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计划 > 天字嫡一号 > 237 她的念想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冯清秋这里哭了半宿,两只眼已肿如核桃,这里也有丫鬟把前头的事跟她禀了,她听说程筠居然真的发狠干了半坛子酒不免又出起神来,他本是个来去如风闲云野鹤般的人,不知道他为何又会与崔嘉发狠赌气?

    一时间心潮澎湃,倒把他丢下的那句话自动忽略了过去,而那颗死了蔫了的心又似轻轻地抽出了新芽,——他这么郁忿,倘或是因为她呢?

    越是得不到,那份执念也就越深,她打小与他这么多年的情份,想来他再洒脱,在这种事上也还是看不大开的。毕竟她也算是他所认识的闺秀里的佼佼者,真能一点不动心么?

    这么说来,她虽然得不到他的人,但能够令他心里总记着她也是好的。

    如今她好歹是有个崔嘉,而他却误失了她,这顿酒宴,他不定吃的多么痛苦呢。

    因此心情倒是渐渐平静下来,因为终于有人比她更纠结心痛。

    崔夫人在外叩门的时候她连忙拿绢子印了印眼角,着红鸾开了门。

    崔嘉跟在崔夫人背后勾头走进,蔫蔫看了眼她,又把眼垂了下去。

    她也垂眼望着地下,眼观鼻鼻观心的。

    崔夫人见她这般倒是松了口气,倘若她再闹,又或者不开门,今儿夜里她这当婆婆的还不知得把头低到什么地步去。于是回头厉斥着崔嘉:“还不下去收拾洗漱!”

    一面语气又更加和蔼地拉起冯清秋的手,叹气道:“今儿是他不该,我都骂了他了,原是还要教训他的,因想到今儿你们新婚。我只该大事化小,而不该把事情闹大发让下人也看了笑话,你就担待了这一回,下回若再有这般,别说你不饶他,我首先便不饶他。”

    冯清秋望着地板轻慢地扯了下嘴角,到底还是向着她儿子的。她并不是看不出来。不过执意纠缠又有什么意思呢?原本天底下的婆婆就没有向着儿媳妇的。而且崔嘉那么闹腾。崔伯爷至今也没来这边露过面,可见对他也是一肚子火的。

    崔家可不止崔嘉一个儿子,前不久崔韦不就进兵部了么?她倒犯不着白留些空子让人家钻。

    再说她虽然有冯家撑腰。可到底冯夫人知道她这么胡闹也是不会肯的,不如就此下了台阶。

    她微不可闻地点了点头,算是应了。

    崔夫人吐了口气,站起来当着她的面又教训了拨过来的侍候的丫鬟婆子们几句。才又嘱她好生歇息,走了出去。

    冯清秋刚坐回绣墩儿上。崔嘉就进来了。

    也不知是不是受过他母亲的点拨,到得她跟前二话不说先深深施了个礼才直起身来,说道:“我跟你保证,下回再不会在你面前犯浑。”

    冯清秋没心思跟他闲话。起身道:“先歇吧。”

    夫妻俩上了床,这一夜到底没兴致行什么夫妻之礼,翌日早上婆子们拿到手的元帕还干干净净。崔夫人挥一挥手,也没说什么。

    徐镛收到王府来人传话时正准备歇息。听说崔嘉当着众人面这般发酒疯,而且还扯上程筠,心里无端又些歉疚,程筠这人清清白白,他自己非要去封信解释叮嘱,如此倒成了崔嘉之流,逼着他认下心里有这苟且之事了。

    因着这份歉意,日后对程筠自存了些敬慕之意不提,只说徐滢着人前来送讯,却不是为着使他内疚、

    崔涣要求的东西虽然他们是拿不回去了,可他们当年干下的那点事却还未见分晓。崔家自己怎么做孽他们管不着,但因为徐少川不幸窥知,又之后不久便出了意外,那么总得知道他的死跟崔家到底有没有关系才成。

    然而崔嘉接连失手之后,崔涣自己是绝不可能再让他们有空子可钻了。

    他不露出破绽来,那就只能让崔家别的人逼着他露。

    徐滢当初把徐冰跟冯清秋弄到崔家去就是为的这个意思,总不能让他们崔家左右逢源内外和睦,这样又怎么能容人钻空子呢?崔嘉与冯清秋早就是郎有情妾无意,如今这新婚夜里便闹开,日后怎么着都会落下隔阂了,倘若这个时候再把徐冰推进崔家,那局面恐怕也不是他崔涣能掌控得了的。

    因此又披衣下床,在房里连打了几个圈才又上床歇去。

    翌日清早趁金鹏打水洗漱时,他说道:“透几句话往府里去,就说昨儿夜里崔嘉与冯清秋吵架来着。还说崔嘉祸及程家小侯爷,崔伯爷已经对他失望透了,连崔夫人也给连累了。”

    崔家昨夜的事徐少泽和冯氏就是收到些风,也未必知道得透彻,冯氏是个无利不起早的,知道冯清秋进门便与崔嘉闹不和,定然坐不住。即便他对崔家内宅详情知之不甚,日前崔韦被崔涣提到兵部去这是大伙看在眼里的,如果不是因为崔涣对崔嘉失望,怎么会这么着急给崔韦谋职?

    金鹏搔了搔后脑勺,点头应下了。

    只是才转身却又掉转头回来,涎脸给徐镛道:“爷从前可不惯这些弯弯绕。”

    徐镛脸一红,作势要敲他爆栗。金鹏赶紧跑了。

    徐镛脸上却仍有尴尬,他从前确是不惯这些娘儿们的宅斗伎俩,这不都是被徐滢给带的么?她这一出阁,家里连个跟后宅周旋的人都没有了,杨氏虽然不再吃冯氏那一套,但她自保是无妨,让她主动出谋划策解决问题却还是有难度。

    家里要能添个帮手就好了……

    冯氏因着去王府一趟所受的气,这几日心窝子又开始疼起来,床上躺了几日,想想这大半年里起起落落,竟事事都离不开个徐冰,不由有些心灰意懒。

    从前她便没从徐滢手下讨过什么好,如今人家狠压她一头,就更不会再让她有机可乘。

    然而她知晓厉害,不会再着意去招惹,然徐冰却不知晓。

    徐滢那日有几句话说的虽是难听,却也点到了她心坎里,这个女儿留在娘家竟是未曾带契他们当父母的半分,反倒是处处惹祸,先是因为她招惹徐滢而被她揪住把柄分了家,这次竟然又胆大到在王府里跟常山王拉拉扯扯,再这么下去,还不定闯出什么大祸来。

    于是倒也真顺着徐滢的话,对跟崔家这亲事不知不觉上起心来。(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