈见家里不像有什么大事的样子,有些纳闷。

    徐滢给侍棋使了个眼色,侍棋就捧着个汤盅走进来。然后她接了汤盅说道:“方才刘太医到府里给王爷请平安脉,王爷顺便让他开了个暖身的方子给你,叮嘱了要在晚饭前服用才有效,所以叫你回来把药给吃了。”

    宋澈揭开那汤盅盖子,立刻皱了眉头:“怎么这么臭?”

    这药是不好闻。徐滢对于端亲王忽然让他吃补药也是觉得奇怪,不过王妃不在了,府里两位夫人又是这样不省心的,端亲王身为父亲,却要干着母亲的活儿,也是不容易。她把碗推了给他示意他喝,然后就去看管事嬷嬷拿过来的年礼单子。

    宋澈无奈,只得捏着鼻子把它喝尽了。

    “我衙门里还有事,就先走了。”

    徐滢也没留他。

    回到衙门里,经历们已经把红利单子算出来了,他心里惦记着马三爷,也没心思细看,着人交去给吴国公审批,自己且往程府来。

    哪知刚出门就遇上了宋裕,原来程笙刚出衙门时遇见来办事的东宫的太监。闲聊之下就把程笙捕捉到马三爷踪迹的事传给了太子,正好宋裕顺走了东宫一座两尺高银鹤的事让太子发觉了,便就捉了他过来给宋澈打下手。

    两人到了冀北侯府,程笙这里消息也已经传回来了:“一刻钟前已经进了护城河内名叫‘漱玉斋’的酒楼,要的是名为‘撷菊’的雅室。作东的是京师一名姓卢的茶叶商,被邀的那个,已经确定是叫做马三爷。至于是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位。就不得而知了。”

    宋澈扶剑道:“不管是不是,都且去探探再说。”

    众人都没有意见。为免打草惊蛇,还都各自换了件寻常的衣裳。连马也都换了家常马。

    京师里已经四处一片欢腾的气息,孩子们在空地上跳皮筋踢毡子,地上还有积雪,主妇们担心跳起的雪水弄脏了新衣。正在朝着他们大声地喝斥。

    孩子们一哄而散,奔跑时顺势打起了雪仗。那碎雪落进路过的人们衣颈里,冷不丁被冻到的程笙抖着雪咒骂起来,宋澈却觉得身上热乎乎的,骑在马上也觉得格外有精神。仿佛就此跑个三五百里都不是问题。

    很快到了漱玉斋。这一带住的商户和庶民居多,宋澈他们平日很少来,倒是也没有什么人认得出他们。宋裕拍出两锭银子请出了“撷菊”左首已经进了人的雅室。然后三个人堂而皇之地进了去。

    雅室与雅室之间只是木墙,宋澈先贴到墙上听了会儿。只听得见模糊的一些说话声。不过那热乎乎的耳朵碰到冰冷的木板,忽然使他产生了些趴在徐滢腿上的感觉,——她说女人的体温比男人低,冬天只要她皮肤在外露一会儿,就变凉了。

    但是不知道自己会在这个时候联想到她的大腿,这根本风马牛不相及……

    “扎个洞看看。”

    他正心猿意马,程笙这里提议道。

    宋裕便从侍卫手里接过把匕首,对准木墙就要下手。

    宋澈连忙按住他:“这里怎么能扎?扎上面!”他指指壁墙与天花交界处。

    他这一说话,程笙和宋裕就齐齐瞪过来。他们扎的不是地方他们懂,就是怕隔壁知道嘛,但他吼这么大嗓子是怎么回事?合着他们扎墙那边听得见,他吼这么响别人就听不见了?

    宋澈自己也愣在那里,他明明不想这么大声说话的,可怎么发出来的声音偏偏就劲道这么足呢?随便一开口就有使不完的劲似的,真是奇了怪了。

    他清了清嗓子,说道:“我来扎!”

    说着便着侍卫们拖过桌子,站上去便往墙与天花折角处挖起洞来。很快墙上便被划出个两寸来长的小口子,那匕首也是锋利,缓缓用力切了几下,那口子中间的小木板便被抠了出来。

    几个人站在桌子上往那洞里看过去,只见那头屋里坐着一桌五六个人,皆作商人装扮,就连神态面目里都带着股市侩的味道。

    看得到面目的四人瘦的瘦,胖的胖,都不是当初范埕画像上的人,而背对这边坐的两人看不到面目,两人体型仪态差不多,就是穿月白色衣裳的那个发色花白,着青色衣袍的那个看着应在三十多岁,嘴里不知说着什么,顿时引得在座倾听的几个人仰头大笑起来。

    宋裕疑惑道:“这些人里会有想打我大梁军营主意的人?”

    宋澈也有疑惑。虽然眼下看不到此人面目,无法确知他究竟是不是画像上的人,可是当时画像上的马三爷给他的感觉乃是个城府极深的人,怎么会如此粗俗?

    这里正想着,那边吱呀门一开,进来个伙计道:“马三爷点的羊奶羹到了。”说着笑眯眯地将一汤盅递与这青衣人面前,然后揭开了盖子。

    “马三爷”口里道了声“好”,然后举勺舀了一勺道:“此物香滑细嫩,真可与美人肉相比——”

    宋澈还没听完,这里已猛地被自己口水呛了一下!紧接着只觉小腹下酸酸痒痒一股热流往上升起,直抵心窝——去他奶奶的美人肉!吃个饭也酸出这么多名堂,害他猛不丁地想到了跟徐滢交欢的场景来……他忍着脸上的火辣,连忙跳下地吃了口冷茶。

    冷茶灌下去,腹下的痒劲儿总算是好了些。

    但心里的痒劲儿却是止不住了,他满脑子全是昨儿晚上帐闱里的旖旎。

    “你怎么了?”程笙跟着下来。

    “没事。”他别了头过去。

    “没事你红脸干嘛?”程笙斜觑着他。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