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十分六合注册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253 神秘脚印

253 神秘脚印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然而宋澈和随行的十一个侍卫居然并没有慌乱,依然保持着三前五中四尾的菱形队列阵式一面向前行进一面前后左右进行着反击!直到马速渐渐控制,他们才又齐刷刷飞身下马,以他们最为擅长的地面搏击方式与来者对抗!

    宋澈握住背着包袱的侍卫的胳膊喝道:“保护好咱们的东西!”双眼里只有寒意而没有慌乱。

    徐滢在驿馆后院里烤火,看到火塘里炸开的火星,她的双眼也在瞬间闪亮之后陷入沉黯。

    十几柄刀已经把宋澈他们包围成一个圈。

    这里是位于离城门约十里,离卫所约五六里的原野。

    周围最近的人家距离也有两里之遥。

    纵然今夜没有风雪掩耳,大冬夜的在此杀死几个人也不见得会惊动到什么人。

    平日里常跟着商虎在宋澈身边插科打诨的侍卫们此刻都沉凝起来。

    宋澈也不见得轻松。但是因着上次自己误中了他们一刀受了伤,那股耻辱使得他又全无惧意。

    借着这僵立对峙的时刻,他的心念也如电光般飞转。他这里包他在内共是十二人,对方也是十二个人。人数上相当,但纵然他们身手高超,侍卫们经过最精炼的训练,却绝不会比他们要弱。可以说他们想要取他的命是做不到的。

    而且,他们既然是有着更大的图谋,那么也不会蠢到杀掉他这个亲王世子来给自己添麻烦。

    但他们却还是来了,而且从眼神里看个个沉着坚定,可见他们对眼前的局面胸有成竹。

    杀不了人,那就是冲着这些东西来的了!

    “他们不是来取我的命的,设法突围。赶回卫所去!”

    既然他们不是取命,那么他也犯不着跟他们纠缠。

    侍卫们得令,并不必开口,立刻已极有默契地分列在各个位置同时往四面出手了。

    二十几个人立刻交战在一处。

    这一交手,才知道对方竟不是不弱,而是十分不弱。

    宋澈本觉得侍卫们出手已经足够,后来也不得不加入战圈。

    几个人很快缠上了他。招招往他袖口袭来!竟像是知道他袖子里藏着什么东西似的。

    他全神贯注。一丝儿也不敢分神。

    但即使这样也双拳难敌四手!同时袭来的一柄剑到底还是将他的右手袖子挥去了一截。装在里头的衬布与画像立时飘在半空!

    他急忙扑过去抢夺,一道寒光正中那衬布与画像,他伸出两指拈住它们往回一抽!旁边侍卫们也已经赶了上来。以滚轮的方式急速往对方盘旋而去,终于撕开口子并且还倒下了两个!

    侍卫们勇锐不减,继续奋战。

    这时候远处突然有火光远远从卫所那边迅速游来,伴随着潮水般的马蹄声。黑衣人们也呆了呆,而后当中有人立刻做出手势。喝令了一声“走”,随即便又如一窝寻找到新目标的马蜂,以最快的速度退回去了。

    商虎举着火把冲到宋澈跟前,下马箭一般飞冲过来:“属下来迟reads;重生之兔子殿下。请爷恕罪!”

    宋澈看了眼手里的已经揉得一团皱的衬布与破烂的画像,再看了眼他,说道:“你怎么来了?”

    商虎抹了把脸。仍咬牙望着官兵们追去的方向:“小的本想独自出来接应,是世子妃安全起见让小的带着人马出来的。得亏是听了世子妃的,这帮兔崽子果然出手了!”

    兔子山鸡什么的都已经做得香喷喷了。

    驿馆为了招待好这位贵客特地花钱请来了本地做野味做的最好的厨师,还好陈炎他们机灵,私下里扣了两只下来回头自己弄。

    徐滢饿不过,已经啃了半只鸡,素锦他们倒是都用过饭了,他们做事都不死板,保护宋澈夫妇的安全才是他们的职责,必须保证时刻充满着充沛的精力才是他们该做的。

    “世子回来了!”正垂涎着架上飘着酱香的兔子,罗全忽然匆匆走了进来禀告。

    紧接着一群脚步声就喀喀地从门外传进来。

    商虎先进门,到了门槛扶剑立定,再是衣衫凌乱表情肃穆的宋澈他们一行。

    徐滢连忙迎过去,上上下下地看着,最后手指勾起他只剩半截的袖子,叹了口气放下来。

    果然还是出事了。

    不过只要人没事,其余都还无妨。对方既能隐藏十来年没冒头,足见是个不愿节外生枝的,不知关键时候,就是杀了他和她,对他们也没有好处。非但没有好处,而且还只会引来皇帝和端亲王的震怒,所以这也可以想见,对方还是有些脑子的。

    这里边吃饭边说一路情形。

    那画像是没法复原了,但那拓在衬布上的脚印还在。虽然说留着已没有什么用,但是也没让对方得逞。

    “禀世子爷,方才派去的官兵在草垛里发现有食物和水,还有些秽物残渣。小的去看过,从四面的脚印来看,这些人应该是早就已经藏里头了,所以草垛上的积雪完好无损,我们路过那里时也没有发现异常。”

    侍卫们进来禀道。

    徐滢放下那衬布,说道:“他们可是冲着范埕交出的东西来的,如果埋伏在那里已久,那就说明他们也知道范家有这个东西。那他们为什么没有直接上范家问?”

    侍卫们怔住,望着宋澈。

    宋澈回想了一下刚才,说道:“方才背着这些文书的人是陈祺,但陈祺似乎并没有被围攻。”

    “是的。”陈祺略顿,从人群里站出来说道:“的确是如此。本来大家都听了爷的吩咐,围在小的身边保护这些契书,可没想到他们却是冲着世子爷来,以致于我们错失了主动攻击的机会,这才没能在最短时间里找到他们破绽。”

    “难道是声东击西?”又有侍卫提出猜测。

    徐滢琢磨着说:“得先弄清他们的真正目的,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声东击西。世子身上只有两件物事,一是这拓着脚印的衬布,一是那画像。而那画像跟契书是一起的,如果他们在乎的是这个,那么也应该事先去范家。”

    宋澈顿住:“你的意思是他们会是冲着这脚印来?”

    徐滢耸耸肩。

    她也觉得不可思议,一个脚印而已,能说明什么呢?可是他们既不是为着取宋澈的命,又不是为着范埕上交的东西,那么他们招招指向宋澈的衣袖又是为什么呢?

    她对光摊开那衬布,松脂油勾出来的脚印在透光下显得很硕大reads;(西幻)曙光之北。

    “可是如果他们是冲着这脚印来,那么他们又是怎么知道你们拓了有这脚印的?”宋澈突然说道。

    徐滢也蓦地收回衬布望向他。

    没错,如果是为着脚印,那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当时跟在她身边的人除了端亲王派给她的四个侍卫还有屯营里的人,回来之后知道这回事的也只有宋澈和身边侍卫,她虽然是在卫所里将衬布给的宋澈,但当时她是把人挥退了出去的,这就是说,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今早上山的那些屯营官兵和王府的这些侍卫……

    一屋子人静默下来。

    素锦握握拳,当先从袖子里抽出把匕首放在桌上,说道:“小的以性命担保,如有半点不忠之心,来日必死于这匕首之下。”

    有他领头,屋里所有人皆解下武器发起毒誓来。

    徐滢并不觉得会是他们。这些人都是宫里及锦衣卫出来的,家底都清白,他们的行踪也都有人严格监控的。而且他们在王府的时间比这案子所发生的时间长得多,对方要收买一个这样的人要下的功夫比收买宫里的侍卫并好不了多少,有这精力,还不如去收买东宫或乾清宫的人。

    她看了眼宋澈:“那看来是屯营里的人无疑了!”

    “禀世子爷!范埕刚刚在大牢里被毒死了!”

    正在这时门外又响起庞胜急急的声音,半开的门外他喘着粗气站在那里,两手交替地抹着额间的汗。

    屋里又响起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

    范埕死了?!

    这里还没有人来得及出声,楼下院子里突然又传来一声尖叫!

    大伙不约而同直扑到门外,只见楼下雪地里掌柜娘子正抱着头指着柴房尖叫:“有死人!”

    商虎和陈炎第一个冲过去,徐滢也在素锦陪伴下随在宋澈身后下了楼!

    只见大开的柴房里,上晌带领徐滢上山的百夫长七窍流血仰躺在柴禾堆里,手里还拿着个寸来长的小瓷瓶!

    纷闹的驿馆里陡然又安静下来……

    京师里连日瑞雪,东宫里小花园里的红梅开得热闹极了。

    两湖稻粮案子一理清,朝廷气氛又日渐的转好起来。

    太子陪太子妃在窗下说话。

    这边厢徐滢和宋澈则已经在回京的路上。

    宋澈本来还想再留下来查查,但徐滢劝他适可而止。

    昨儿夜里死去的百户长显然就是敌人放在屯营里的眼线,但是目标暴露得这么迅速,还是让人有些诧异。因为要弄死一个人替罪实在太容易了,如果这百户长是替死的,那么真正的敌人呢?他究竟隐藏在哪里?

    这事明摆着值得往下查。

    可是不管怎么说,这不是她和宋澈两个人能揭开的谜底。

    ————————

    对不住,更晚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