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官网 > 天字嫡一号 > 265 难道肾亏?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宋鹂与宋鹃面上仍是涩涩地,宋鸢也依旧默默无言坐在一旁。

    在徐滢看来姐妹之间只要没有深仇大恨大可不必如此,反正她们有这郡主封号,来的嫁的总不会差到哪里去,等到一嫁人,从前那些高高低低的还有什么要紧?

    当然她不会跟她们说些,她们也不会跟她打听这些。

    朝上到除夕才休沐,一直到休到大年初三。

    但实际上自小年后各衙门就已经坐不住了。譬如五军营这种油水丰厚的衙门,大官小吏们早就盼着分红利了,而譬如吏部这种手握升降大权的官员,也早就一下衙便匆匆地回府等着下方孝敬自动送上门了。就连平日里不怎么闹腾的兵部,到了这当口也准备笑纳地方将官们捎来的土产。

    唯独都督府里几个大都督门庭冷清——因为没人敢把主意打到他们这些人身上,尤其是端亲王府。

    年底都是家里忙丰收的时候,端亲王不大好意思赶这当口上人家家里串门,无事便常往宫里走。

    正好太子妃快临盆了,太子没法儿出宫溜哒,皇帝顺势把手头事都推给了他,也闲得一颗心跟被猫爪子挠了似的不知道干点什么好,兄弟俩就着人烫了酒,在栖雪宫里吃酒下棋。

    “朕给娃儿取了两个名字,若是皇孙就叫做‘曦’,若是公主就叫‘歆’,你觉得怎么样?”皇帝两眼里不住地冒着星光,修剪得一丝不苟的两撇胡须下一张嘴弯得只看见下唇了。

    “好。”端亲王望着棋局,随便答道。你皇帝起的名字,他能说不好么?为了加强拍马屁的效果他还加了两句:“好得很,妙得很。简直呱呱叫。”

    皇帝不乐意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嫉妒朕?”

    “怎么可能?”端亲王抬起头来,“臣弟位极人臣,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嫉妒皇上您哪。”

    皇帝斜眼:“可朕快有孙子了,而你却没有。”

    端亲王顿住,这也算是理由?不过落了子之后,他想了想又还是直起身来,说的也是。徐滢嫁进门都三个月了。也该有动静了吧?他看一眼皇帝,皇帝正斜眼啜茶,很胜券在握的样子。仿佛在这点上能把他这个当弟弟死死压住他很有成就感。

    “我还不是迟早会有?”有什么好得瑟的。“才三个月而已,还早得很呢。”又不是三年,成亲一年半载之后的才有喜的人大把。他嘴硬地这么说道。

    皇帝连连冷笑,也不再接着往下说。只撩着眉毛抹着胡须继续落起子来。

    端亲王被他一语击碎了心湖,却是再没办法静心下下去了。好容易熬到一局下完。匆匆起身告了退。

    回到王府,他立刻找来伍云修:“最近,世子妃那里有什么动静没有呢?”

    伍云修微愣。端亲王啧了声,指了指他的肚子。他这才恍然大悟,连忙想了想,说道:“世子妃精神始终如一。并未见有异常。要不,可宣厉公公过来问问。”荣昌宫也有徐滢每月例假来止时间的记录的。以方便太医每月来请平安脉时作参考。

    端亲王老脸红了红,咳嗽着摆了手。

    虽说他急孙子,但当公公去打听儿媳妇的起居着实不像话。

    可是心里又安生不下来。按他们俩如胶似漆那股劲儿,又怎么可能三个月了都还没动静呢?身为世子的宋澈每个月都要接受太医检查身体的,绝对没问题。徐滢婚前也被太医诊视过,都说是好生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还是得找厉得海来问问。

    蒋密很快把厉得海找了过来,端亲王把人都挥退了下去,问他道:“世子跟世子妃这些日子,处的怎么样呢?”

    厉得海心领神会,说道:“回王爷的话,世子与世子妃一直十分恩爱。”

    当然不可能每个人都像端亲王这么着急抱孙子,所以说这话的时候他面上也带着欣慰的笑容。

    端亲王绷着脸,既然十分恩爱,那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怀孕?该不会是肾亏吧?这可说不准,这大冬天的,那小子事情又多,而且血气方刚……他立马打了个激灵,不再往下想了,顶着张*辣的脸说道:“没事了,回去吧。”

    等人都走出门,端亲王这心里就开始打鼓了。肾亏了就得补肾啊,年轻人不懂,宋澈那家伙又好面子,直接让他补壮阳物恐怕不行,他会害羞的。那不让他补又怎么办?对男人来说这可是大事啊,他们可连一个子嗣都还没有!

    不管怎么说,补补总是没差的。

    他在殿里来回转了几个圈,招来蒋密道:“去请刘太医过来。”

    宋澈正在衙门里主持分红利。

    中军衙下属的产业遍布大江南北,衙门里按等级从上往下都有分红,每年到这个时候就是考验衙门里几个管帐的经历算盘技法的时候,院里院里也热闹得跟老百姓家里杀过年猪似的。

    从前没事便跟缩着脖子躲起来磕瓜子的小吏们这些天忽然胆子变大了,有事没事就在宋澈身边转悠,嘴巴也跟抹了蜜似的,不是夸他英明神武,就是夸徐滢在外名声多么好多么雍容,弄得他简直没了脾气。

    晌午吃了饭,正准备睡个午觉起来分钱,林威忽然匆匆地叩门进来了,说道:“程二爷到访。”

    早不来迟不来偏等他睡觉的时候来!他拉着脸出了屏风,果然就见程笙披着大氅站在屋内。他这里还没开口,程笙已经迎上来:“我记得上次你跟我打听过一个叫做马三爷的人?”

    宋澈心里的不爽立刻去了大半:“难道你见过?”

    “我没有见过,但是刚才有人跟我说城北来了个叫做马三爷的人,年龄相符,出手也甚是阔绰,倒像是你原先跟我说的那人。”程笙一脸严肃地说,“但是此人只是在城北街头露了个面就不见了,现在已不知道去了哪里。”

    “那赶紧去找!”

    “已经让人去了。”程笙执起他桌上的壶来自己倒茶,“两个时辰内必会有消息。”

    “爷!爷!”

    这里正说着,流银忽然又进来了:“世子妃有要事,请您这会儿回王府去。”

    ____(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