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计划 > 科幻小说 > 十分六合官网 > 240 怎么是你?

240 怎么是你?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宋澈到了廊下,先探头往内看了两眼。 只见她春风满面全神贯注,写的很入神的样子,这使他心里越发不高兴。他的衣裳破了这么重要的事,她居然置之不理?就是真有重要的信要写,不能给他缝好了再写吗?

    他想了想,便咳嗽了两下,负着手进了门。

    徐滢只抬头看了他一眼,便就继续埋头写字没理他。

    他走到书案边,撩起眼来张望,第一眼就瞅到那书信上的抬头。

    ——袁紫伊?

    原来是这个家伙。

    他立刻想起泗水庵内徐滢跟她揣着酒在树下发牢骚的事来,那次这袁紫伊还咒了他,还害得他被徐滢吃豆腐——虽然事实证明这最终是件好事,可她不是还差点招来庵里的老尼姑么?

    她们俩感情居然这么要好?不不,徐滢怎么能跟这种人混在一起?她竟然为了给她写信,连他衣服破了也不管,这袁紫伊就是明摆着在制造他们夫妻不睦的事端啊!足见那姓袁的不是什么好人。

    论起这些,他可真想质问质问她这个姓袁的究竟多么重要?但是想想还是忍住了。吵架他是肯定吵不过徐滢的,回头闹不好还得被她带到沟里,他才不吃这个眼前亏。

    前几个月那姓袁的家里不是还想捐官吗?哼哼,那就走着瞧吧。

    他扬眉轻瞥了徐滢一眼,咳嗽着出了门去。

    徐滢听得他出门立刻起了身,也蹑手蹑脚走到窗边看了看,然后尾随出去看他接过侍棋递来的缝好的衣裳穿好出了门,这才扬扬眉走出来,将信给了画眉:“送去给袁姑娘。”

    又招来侍棋:“拣四色礼。往冀北侯府去。”

    今儿的赏花茶会是程淑颖筹备的,目的仍然还是想跟徐滢见个面说说窗花那事,但她又不想遇见万夫人,去跟沈曼讨主意,沈曼就指着园子里那片木芙蓉林说不妨请世子妃过府小坐,她便着人收拾了挽霞亭,又递了贴子去给徐滢。

    这里盼了约有个来时辰。太阳光照进庭院的时候前面就说世子妃到了。

    她起身迎出去。只见徐滢乘着软轿而来,一身大红通袖袄外罩绣着缠枝牡丹纹的长褙子,底下是月白色镶玉兰边的石榴裙。头发挽了起来,头帘下一张脸妆容比起婚前稍重,明艳得来又不过份,程淑颖虽是不服她。这会子也不得不说她是出色的。

    冀北侯夫人这两日虽然忙着照顾程筠,知道徐滢登门也早就梳妆齐整迎在二门下。见她到来率先迎上去。程淑颖随后也提裙迎上,明明走得飞快,到了跟前脸上偏又充满了不乐意:“怎么才来?水都煮开好几壶了!”

    冀北侯夫人斥她:“没规没矩的,怎么跟表嫂说话呢?”一面又笑着跟徐滢点头致意。引着她往院里去。沈曼披着一身茶香在穿堂下福礼,也伴着一同去往后园子。

    后园子里七八株木芙蓉正盛放,错落有致地点缀在别的林木之间。这让萧瑟的秋天也变得嫣丽起来。

    徐滢兴致不错,前世里她也常常整这些花哨之事消磨时间。难得小丫头肯低下骄傲的头请茶,她当然没有不尽兴之理。

    程筠因为知道徐滢登门,故而早早就出了门去。

    街上转了两圈,想想与其这般瞎转悠,又还不如直接前往中军营寻宋澈,便就打了马往承天门来。

    宋澈正在埋头处理堆积的公务,卢鉴近几个月马不停蹄地查访流失的驻军土地去向,如今虽然进展不多却也略有所获,而同时他们这样动作,也还是惊动了对方。

    “卢将军最新查访的是海津沧州二卫,他与武将军里应外合,卫所里有些人嗅出了苗头,已经坐不住了,眼下人手有限,卢将军也不便出手反击,正在等待大人下令调度。”

    掌管军报的吏官许丘如此禀道。

    宋澈没有马上做声,直等看完了手上册子才抬起头来,“你传个话给卢鉴,就说但凡涉案之人,如有检举揭发之功,又证实举报属实,可酌情减罪或免罪。也不要公开,只让卢鉴悄悄地漏出丝风声下去便好了。”

    许丘垂首:“不知武将军处可也需报备一份?”

    “不必。”他摆摆手,“卢鉴懂得怎么做的。”

    许丘便就颌首出门。

    迎门便与程筠撞个满怀。

    宋澈见到程筠也是愣了。

    程筠笑笑地在偏堂坐下:“前两日酒劲牵动了旧伤,闷了两日,今日天气见好,出来走走。”

    宋澈走过去坐下,小吏沏茶进来,他接过来泼了,又吩咐道:“去倒杯白水。”程筠还在服药,大夫说是要忌茶的。又想到他的腿,便问:“都这么多年了,也该康复了,怎么还是时不时地犯病?宫里那帮太医也太没用了!”

    “怪不得他们。”程筠领了他的心意接过那杯白水,“当时保住这腿就已经很了不得了,那透骨钉又不是寻常暗器,我记得是连骨头都被钉穿了的,见过这东西的人都不多,更何况说要保它完好如初?你该记得,当年已经是曾丢过一条性命的。”

    宋澈想起当年,也皱了皱眉。“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凶手恐怕早不在世了!”

    能对一个不足十岁的孩子下手如此之狠的人,其心之毒可想而知,说不定早就被雷给劈了!

    程筠觑了他一眼,沉吟道:“难说。”

    宋澈恍觉自己说错话,微顿,便说起别的话题来。

    程筠也没留多久,吃了杯白水又看了看他新近得的两套文房四宝,便就又悠然信步辞了出去。

    宋澈只觉他这趟来得有些突然。

    回到案后一抬官服袖子,方想起徐滢今儿去了程家,再一想,才又揣测到他此番来意!

    程筠原先喜欢过徐滢他是晓得的,眼下徐滢去了他们家,他却又偏偏跑到他这里来闲晃,这不是来告诉他他此番并没有跟徐滢碰面,好让他放心么!

    跟着徐滢在一起小半个月,他也不觉开了些窍,眼下越想越觉是这么回事,心里不免有些羞臊。(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