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十分六合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十分六合网址 > 242 女客来历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既是江洋大盗们不敢轻易在京师惹事,那么,启德十三年的春夏京师频频出事,先是崔涣遇险,后是程筠被伤,再之后没多久又是徐少川之死,三件事看不出必然联系,可为什么偏偏都在这一年间?是巧合,还是这背后也有着什么牵连?

    程筠和谢惠乃是路遇这伙贼人所以遭殃,那这伙人本身是要去做什么的?

    难道会是冲着徐少川而去?

    如果是这样,那杀害徐少川的人就跟劫囚那伙人有关了。 可如果真是他们,为什么崔涣反倒安然无恙?就算他们恼恨徐少川坏了他们的事,也该把崔涣这个罪魁祸首给除了不是吗?崔涣这些年除了愁点家产,别的可看不出什么忧心来。

    所以这点暂时倒是可以排除。

    然而,她还记得程筠在伍门寺时跟他说过崔涣在这一年曾于伍门寺外出过意外,所以崔家才会每年往寺里捐上好几百两的香油钱。结合崔家如今的境况来看,这笔香油钱对崔家来说已是很大一笔支出了,足见是真有其事。

    那么,崔涣当年遇险之地究竟是京郊驿馆还是伍门寺外呢?

    宋澈拿起她手畔的公文接着看起来。

    她看看天色,也下了床。

    袁怙如今将十来间铺子事务全交给袁紫伊打理,不到三个月,且不说营利节节比高,只说原先杂乱的店堂和滑头的伙计如今却是大变样了,铺子无论大小皆是一般的干净整洁,伙计们不管何时都是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提到东家大小姐更是肃然起敬。

    袁怙很满意,原先还担着的心逐渐放下来。如今便是不能捐官。能有这样得力的女儿也是幸事了。

    虽然他觉得袁紫伊的本事令他太过讶然,之前十几年将她也埋没得太彻底,但是他还是高兴的。这些日子为着弥补过失,他忽然也舍得出钱给她添置家俱,碰上好的绸缎也会让掌柜们送来一两匹,给她的月钱也调到了两个儿子一般的地步,——他就当多养了个儿子。

    袁紫伊倒是不在乎多揽些差事。有事做人才不会闲得慌。只不过这样一来便没什么时间去寻徐滢。

    这日正看着帐本外头就说有她的信,她还纳闷呢,这大梁里谁还会给她写信?一看就乐了。居然说曹操曹操的信就到。她正好也想去瞧瞧徐滢这新婚里头闪了腰没,于是盘算了一下手头活计,翌日便往髻上插了凤尾簪,身上套了织锦衣。收拾得齐齐整整往王府来。

    王公贵府里的路数她懂,到了门内。在典史处递了帖又录了簿子,便就乘轿去往荣昌宫。

    徐滢已等在宫门下,拿着两扎绣线在指间绕来绕去:“我真是望穿秋水了,快来救命!”一把将她拖进了门槛。

    袁紫伊这一路进了宫门。早有人把消息传到了昭阳宫里看着宋沼写字的宁夫人耳里reads;位面大穿越。

    “来的这位姑娘面生得紧,看不出来是哪位大人府上的闺秀,往日里也没见过。但是作派倒是极大方的。不是徐家的亲戚。从前也没听说过世子妃跟哪家闺秀特别要好,也不知是什么来头。竟被世子妃这样看重。”

    太监安贵这般禀着,宁夫人就拢了眉头。

    她也没有听说过徐滢有什么交情过硬的官户小姐,当然她过门未久也可能她收集的消息还不全面。只是上回徐家女眷来时她都没有这么亲热,看来此人远比徐冰她们更得她的信任了?

    她微微舒了口气,望着槛外一枝干枝梅。

    打从上次在她手上吃过亏,她也掩了几分跟她别苗头的心思。斗自然是要斗的,她厉害,明知道万氏跟她不睦,偏让她来掌这个中馈,如今有万氏在她身边虎眈眈等着钻空子,她哪里还分得出心去跟她动心机?

    倒不如且把身段放低,把她这厢稳住了,不致于在使她跟万氏联手对付她。

    这个女客既然得她看重,那她也不妨做个面子情。

    想了想,她说道:“去典史处问问,这位姑娘是哪家的小姐?”也好照身份送招待过去。

    安贵下去了。

    原以为很快来,哪知道一碗茶喝完还不见踪影。她便走到宋沼身边去看他的字,问了几句功课,安贵便就回了来:“回夫人的话,奴才刚才查出来了!说出来夫人只怕不信,世子妃的这位女客,竟是个商户女!”

    “商户女!”宁夫人也愣住了。

    徐滢看着不像个没品的人,徐家即便不如王府富贵,可也不至于让个小姐去跟商女交朋友。

    “你都打听清楚了?”可别冒冒失失地弄巧成拙。

    “打听得清清楚楚!”安贵走近来道,“奴才刚才已经着人去打听过了,这袁姑娘家里住在东城,是做买卖为生的,约有十来间铺子在手上,也不知道是怎么结识的世子妃,总之世子妃出嫁时都是她在闺阁里伴的她。”

    这么说来是没有假了,宁夫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徐滢居然把个商女引为知交——这当然不犯法,大梁国盛,商人地位也不是那么低的,可她地位再高跟官户和王府也是没法比的呀,这让她又以什么礼节去招待她呢?总不能世子妃的女客来了,她这个暂掌中馈的当家人连点表示都没有,人家才是这王府真正的主母啊!

    她凝眉望着安贵:“你方才不是还说这姑娘气派不错么?”

    安贵搔着后脑勺:“看着端端正正,相貌风仪又极美,走在咱王府里目不斜视,那模样瞧着就是走在皇宫里她都不会迟疑半分似的,确实像是个一流的大家闺秀。是奴才看走眼了。”

    宁夫人皱着眉,没再说他什么。

    但这么样又该如何做呢?

    按规矩,商人家上门她是可以不加理会的。哪里有堂堂亲王府把一个商户女奉为座上宾的道理?那王府颜面何在?但这人却是徐滢的知交啊!她若没点表示,回头徐滢要是觉得这是瞧她不起,着人来扫她的脸倒是划不来了。

    倒不如做体面些,只当不知道这女子什么来路款待,徐滢是个聪明人,自会承她的情。

    ——————

    早上好~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