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十分六合注册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十分六合网址 > 224 是我做的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传话的人到了容华宫,正小憩的万夫人就从美人榻上坐起来了。看小说最新更新来乐文小说网,http://www.lwxsw.org/小说

    抓了只金锞子,塞给来传话的太监。太监迟疑着塞进靴筒,说道:“世子接连恶梦,世子妃很担忧。”

    话不能说得太明白,容易留话柄。

    太监出去了,万夫人眉头皱了皱,转瞬又舒开了。

    宁夫人这里却是满腹狐疑,她没有给金锞子,直接到了前殿。

    端亲王见人到齐了,便说道:“本王记得当日颖丫头送窗花来的时候,澈儿并不在府。隔了几日之后那窗花才由阮全拿出来。那窗里的蛀虫究竟怎么回事,你们谁来说说?”

    万夫人闻言立刻看了眼徐滢。

    徐滢定坐不动。

    宁夫人略有些坐不住,凝眉连看了万夫人两眼,说道:“王爷许是记错了,妾身也是大婚前日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那窗花,据说颖姑娘是交给万姐姐的呢。”

    万夫人面色从容,稍带微笑说道:“颖姑娘确是交到妾身手上的,那日里世子不在,妾身受托代收。说起来也怨我当时琐事缠事行动匆忙,竟未及当场打开匣子过过眼,否则的话也不至于弄出那闹心的事来。是妾身的罪过。”

    她这样自谦地谢罪,直让人都不知道怎么回嘴了。

    而她也是对眼下情形心知肚明。程淑颖心性不稳,前几日徐滢他们进宫,必是已察觉到程淑颖对她的敌意。她能反过头来疑心到她也在她意料之中,但那匣子窗花早就被宋澈扔了,死无对证之下她又能把她怎么样?即便是那窗花还留着,她又岂能证明那虫就是她做的手脚?

    只是想想她为了告个状还兜这么大个圈子,谎称什么做恶梦,真真好笑。

    以为这样就能说动王爷治她的罪了么?真是痴心枉想。

    她以稳操胜券的姿态把目光投向徐滢。

    徐滢的目光亦是晶亮晶亮地,她说道:“万夫人说她拿到匣子时连看也不曾看过,匣子就直接进了库房。能进入库房的做手脚的只有两种人,一是潜藏在府里的武功高强的能手。二便是手持钥匙的人。这两者都不能忽视。”

    万夫人扬唇道:“库房钥匙一直在妾身手上,世子妃莫不是影射妾身罢?”

    “没说你呢。”徐滢笑笑,“怎么会是你?我们说的这人是当初偷袭世子的刺客。”

    刺客?万夫人顿住。

    徐滢解释道:“匣子里的窗花不会无缘无故长虫,颖姑娘也没理由这么样恶心世子。夫人又说连看都没打开看过。所以我想来想去,只有在廊坊暗袭过世子的人算是我们的仇人,想来这匣子窗花定是他们故意使的手段。”

    万夫人愣了半日道:“那刺客既有伤人之能,又岂会使这些小把戏?”

    她居然不是直冲着她来?她在搞什么名堂?

    “我方才说过,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徐滢道,“世子受伤不过三月,如今凶手仍未找到,夫人怎知他们不会再度行凶?夫人又怎知这毁窗花的小把戏背后没有隐藏他们更为险恶的居心?世子可是王府的宗子,他的安危岂容来得半点疏忽?他这连日里恶梦缠身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夫人身为庶母却如此想当然,未免让人寒心。”

    万夫人怔然无语。

    端亲王抚着无名指上的大翡翠戒望着她:“你有什么话说?”

    徐滢拐弯抹角一大通,拿宋澈安危为筏子,不过是维护他这当公公的体面罢了——万氏到底也是给他生过子嗣的,纵然她是有错,被她一个才过门的新妇下了她的威风。他这一家之主脸上岂会光彩?

    他感念徐滢的心意,因而愈加不愿和稀泥。

    “王爷,妾身知错。”

    她连忙垂了头,心慌地望着脚尖。

    徐滢笑了下,继续道:“库房门窗无损,东西却被动过了,可见此人乃是持着钥匙入内的,不知夫人那几日可曾将库房钥匙移交过什么人?”

    万夫人乱了阵脚。现在是答有还是没有呢?能拿到她钥匙的都是她的心腹,交代他们出来跟承认自己有什么分别?若说没有,那不更不得了吗?谋杀世子的罪名。可不是人人都担得起的。她有跟荣昌宫争争长短的胆子,却没有拿命去赌的胆子!

    “伤我的人会武功,钥匙在你手上,容华宫也有会武功的男人。既然不是你,那就必定是宋鸿了。”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一直坐在旁边当花瓶的宋澈忽然就开口了。

    “世子!”他们居然怀疑宋鸿!

    宋澈站起来,“颖姐儿将窗花交到你手上,你说你没打开看过,到我手里的却是一盒子蛀虫。你说你是冤枉的,我跟世子妃也相信你是冤枉的,可这手脚总得有人做,既然伤我的人会武功,宋鸿又恰好会武功,那么不是他又会是谁?”

    她屏息半刻,脱口道:“鸿儿跟这件事没关系!”

    “那谁有关系呢?”徐滢扬唇望着她。

    她咬咬牙,顿觉手脚发凉。

    原来她卖这么大关子,竟是在逼着她招供!

    她字字句句指向那莫须有的刺客和宋鸿,但实际上字字句句里的意思却是在把她往墙角里逼!

    她不承认那窗花是她做的手脚,那么宋澈就会一口咬定宋鸿,或者咬定他跟那刺客有关系!端亲王自然不见得会相信他们的话,可他必然也猜得到那窗花里的虫究竟是怎么回事!徐滢纵然拿不出她挑拨她和程淑颖关系的证据,而她又怎么能证明她们母子跟这件事没关系呢?

    这个才不过十六七的臭丫头,竟有这么狠毒的心肠!

    自己千小心万小心,结果竟还是掉进他们的坑里!

    “去把宋鸿给我找过来!”宋澈勃然怒道。

    商虎他们雄赳赳气昂昂地就要下去。

    万夫人急走两步:“慢着!”

    宋澈睥睨她,徐滢扬唇望着她。

    她双唇颤了颤,顶着一张忽白忽红的脸哑声道:“那不是什么刺客做的,是我做的!”

    她知道宋澈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不会吧?”徐滢啧了声道,“夫人可是王府的有功之臣,这些年王府内务由你管得井井有条,你怎么可能会跟刺客勾结呢?我们就是疑心这疑心那个,也不敢疑心夫人啊,还是去请常山王过来问问情况好了。”

    “不用找他!”万夫人怒急道,然而转身跪在端亲王脚下:“王爷饶命!是妾身洒了点心屑进匣子,但妾身绝没有跟刺客勾结,我只是恨颖姑娘轻视妾身……”

    徐滢道:“有什么证据证明是你做的?”

    “阮公公还有容华宫几个宫人都能作证!他们都亲眼看见是我!”万夫人急得眼都红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