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十分六合注册
   十分六合官网
十分六合计划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217 面有春光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宋澈领着队伍等候在二门下,两手都激动得有些发抖,而程笙宋裕二人却尽围着徐少泽讨赏。  徐少泽抹不开情面只得源源不断地派人送钱,好在王府送来的礼金也十分丰厚,实际上并用不到长房多少钱。

    其余各人俱有喜乐,独程筠打量这徐府四处,眼底略有波动。他认识徐滢的时日并不比宋澈短,然他今日却是头一回登上徐家大门,他的人生似乎总比别人的人生要慢上几拍。

    这里祭过天地君亲,又拜别了长辈,新人仪驾便启程去往王府。

    宋澈在牵着徐滢喜服下露出来的莹白的手还是颤抖了一下,毕竟这么多人看着。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自如,上轿的时候还扶了她一把。

    王府这边皇帝皇后还有淑妃容妃等人都到了,而太子则启驾回了宫。

    端礼门下传来此起彼伏的礼炮声时,贵人们都被请到了承运殿前殿。

    皇帝望见一表人材的宋澈牵着新娘子进门,也是忍不住一阵感慨,他和端亲王并没有别的同胞兄弟姐妹,两人打小丧母,基本上他这当大哥的也以半个父亲自居。二十年前主持了端亲王的婚礼,如今又给他儿子主持婚礼,就是不知道他将来还有没有机会替他的孙子主持婚礼。

    想到这里一激动,当场又赐了新人珠宝数千。

    身旁的娘娘们也俱都懂味儿,纷纷又添了礼单,尤其是宁淑妃,竟是把自己珍藏的一座龙凤呈祥的蜀绣大屏风也添上了。

    这里目送了新人们回房,众人也就纷纷起身回殿。

    宁夫人邀宁淑妃到了昭阳宫,等坐下。便笑道:“姐姐今儿风头都快盖过容妃娘娘了。”

    “谁教你说的这话?”宁淑妃轻睨她,“容妃在我之上,我岂有抢她风头之意?我不过因为你是王府的侧妃,我也算是半个亲戚,面子上做得好看些,日后你在王爷面前也有体面,你竟然还当我是在与容妃姐姐比高低。”

    宁夫人忙说道:“妹妹只是信口一说。并不是这个意思。”

    宁淑妃也没纠缠。缓下神色便道:“你也不用学人家争啊抢啊的,王爷跟皇上都是有情有义之人,你安安份份教养好陈留王和郡主。凡事多为王府着想,王爷绝不会亏待你的。就是压不住容华宫的风头又如何?又不会短了你的吃穿。”

    宁夫人垂头称是。

    宁淑妃啜了口茶,这才又笑着问起来:“怎么不见鹃姐儿?”

    宁夫人正要答话,这里太监就来恭请入席了。

    喜宴开在西路的攒芳楼。与荣昌宫遥遥相对,因此喧闹声并传不到新人耳中。

    宗亲们成亲可不像平民。洞房里也还有各种叩拜祭祀。

    这会儿已祭过天地宗亲,担任全福夫人的太子的长姐湖阳公主以及吴国公世子夫人正引着新人入西窗下的同牢席。吃一口便听全福夫人们唱句赞歌,再吃一口再听她们唱,如此过了四五轮。直看到赏钱讨得不少了,众人也折腾够了,便就开始合卺。

    这时窗外又有王府里儿女双全的侍官夫妇在廊下唱赞歌。

    新人再叩拜天地宗亲。众人才铺了喜床,由侍棋画眉以及荣昌宫里新添的侍女给徐滢梳妆。然后一个个道着万福之辞离去,而流银则引着宋澈去沐浴更衣。

    宋澈打从进洞房起脸上的热就没退过,一颗心也在胸膛里蹦哒得似乎随时就要跳出来,趁着沐浴的时候好好调整了一下心情,但一看自己光*裸裸泡在水里的模样心又跳得更厉害了,这就好比十年寒窗的学子终于到了下场科举的时候了,自己这副身子也不知道能不能交得出手?

    怀着忐忑又迫切的心情出了浴桶,然后穿戴整齐又往寝宫里去。

    他素日绷着脸的时候多,所以面上倒也看不出什么来。

    到了房门前停了停步,等流银掀了帘子,那双颊上一抹春色终是掩不住了,借着帘动时屋里红烛透出的光芒,那双颊就更显得艳丽不凡。但是当他抬步进了门,这抹艳丽的春色忽然又僵在了他脸上——

    本来他以为进门一入眼必是徐滢风情万种地歪在床上等他,但没想到她不但没有等,反而还正指使着侍棋翻箱倒柜地找东西。

    “你在做什么?”他走过去瞅着道。

    丫鬟们见到他进来便就识趣地退下去了。

    徐滢回头看了眼他,微笑在桌旁坐下来,“明儿不是要进宫么?早几日内务府来人给过我一份册子,我忘了放到哪里去了。”说完她瞄着他,又扬了唇角说道:“怎么这么快?我还以为你还得出去敬几轮酒。”

    宋澈被她看得心慌意乱,别开脸道:“王爷不让我喝酒,让宋裕他们挡酒了呢。”

    端亲王让他们挡酒其实也是为防他们来闹洞房,这个美意他当然得领。

    徐滢拖长音哦了一声,然后就顺势拿食指勾起他的衣领来:“那你坐过来些,我看看洗干净不曾。”

    他瞅她一眼,方才借着说话已恢复的脸色腾地又红了。

    徐滢把脸凑过去,往他脖子根儿轻轻嗅了两嗅,那气息就跟猫儿在耳旁蹭来蹭去似的,酥酥麻麻,让人想躲又不想躲。而她嗅完之后居然又停在他耳边不动,隔着一指宽的距离,她温软馨香的气息也弥漫到他脸上。

    心在胸膛里跳得跟擂鼓似的,他喉头滚动了一下,把脸转一转,屏息往她唇上落了一吻。

    这吻轻得跟微风拂过湖面也似,但那瞬间里产生的柔软触感又让人心悸不已,又香又甜的,好像羊乳羹……他又强忍着心跳往顺着她唇廓还有下颌吻过去,鼻尖触到她滑腻的脸颊,到底控制不住激动,身子又退了回来。

    不是他不想继续,实在是他害怕一不小心就露了怯,说过要好好表现的,总不能失了面子。

    反正有时间,先说会儿话也不迟。

    他咳嗽着,望着屏风下打开的箱笼,起身道:“找东西是吗?我来帮你找。”

    说着已走过去。(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