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205 不大公平

205 不大公平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纵然她说的都对,都有道理,但除去忍辱负重,难道就没有更畅快利落的办法了吗?

    即便不能杀他,那么她把杨家人从江南请到京师来处理呢?

    也难怪他们的舅舅不肯原谅她。

    不过她不想再深想。

    诚如杨氏所说,事情已经过去了,而谁也改变不了她自己认定的人生。

    与其说她这些年的隐忍是为了身边的人,莫不如说她更像是在力求心安。

    比如她对陆翌铭的关照,如果她不是为图心安,怎么会在陆大太太打他之时出面?当然,作为舅母,看到外甥被责打是不该装怂,但就是知道她会摆出这么一副仁义道德,才被陆翌铭所利用,所蒙蔽,以至于险些害他们终生。

    “日后等哥哥成了亲,母亲不如就退居后堂过安生日子吧。”

    她说道。

    她既不能醒悟,她也不强求她醒悟,只要她日后影响不到她和徐镛便罢了。

    她纵然无害,但这样的性格不适合掌大权,一个总站在自己立场,总以为自己如何做都是对别人好的人,乃至于犯了错都觉得有苦衷的人,往往总会带来麻烦。

    是夜正房里的灯一直燃到了天亮,侍棋说。

    但天亮后杨氏却像往常一样起卧坐息,气色很差,但举止不差分毫。也照常给他们亲手准备三餐,但全程无话,而且做完饭之后便就回房掩了门。

    徐滢早饭后便把杨氏吐露的事告诉给徐镛了。

    徐镛已经完全恢复,已经在做不日去武举的准备。

    虽然说兄妹俩提到这种事有些无语,但毕竟这也揭开了陆翌铭之所以会恨他们的真正原因。

    陆翌铭在陆家所受到的一切不公正待遇乃是因为徐少惠失节,而徐少惠失节的对象又是在杨家长大的杨氏的堂兄,他自然把这笔帐算到了杨氏头上。毕竟如果不是杨家的人,他便不会在陆家处境那么尴尬。

    如今想起来,徐镛当初从马上跌下来只怕也跟他脱不了干系了,只是这艾草粉他又是怎么投进马厩里去的呢?

    徐镛对杨氏很忍无可忍,要去寻她,被徐滢拦住了。

    说到底杨氏也只在这件事上犯了糊涂,昨儿她已经跟她发话让她日后不管家务。徐镛也并没有意见。那么她也不会再影响到家里什么。

    虽说窝囊些,但她毕竟本性不坏,何必任他们母子关系再恶化下去呢?再说凭陆翌铭那份居心。也不知道往日有没有在离间他们母子关系上下功夫。毕竟徐镛也曾经心疼过陆翌铭,而徐镛对徐少惠的死,想必多多少少也有些怪责杨氏吧?

    不管陆家有没有再对他施以惩处,徐滢都已经不关心了。反正她也没饶他。

    徐镛派了人去盯崔涣。别的不说,至少武举事上是不能让他有机会作乱的。

    而徐滢又把整件事前后捋了一遍。确定杨氏再没有什么瞒着她,家里这点破事也算是了清了。

    再往深里想想,从前的徐滢那么窝囊,明明有个不示弱的哥哥还老被冯氏母女欺负。想必也是出自杨氏的言传身教。

    不过她又有些羡慕杨氏,毕竟她这么糊涂这么温吞的人都碰上了徐少川这样的好丈夫,很不公平的reads;大清一品女官。

    袁紫伊过来的时候她这么自嗟说。

    袁紫伊吃着核桃仁睨着她冷笑:“照你这么说。世上的好男人就只能对你这样又聪明又果断又神气的女人动心了?像那些又不聪明又不果断的女人就活该嫁给禽兽不如的渣滓?”

    “别这么夸我。”

    徐滢睐眼磕着瓜子。袁紫伊抓了把核桃仁丢过来。

    她当然不是她说的这个意思,姻缘什么的哪有公平可言。不过是觉得前世她们俩在姻缘上都混得太差,倘若没有她代替徐镛上衙这件事,她岂不是就得按计划嫁给崔嘉?

    “不过说真的,不管这事她对还是错,你父亲徐少川当初还能替她去你们老太爷面前跪着求情,这已经够爷们儿了。瞧瞧你们家那个侍郎,冯氏家里出点事,他如今什么嘴脸?”袁紫伊冷笑着,又说道:“反正要是这辈子我能遇见个为我这么做的男人,哪怕他是个小老百姓我觉得也值了。”

    反正荣华富贵她都已享过,唯独缺少的就是个家。

    小老百姓又有什么,她又不蠢,凭着袁家这些生意,怎么着也不至于为钱发愁。

    “滢滢——”

    这里正说着,园门口忽然又传来声音。

    徐镛匆匆走进来,看到袁紫伊在时讷了讷,然后才又缓下脚步走过来:“原来袁姑娘也在。”

    袁紫伊满身不自在,咳嗽了一下说道:“徐大人好。”

    徐镛撩袍坐下来,斜眼望着她:“袁姑娘跟舍妹这情份还真是要好,不知道你们不过才认识两三个月,这情份是怎么建立起来的?”

    袁紫伊瞪着他:“大人还真是对我纠缠不休啊,我们姑娘家的事说给你听你能明白吗?”

    徐滢转头望着侍棋:“咱们瞧瞧今儿厨下吃什么?”

    说着起身出了去,徒留下两只乌眼鸡。

    宋澈等了徐滢两日也没见她来,徐镛又告了假也打听不到,晌午后便就打算上徐家看看。

    正要出门王府又来人传话说端亲王着他回府看喜服,想了想,只好又往府里去。

    打从早两天为着那小人书跟端亲王吵过之后,最近他都没跟他碰过面,就算是公事也是着小吏们去回,这次既是内务府送了喜服来,他自是得去看看了。

    当然其实这两日他呆在王府的时间也不多。

    承运殿里许多人,送喜服来的太监足有四五个,正在欢天喜地地讨论着什么,见到他进来,俱都笑微微转身过来了。

    喜服共有好几套,随同而来的还有些鸾镜红烛等物。尺寸都是照的宋澈衣服做,也不需要做什么修改,但他还是鸡蛋里挑骨头挑了几处不满意来。比如说喜靴的花纹太俏了,看着扎眼,又比如说冠饰上的彩翎缀得太多,徐滢会不喜欢。

    太监们自是不厌其烦。

    端亲王看不过眼:“成亲这么大的喜事,不就该整花哨点吗?难不成什么都不要?那你还不如穿官服!”他的官服也是朱红色。

    宋澈瞪了他一眼,抱着那喜服昂首挺胸回房去了。

    懒得跟他们这些人理论,合着不是他们成亲他们就可以这么不讲究。(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