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221 不用牛刀

221 不用牛刀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慈宁宫里坐了会儿,就往东宫去。

    皇帝和太后其实都会安排家宴,但是因为王府还有两日宴席未完,所以这正宴还得延后,东宫里的这场宴请不过是作为长(堂)兄的太子出于友爱而设下的简宴。

    宴席设在碧痕宫,入席之前徐滢瞅了个空子把流银找过来,问他窗花的事。

    流银遂就和盘托出:“……拿到手的时候小的都懵了,一匣子窗花全被虫蛀的七零八落,爷很生气,当场就说扔了,王爷也不高兴,但大事当前,也没人计较这个,就这么用着府里备好的了。”

    徐滢听完就沉默了。

    程淑颖看着不像那不知轻重的,既然是亲手剪的窗花,又怎么会那么随意待之?退一步说,就算她是成心的,她这么做又有什么好处?她添的可是宋澈的堵,再者这事必然会穿帮的,就算是故意,未免也太儿戏了。

    而她既然曾请万夫人代交,那问题莫非出在万夫人身上?

    不是不可能。

    手段看似小儿科,但想的却是长远。太后本就有意要指程淑颖给宋澈,宋澈把她的心意给扔了,若换作是徐滢自己也指不定生气,再想歪点把努力转移到她身上也不是不可能。方才她那句宋澈要因她而把人得罪光,不就是这意思么?

    万夫人这是借宋澈扔窗花这事来挑拨程淑颖对她的敌意,而后再挑动太后对他们这桩婚事的不满之意,她虽是世子妃,可程淑颖有太后撑着,跟她对着干。等着揪她小辫子的胆子还是有的。

    好在这丫头不是个奸滑的,不然生出多少事来。

    不过即便不奸滑,眼下这弯却也不那么好转。

    毕竟她只有宋澈这么一个表哥,宋澈这辈子也只成一次亲,窗花说扔就扔,连弥补的机会也没有。

    席间徐滢与程淑颖对坐。席散时大伙挪到西暖阁里吃茶。趁太子妃前去更衣,她就挪到程淑颖这边坐下。笑望着她说道:“听说颖妹妹原先送过一匣子窗花到王府?”

    程淑颖哼了声。轻抿着碧螺春,不理她。

    徐滢又说道:“我还听说这窗花是交给万夫人的。”

    程淑颖瞥着她,绷着个脸背转了身去。

    徐滢又绕到她前面坐下。仍旧笑微微地:“但我却是直到刚才才知道这回事。

    “我也觉得好奇怪,颖妹妹送给我们世子的心意,必然是恨不能给他全世界最好的,怎么会放了几日就生出一窝蛀虫来呢?更蹊跷的是。库房里什么都没坏,偏偏就只有那匣子窗花被蛀了。妹妹猜测是什么缘故?”

    “蛀虫?”程淑颖皱眉瞪她:“你胡说什么?”

    徐滢但笑不语。

    她屏息了一阵,腰背不觉僵直:“我拿过去的窗花可是好好的!每一张都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而且那木匣子也是从来没用过的新匣子,怎么可能会有蛀虫!”

    “听说是掉落在里头的点心屑招来的。”徐滢挑眉解答。

    “不可能!”她腾地站起来,“我怎么可能会落下点心屑在里头reads;绝世神通!”她怒视着徐滢。直觉是她在说谎。可是瞪了片刻她忽然眉头又动了动,——不对,方才她提到万夫人。难道她的意思是说万夫人在这中间做了什么手脚?

    “那个万氏,是什么时候给表哥的?”她眉头皱头。提到万夫人的时候带点本能的鄙夷。

    徐滢眉眼微顿,说道:“流银说是前日里。”

    她是廿五拿去王府的,前日廿八,三四日时间足够她动手脚了。这个万氏!

    “我去找她!”

    她拔腿就往外走。

    徐滢像是早防着她这么样,一伸手便将她拉住:“你去了又能怎么样,她会认帐?”

    她气得满脸通红。

    徐滢放了手,悠然道:“她可是常山王的生母,王府的侧妃并不是一个外人能够随意动得了的。你若为着这么点事去质问我们府里郡王爷的生母,那扫的可是王爷的脸面,到时候她压根都不必出面,王爷就能让令尊令堂把你给领回去。那可真叫得不偿失。”

    这万氏之所以有这么大胆子,无非就是因为这件事小到不能再小,一来端亲王不会把它当件事来对待,二来是吃定程淑颖去算帐也讨不着什么好。

    “那我就让她这么白白欺负吗!”程淑颖气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那可是她花了几个月时间精心剪出来的,宋澈扔了那好歹是她表哥,那万氏又是什么东西?她凭什么这么糟踏了她的心意!

    “当然不能。她糟踏的不光是妹妹的心意,还是往世子和我的婚事上添晦气,这么严重的事情,怎么能够就这么算了?”徐滢掷地有声地。说完立刻又笑眯眯望着她,“妹妹要是信我,不如我帮你出气呀?”

    程淑颖紧绷着脸不语。

    王府里还有客人,新婚夫妇在东宫里用过茶饭之后就告辞回府了。

    万夫人对徐滢他们的行踪了如指掌,听说宫里平平静静也没说什么。太后是个有见识的人,也是真心对待自己的一双养子,她不会轻易排斥一个人,在徐滢没有表现出让她反感的行为之前,她会付诸善意是必然的。

    她等徐滢他们上承运殿见过端亲王后才去往前殿。

    徐滢这里回了荣昌宫,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把宋澈按坐在榻沿上。

    宋澈还沉浸在昨夜的*美景之中,一天下来一双眼就跟粘在了她脸上似的,见她这么样以为她又要毛手毛脚,连忙指着窗口道:“还没天黑。”虽然他也很期待那些羞羞的事情没错,但大白天的就这样很难进入状况。

    “想哪儿去了?”徐滢拍拍他脸蛋说道:“知道颖姐儿那匣被虫蛀的窗花怎么回事吗?”

    宋澈讷住。

    徐滢便把来龙去脉跟他说了,“你这个庶母恐怕是为着上回我告她的状而想治治我。我可不能让她拿捏住。”

    “她好大的狗胆!”宋澈听到半路已经暴跳如雷,直到听完哪里还按捺得住,立刻拍桌子跳起来:“你等着,我去收拾她!”

    “站住!”徐滢拉长音唤住他,板着脸走到他面前,“你去收拾她,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说完她忽而笑了笑,瞄着他道:“杀鸡焉用牛刀,今儿夜里,你给我叫大声点便是。”

    宋澈脸腾地就红了。

    那样不好吧?外头有宫人和侍卫们听着呢。(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