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注册 > 十分六合官网 > 天字嫡一号 > 239 太为难了!

239 太为难了!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翌日衙门里,徐少泽就以过问公事为由把崔韦请回府里。

    崔韦正愁找不到机会跟徐少泽打听这订亲的事,哪里有不肯的?简直全程俯首贴耳。

    到了徐家长房花厅里坐下,一面等待去更衣的徐少泽,一面也是在心里盘算。崔伯爷这两日对崔夫人母子冷面如霜,相反倒是频频去了自己生母房中过夜,又说明了什么?说明因为崔嘉的作死,他这个庶子如今也逐渐有了得宠的机缘。

    因而他的信心也更增加了一点。

    丫鬟来奉茶的当口他余光扫了眼屏风下露出来的一截绣花鞋,遂不动声色地将身子坐挺些,神情也放得更温和可亲。

    门外天光将他的侧影投在屏风上,这边的徐冰看了两眼后眉头也渐渐开阔。

    眼前这个就是她将来的丈夫,原来长的也还不错,她再看了两眼,便就轻手轻脚到了内堂。

    冯氏在屋里等着,见她进门便问道:“怎么样?”这崔韦她也只是刚刚才瞄过一眼。

    徐冰坐下来,撇撇嘴道:“形貌身材还算是过得去,恐怕因为是姨娘生的缘故,五官倒比崔世子还要强上两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个绣花枕头。万一中看不中用,是个扶不起的阿斗,那就白费我的心机了。”

    冯氏心里暗哂。她能有什么心机?不过怎么着也是自己女儿,是不能跟她较真的。

    她吐了口气道:“真要是扶不起的阿斗,崔伯爷能把他这么早弄到衙门里去?

    “再说了,就是扶不起也没什么,崔伯爷不疼他,凭你父亲如今的关系。把他上调个一两级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如今崔家局面最利于你们俩,你还是先在他面前展现出你的价值,让他乖乖地听你的才是要紧。你如今要做的,是赶紧嫁进门去帮着崔二爷把该抢的抢回来。

    “崔家虽然没有什么家底,但他们手上的权利却是不小的,你看崔伯爷不是轻而易举就把崔韦弄到了兵部?只要讨得了你公公的欢心,哄得他把崔韦一个劲儿地抬举起来了。就是崔嘉巴着世子之位不放又能怎么样?到底崔嘉是个不成器的。”

    徐冰自将这番话奉若神明。反正事已至此,即便是她嫁不进王府,那么能压过冯清秋一头也是好的。

    鬼叫她从前欺负她那么多年?

    崔韦眼看着那绣花鞋离去。等到徐少泽来,愈发着意地表现。再听他把意思一挑明,两厢竟不谋而合,徐少泽默许聘金略减。他这里千恩万谢,又略吐出几句衷言。而后便许诺回府劝说崔伯爷,告辞出府。

    徐滢收到崔韦登门徐府的消息是翌日清早,她说了声“知道了”便打发了金鹏回去。

    徐少泽不知多盼着徐冰出阁呢,这件事没有什么悬念。也不那么要紧,所以徐镛隔夜才知会她。只不过让人盯着崔家那边罢了。

    正打算回房吃早饭,侍女抚香走过来:“程家颖姑娘递帖子来。请世子妃去程家赏秋。”

    徐滢忽就想起万夫人当初出的那夭蛾子来,这一连十来天也没有见程淑颖上门。这会子倒是投帖请她,想必是知道来龙去脉了。唇角勾了勾,便就着了抚香去回话:“就说我送了世子出门便过去。”

    宋澈已经去衙门当了两日差,其实早几日前他已经有些急不可耐,卫所那案子文书已堆了有半尺高,卢鉴一直在顺着他们之前捕捉到的蛛丝蚂迹往下严查,但似乎收效甚微。

    皇帝的意思是要让吴国公接手,宋澈有点急,这要是把案子转给了吴国公,那也别说什么树威了,他从前受过的耻辱都不知怎么洗清!

    所以硬是把这案子又缠了下来,这两日规规矩矩呆在公事房。

    徐滢边进房边琢磨回头去程家备些什么随手礼,哪料到一抬头便见他站在屏风下,拿着件官服左看右看,见到她进来连忙迎上来,高举着一只袖子说道:“这里破了,你快帮我补补!我赶着穿呢。”

    徐滢望过去,原来是袖子内侧不知道怎么脱线了,露出道寸来长的口子来,提到这个她便就有些心虚:“让侍棋缝吧,我这没空呢。”她上辈子连只鞋面儿都没有做过,这辈子也没有绣出几样囫囵东西,让她做针线,不是为难人么!

    她坐下来,拖过妆奁匣子装模作样地拨弄。

    “这些事不都是妻子做的吗,干嘛让侍棋缝?”

    宋澈不乐意了,走过来,一把将官服塞到她手里,理直气壮的样子。

    他就喜欢让她缝,穿在身上一定特别舒服。

    徐滢抚起额头。按说寸多长的口子缝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可要缝得像样却是难了,宋澈这身官服可是织造局代制的,做工之精细那可是一眼能看得明白,她那两手三脚猫都称不上的功夫怎么能混得过去?

    可是若直说不会做,又怎么解释杨氏这些年对她的教育?

    一个三品官户家的小姐居然连个衣服都缝不好,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从前本以为这事成不了问题,因为一二品官人家的太太奶奶们都不用动针线,更莫说她这个世子妃。

    可却忘了宋澈其人这么轴,婚前他不近女色,婚后这些日子,也还是只把她当成心目中的唯一——这么说起来真是有点往自个儿脸上贴金的意思啊哈哈——但这并不是说笑的时候,从前在徐家时她的绣活儿都是袁紫伊私下代做的,如今可怎么办好?

    还是先溜了再说吧。

    她轻拍了下桌子起身道:“我忽然想起还有封信待写,先让侍棋给你缝罢!”

    说完便金蝉脱了壳。

    宋澈拉长脸望着她拐出门口,默想片刻,把衣裳塞给侍棋,也轻手轻脚地随在她身后到了书房。

    她又没什么往来亲密的远亲,着急给谁写信呢?居然连帮他缝衣裳都顾不上!

    徐滢并没有想给谁写信,不过是为了逃避纠缠。进了西跨院后的小抱厦坐了半刻,倒是又想起女红做得极好的袁紫伊来,出阁之后她也未曾见过她面,索性写封信给她,让她得空过来见个面,传授两手针线活儿给她也好——到底要跟丫鬟们请教还是不好意思的。

    ————————

    今天的第一更,么么哒!

    二更在下午三点,三更在六点

    明天更新时间恢复原来的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