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十分六合注册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248 脾气真坏

248 脾气真坏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徐镛收回目光瞄着她:“我只是很奇怪,你们家又不是搞军演,搞得这么累她们还有力气干活么?”

    门下那几个人身形纹丝没动,目光却是齐齐往他扫了一眼。

    袁紫伊哂道:“无规矩不成方圆,大人本就是蛮横不讲理的人,自然是不会知道规矩的重要。”又得意地望向丫鬟们:“我们家的仆人月钱比不上贵府,但是从我手里调教出去的人,去宫里当差也是使得的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哪里需要额外加月钱?”

    袁家还没有实力大批地购买丫鬟下人,除了主子位近身当差的之外,大部分都是签的活契,以及请的贫苦人家的年轻男女,他们可以在契约期到时提出出府,也可以选择留下。

    徐镛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点头。

    袁紫伊瞄着他,又说道:“大人该不会是想来挖我墙角的吧?”

    “哦,”徐镛放下手,斜睨她:“如果是又怎么样?”

    袁紫伊呵笑起来:“那我就只好请大人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了。”

    她当然不会认为他真是来挖她墙角的,但这个人没事跑到他们家来打听下人未免也太无聊了,她可不惯他这毛病!说着真就端起茶来,一副要送客的样子。

    徐镛端坐不动,说道:“我听说你又出了什么夭蛾子,想做什么两层楼的大买卖?我还听说,你好像还缺点钱?”

    听到他提起开铺的事,袁紫伊立刻抬起头来!这事她可只跟徐滢说过,他怎么知道?再想想,她脑子里又灵光一闪。是了!当日徐滢曾答应帮她想办法来着,难道就是找了徐镛?

    她立时挺直了腰背,看看他那副气定神闲的大爷模样,真是越看越像!她虽然跟他不对付,但却不能跟钱过不去不是?连忙把杯子放下,立刻展颜笑成了一朵牡丹花,又把身子侧转过来对向他:“手头确实缺那么点儿。大人如果有意入伙。那自然是好的。”

    徐镛屈起手指在扶手上轻敲着,眼顾着四面挑不出一点不妥来的摆设,没接她的话。却是道:“入伙可以,你先带我上你们家铺子逛逛。”

    他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么!

    袁紫伊暗中咬牙,她笑着起身:“这有什么不可以,我这就引大人去看看便是!”

    徐镛等她出了厅堂。遂也袖着手出了门来。

    离袁家就近就有一家绸缎庄,袁紫伊乘车。徐镛骑马,不消一盏茶时分就到了铺子。

    铺子位于次街与主街交叉处,铺面不大,地段却是好的。老远便见门前一株大梅树于一街的萧瑟里绽得热闹,满树的红梅映得树顶上方的幌子也格外惹眼。

    才刚到门下,店里衣着整洁的伙计就笑着迎了出来。看到他身后的袁紫伊时神色又添多了几分恭谨。店铺里有几个散客,三个伙计连同掌柜的都在招呼。但是正忙着的他们见到袁紫伊进来,也只是隔空抱拳行了个礼,然后就继续谈起生意来。

    再看店里四处,不论货品货架还是所用器具,竟也与袁家所见的一般放得一丝不苟。而店堂左侧两张茶几上的摆着几盆盛放的水仙,以及一樽摆在角落里探枝出来的怪状趣致的大根雕,却又化去了这份规整里带出的刻板。

    而这亦庄亦谐的气质,跟其主人的性格又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知道大人可还满意?”袁紫伊撩眼问道。

    徐镛看了眼陆续又走进来的几拨客人,没说什么。

    接着又去往下一家。

    十间铺子在京的就有七间,这一晃下来就逛了七之有四。竟没有一间让人看出点不爽来。

    最后在东直门这间铺子停了脚,袁紫伊介绍道:“泗水庵那间如今是我们的总店,除了那间,东直门那间是所有店铺里营利最可观的。如今我已经在试营质优的绸缎,同时做配套的绣线经营,目前看起来还不错。斜对面那栋楼看见不曾?我就想把那里给赁下来。”

    她指着对面一间门宽约有十余丈的两层楼面说道。

    徐镛眯眼一望,那地方以前似乎是家珠宝铺,楼上楼下装潢得阔气又精致,很适合用来做富家人的生意。

    “你缺多少?”他袖手问。

    袁紫伊比出个指头来:“一万两!我算你三股。我保证两年之内可以回本。”

    “三股这么少?”徐镛挑了眉。

    袁紫伊拉下脸来:“三股还少?我可是要投四万两银子的!”

    徐镛不置可否。

    袁紫伊又软软语气:“你今儿把银票给我,下个月我就让它开张!”

    “银票没问题!”徐镛干脆利落地。

    袁紫伊掩饰不住喜意,正要击掌,他却忽然又道:“但我不能这么做。”

    袁紫伊一脸的喜意垮下来,——你大爷的!你不能这么做拉着她这里那里逛了一下晌吃饱了撑的啊!

    她脸色立刻变青,目光狠狠剜他两眼,转身便要上马车。

    徐镛停在原地,慢腾腾从怀里掏出宋澈差人送给他的捐官文书看了看,说道:“中军衙门里捐官的事已经在拟了,原先我听滢滢说起过袁姑娘想给令尊捐官,也不知道你还有这个打算没有?”

    袁紫伊本已经气到恨不能手撕了他,猛地听到捐官两字,伸出去的一只脚立马就收了回来!

    转回身一看,他手里一份文书页面上居然正盖着五军都督府的大印——

    还真是捐官的文书!

    是来说捐官的事你就早说啊!大下晌地拉着她着逛来逛去的有意思吗?!大冷天的眼看着要下雪,当她跟他一样闲啊!他要不是徐滢她哥,她压根就懒得理他!

    她瞪着他,伸手去夺那文书。徐镛却在她伸手过来之前将文书举高:“六品的经历,这位子可不大好求,姑娘这样的态度,真是让人很难相信你有捐官的诚意。算了,我还是回头看看有没有别的人想捐好了。”

    袁紫伊快栽下地去了!

    士可杀不可辱!

    她伸手欲推开他要走。徐镛可是武举进士,能让她得逞?这一伸手落空在半路,身上往前一栽,得亏徐镛伸手将她架住才算站稳。

    “明明是个当家的能手,怎么脾气这么坏?”徐镛懒洋洋望着她。

    袁紫伊郁闷到死,却是不敢再枉动了,只得在袖子里握着拳。(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