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计划 > 十分六合注册 > 225 戏猫之鼠

225 戏猫之鼠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端亲王望着她,手里一只镇纸已经握得铁紧了。

    徐滢扬唇未为所动。万氏狡滑如蛇,即便是松了口,也不过是为自己打掩护。端亲王对几个儿子一视同仁,在原则之内并没有特别偏心谁,她这么急迫的护着宋鸿,一半是真为了儿子,还有一半不过是做给端亲王看的罢了。

    果然,这里大伙还没来得及出声,她便就又开口了。

    “妾身虽然只是个侍妾,也是王爷的侍妾,她颖姑娘一来便对妾身颐指气使,又将王爷置于何地?妾身这么做绝不是为了要给世子添堵,也不是为了给自己出气,只是替王爷不值而一时冲动……”

    徐滢如今是世子妃身份,端亲王又心知肚明,她跟徐滢斗嘴舌没好处。既然争不过那就不争,冀北侯不被端亲王所喜她是早知道的,那程淑颖也确是被太后纵得未把人放眼里,如今把错由推到她身上总还能撇清几分。

    徐滢心里冷笑,撩眼望着她,“你跟颖姑娘什么仇怨,大可以跟王爷告状,怎么能拿世子的大婚之事撒气?往后是不是不管谁给你了点什么气受,你都得把气撒在我们世子头上?夫人也是几十岁的人了,既能掌中馈,又怎会连这点道理也不懂?”

    宋澈也没好脸色:“颖姐儿是正儿八经的侯府小姐,你不过是个妾,你还想人家怎么敬你?把你当王妃敬么?”

    在他的眼里是没有妾这号存在的,他可是连人家阁老的面子说扫就扫,还能顾及你个侧门抬进来的妾?只不过这两人一个是经过皇帝允许进王府的,一个是经太后允许进府的,没把柄在他手上他便懒得理会罢了。

    “还请王爷禀公执法。给我个交代,不然的话我可会天天作恶梦的。”

    说着他还瞥了端亲王一眼。他要是不严惩万氏,那么谁都别想睡好觉。

    纳了妾又管不好,还左一个右一个往房里收,真是有病!

    万夫人面红耳赤。

    端亲王脸色更不妙了。

    他倏地沉下脸:“这没你的事!你回去,让你媳妇留下!”

    宋澈可不干,他怎么能让徐滢一个人面对这些不省油的灯?

    徐滢没有说话。她相信端亲王不会和稀泥。也不会做出袒护妾侍的事来。可毕竟这是万氏先动手。虽说她犯的不过是个小错,若不是有可有牵扯到太后,她压根都不会惊动端亲王。但她万氏既有胆子算计她就得有承受后果的准备,她是不可能轻饶她的。

    这里正僵持着,一旁静坐的宁夫人忽然站起来,走到端亲王面前也跪下:“王爷信任妾身。允妾身与万姐姐一道打点世子大婚琐事,虽事先不知这窗花之事。到底也算失职,此事不光是万姐姐有错,妾身也有错,妾身自请停发月例一年。以示警戒。”

    端亲王扭头望着她。宋澈则扭头望着徐滢。

    徐滢见到这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也是转过了目光来,略顿之后唇角那笑意便就有些发寒。

    她只当这王府里万氏是个不省油的,却没想到这宁氏才是个真有计较的。

    她虽然不肯放过万氏。但规矩摆在那里,万氏犯下这错并没有到要论去留的地步。她并没有真伤到宋澈什么,便是依挑拨之罪论处,也至多不过是就此交出中馈带着她那班人迁居别院而已。

    她只要影响不到荣昌宫,她才懒得理她是死是活。

    可宁氏这么样一顶,事情却不妙了。

    她宁氏一个不相干的人都自请连罚一年月例,那万氏不赏道一丈红岂不是都对不起她?

    徐滢过门不过三天,太后皇帝还有宫里那么多人都在瞧着她怎么当这个世子妃,宋澈和宋鸿宋沼都是端亲王的骨血,真把万氏就此往死里逼,落个刻薄狭隘的名声,对她来说可有半点好处?就算撇去这层不理,她为着个小妾去破坏跟端亲王之间的良好关系值不值?

    再还有如今宋鸿还没成家,万氏因这件事成了尼姑或是死了,宋鸿心里会怎么想?此事的由头还是她和宋澈引起,宋鸿到时候心里不把他们给恨死?就算她乐见万氏赴死,宋鸿却是端亲王的亲儿子,日后他们又要怎么对付他?一样弄死他?

    这般种种都会成为日后宫里不喜于她的潜在理由。

    所以她才没有一来就直接揭开万氏的面目,而是步步为营成全端亲王的体面。

    端亲王是个明白的长辈,她也用不着以撕破脸的方式去闹。

    宁氏这一跪,不是在罚她自己,一年的月例于她来说算什么?就是三年不发也动不到她根本。她这是将刀柄朝她自己,刀刃却是冲着她和万氏同时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也冲温婉的宁氏笑了笑,忽然就改变了主意。

    “王爷,”她清了下嗓子看过去,“看来是我们小题大作了。我虽然很为我们世子委屈,但我们眼下正值喜期,并不宜生戾气。万夫人许是也有苦衷,如果王爷没有意见,我看这次就适当罚一罚,大事化小算了。”

    “这怎么行?”宋澈拽着她袖子,满口不答应。他可是奔着以绝后患的目的来的,眼下又说大事化小,合着他接连两夜的“恶梦”是白做了?

    “行的。”徐滢轻轻拍了拍他手背。

    端亲王虽然没有要万夫人的命的意思,但是也皱起眉头:“你何必委屈求全?此事有本王作主,王府内院还有许多空置的别院,若不成迁去田庄也成。你是世子妃,这规矩不能乱!”

    虽说万氏这么些年也还算安份,他与她也不是没有真感情,但她居心不良,不但拿宋澈的婚事作由头,还意图挑拨有太后为后台的程淑颖与徐滢的关系。这却万万不能忍。太后原先就对他们选中徐滢有成见,若是被万氏挑拨成功,日后徐滢岂不时常要穿小鞋?

    往日她背地里跟宁氏斗心眼也倒算了,他反正谁也不帮,如今动到了王府宗妇头上,他岂能算了?

    在徐滢开口的当口,地下的万氏也是把一颗心提到了喉咙口。

    宁氏下跪请罚的时候她以为自已已经完了。却没想到徐滢会出面求情!她满腹希翼地望向徐滢。

    “王爷的心意儿媳领了。”徐滢沉吟道。“只是儿媳刚过门便闹出将庶出小叔子的生母挤出王府的话去,儿媳到时候在皇后太后面前也不好交代。我的意思是,让万氏交出帐本对牌。再每日里去王妃灵前颂经超度满一年便罢。”

    端亲王凝眉:“这样就行?”

    她点头:“这样就行。”

    既然王府里的侧妃们前赴后继地跟她斗起了心眼儿,那就斗吧,凭什么让她宁氏坐收渔利?

    端亲王深深看了她一会儿,而后双目一寒望着万氏:“去把帐本对牌交出来。与世子妃对帐交接!日后如若再犯,但凭世子妃处罚!”

    万氏连忙俯地叩首。又转为跟徐滢叩首。起身的时候目光扫过近处的宁氏,那里头的怨毒便如秋水一般阴深了。

    宁氏不动声色。

    这里徐滢扫了她一眼,却是又与端亲王道:“回王爷的话,儿媳毕竟才进家门。自己宫里许多事务都皆不熟悉,暂且无暇担起这么大的担子,我看这中馈恐怕还只能请宁夫人暂领。”

    端亲王微顿。

    宁氏也怔住。

    徐滢冲他们笑一笑。愉快极了。

    宁氏想把她当枪使干掉万氏然后成为众矢之的,这算盘打得不错。

    万氏吃了这次亏。往后也不会再蠢到来撩拨她。而宁氏打的什么主意万氏必然知道,居然想趁机以退为进借刀杀人将她后路封死?万氏在她徐滢面前硬不起来,在她宁氏面前却不见得会手软。索性她将中馈交到宁氏手上,让从此还得看她脸色行事的万氏去活剥了她好了。

    这渔利,还轮不到她宁氏来收呢。她当她是猫戏鼠,却不知其实是鼠戏猫。

    王府中馈本就是她徐滢的,早一日迟一日收回来有什么要紧?除了往宁氏头顶摆把刀,她也乐得卖个人情给端亲王。何况下次她们再撞到她手里,她收拾起来谁也不能说她半句不是,不管是端亲王还是宫里。

    “宁氏,你可有什么意见?”端亲王皱眉望着已然处于怔愣中的宁夫人。

    宁夫人陡然打了个寒颤,双唇启了启,望见对面万氏眼里的怨毒,直恨得悔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

    她在旁边瞧了半日下来,是确定徐滢不是心慈手软之人,才会横下心来上这么一出的,她料定端亲王怎么着都会罚她一罚,而宋澈是绝不会轻易放过万氏的!可谁知道她徐滢居然翻手云覆手雨,一双眼睛把所有人的心思都看透,说放了万氏就放了万氏!

    这还不算,她还把中馈直接从万氏手上夺过来塞给她!留下万氏在王府对她来说已是个麻烦,又怎么禁得这中馈转到她手上?万氏还不得绞尽脑汁把她给撕碎了!

    她这才晓得这徐滢的厉害,她手上不沾一点血,却在一步步把她们往死里逼!

    她背脊里透着冷汗,嘴唇张了几次,才找到声音:“妾身,妾身难当大任……”

    “宁夫人谦虚,我听说你也曾代理过中馈一些时日,怎么会难当大任呢?”徐滢望着她,“我看不如这样好了,你那一年的月钱也不必扣,你就好好管着这家务事,只要不出丁点儿差错,就当是将功赎罪了,如何?”

    听到这“不出丁点儿差错”,宁氏背上冷意又强了点儿,她放了个万氏在王府虎视眈眈地盯着,又怎么可能不出丁点儿差错?!这不是成心把她架到火上烤吗?!

    她没说话,端亲王却已经扬了手:“就这么着吧!”

    他王府的中馈权倒还成了个烫手山芋了!

    ——————

    南方的盆友们小年夜快乐~(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