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86 这是圈套

186 这是圈套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崔家就是再穷,也不至于一万两聘礼都拿不出来。 ”程筠道。毕竟这种事是需要早就筹划的,而赔徐家的这笔银子却是让人始料未及。

    他又道:“崔家既然已可能陷入囊中羞涩的困境,那么他们要寻的这个可能与钱财有关。”他望着郑际:“这边你们盯着就行。不知道许诺他们查的事情怎么样了?这几个月怎么都没有消息?”

    郑际躬身道:“许诺前日回报,这些日子在查那年八月九月两个月里京师所有出现过透骨钉这种暗器的地点。恐怕还得一些时日才会有消息。”

    程筠嗯了声,趿鞋站起来,走到屋中道:“这些事情,太子殿下知不知道?”

    郑际沉吟:“应是不知。太子殿下近来为小王爷遇袭之事忙碌,崔家这边似乎也没有再盯。”

    程筠点点头,静默片刻道:“还是去盯着崔嘉吧。”

    末夏的京师一到傍晚夕阳的颜色也变得金黄,像一枝沾了金粉的大狼毫,往人间随手一挥便挥出个耀眼的太平盛世来,天边的晚霞翻卷着白云,层层叠叠又如王谢堂下的锦绣廊檐。

    街头的行人步伐仍是悠闲的,无战争和饥荒的岁月里百姓们也变得从容而神气,无论是走街串巷的货郎还是与三五同行步行谈笑的商贾,又或是牵着东张西望四处撒野的熊孩子的妇人、以及掩着菜篮子与街坊唠磕的老妪,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安稳。

    崔嘉早早地坐在裕恒当对面的酒楼雅室,看着街对面人流渐渐散去,目光像是粘在上面。

    京师的铺子除去酒楼茶馆花街柳巷,到得日暮时便纷纷打烊。但今夜的裕恒当却迟迟未曾有掩门的意思,相反,他们铺子里还掌起了灯来,果然像是在等人的样子。

    为了徐家手上那东西,这些日子他都没睡过个好觉,如果今夜能拿到手,那么崔家就还是他曾以为的那个崔家。他自可安稳地等着袭爵。做他的金吾卫将军,一切都还是他想象中的一切!

    “爷,都准备好了。”小厮上来道。

    他嗯了一声。瞥了他一眼。

    今夜的事他没有走漏一点风声,包括崔伯爷都没有,就不信徐镛还能有防备。

    当然徐少川有东西当在当铺里他还是跟崔伯爷说了的,前些日子父子俩都试图挖掘过这当品究竟是何物。但都没有结果。然而越是如此就越显得非同寻常,如果不是极特殊的物事。徐少川为什么要将之放在当铺存放十年之久?

    屋里也开始掌了灯,这样一来,窗外的天色就很昏暗了。

    徐家那里盯梢的人还没有传来消息,估摸着还没那么早出门。于是转过身坐到桌边先吃饭。

    他瞄了眼桌上的红烧鱼和酱肉丝。皱起眉来:“怎么就点这么些东西?”

    小厮道:“回爷的话,这个月起府里没有月例发给爷了,咱们手上的余钱也不多reads;神农传承者之位面诊所。爷还请将就着些。”

    他脸色瞬间变了,倒是忘了打从上次崔伯爷把家底兜给他听之后。崔伯爷索性就把他每个月二十两银的月例给停了,他们倒是断的坦荡,他每个月靠着点俸禄过活,如今连顿像样的饭菜都吃不起了!

    他郁闷地把碗盘往前一推,抓起酒壶又来斟酒,尝一口,杯子立马被他甩下来:“这是什么酒!”

    “爷……”小厮欲言又止,一钱银子一斤的酒,能好到哪里去?

    崔嘉瞪着他,忽然也气馁了。

    “爷!有情况了!”

    正郁闷着,守在窗前的护卫忽然低呼起来。

    他一个箭步冲到窗边,果然楼下大街驶来辆马车,已在当铺门口停下,而从车上相继步下来的两人,不是徐镛兄妹又是谁?

    方才的那股躁火竟就有些按捺不住,说道:“去瞧瞧他们来了几个人!”

    屋里护卫们嗖地转身下去。

    楼下徐镛他们进门之后铺子就被关上了。渐渐有灯光上了阁楼,窗户是关着的,虽然街道只有三丈宽,但窗纱隔着人却看不真切,当中只见人影绰绰,时而有人靠近窗户,时而又有人行走徘徊,时而又有人突然站起,一看便觉不寻常。

    “爷,摸到了,他们只带了三个人,一个车夫一个小厮还有个丫鬟。”小厮又凑上来说道。

    三个人?他眉头皱了皱,既然特地选了夜里来取物,为什么连护卫也不带?他们真那么有信心,崔家不会派人暗中尾随?

    小厮想了想,说道:“小的猜测,他们怕是觉得人带多了反而扎眼。”

    难道不是么?本来当铺里这么晚还迎客就不正常,若是还带着许多人前去,岂不更加引人猜疑?

    崔嘉想想也释然了。

    如果徐少川存在当铺里的确实是崔伯爷那半枚印鉴,那么以徐镛的身手确是不必带护卫同行的。

    这时候对门忽然传来吱呀一响,当铺的门开了!

    徐镛徐滢拿着一物走出门来,回头冲掌柜的抱了抱拳,便就转身又上了马车。

    崔嘉神经一紧,看着马车缓缓驶动,便立刻下令道:“等出了大街到了人少处,立刻上去截住他们,把包袱夺回来!”

    马车里,徐滢抱着包袱,神态自若地睨着车窗外的街景。

    侍棋虽然努力像她那么镇定,但整个人还是绷得有点紧。怎么能不紧呢?如今他们就好比是人家砧板上的肉。

    徐镛扫眼望着她们,跟徐滢道:“他们来了。”

    马车驶入通往徐府方向而必经的一条小巷,然后只听扑腾几声,车子停下来,还有人叫嚷。

    徐镛走下去,与金鹏和来人对着话,忽然间又闻衣袂响,几道黑影立刻包围了马车四处。

    还没等侍棋惊叫出声,就有人蹿进车厢往徐滢手上的包袱夺来。

    崔嘉在树上望着这一幕,一颗心激动得都要迸出喉咙来了!

    一切都在按照他的想法在进行,徐滢不会武功,徐镛已经被他的人骗出马车,要拿到那包袱简直不要太容易reads;反恐精英在异界!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徐镛,在得知有人突袭时他突然间回头转身,将几乎就要得手的几个人三拳两脚就扫倒在地下,动作快得简直好比拥有三头六臂!怪不得他不需要带人手出来,他这样的身手,何愁护不了一个小小的包袱?

    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他今日也非得得手不可!他徐镛身手再了得,能敌得过他十几号人一齐上吗?

    他凝眉略顿,当机立断道:“都随我下去!务必拿到他们手上的包袱不可!”

    说罢戴了面罩,冲着马车里的徐滢掠去。

    徐滢察觉到远处有人影疾射而来,扭头望过去,一双大眼里竟不见半点意外和恐惧。

    她当然不恐惧,不但不恐惧而且还没有半点挣扎。

    只是当他夺走包袱瞪着她准备离去的时候,回头却恰恰遇上倒提着长剑立在同前的徐镛。

    “是不是觉得这样偷偷摸摸地很好玩?很刺激?”徐镛冷冷望着他,微眯的双眼看起来也像刀锋一样冷。

    崔嘉讷然了,回头去找其余人,却已全躺在地下不省人事!

    他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他竟然有这样的神通,能够以一己之力抵挡他十几个身手不错的护卫!

    他开始有点慌张,手忙脚乱地把包袱先斜挎在肩上。

    徐滢趴在车窗上,扬唇望着他:“不知道崔世子抢我们的东西做什么?”

    崔嘉又是一顿,他们居然认出了他来!

    他蓦地回头盯住徐滢,徐滢这时也提着裙子下了地,走到他面前,说道:“上次到徐府来行刺的人是令尊崔伯爷,这次半路设伏想劫东西的人又换成了你,这么说来,崔世子肯定是已经知道贵府穷得连府里世子房里的摆器都要以赝品来充数,这是怎么缘故了?”

    崔嘉万没想到她连他们穷了的事都知道,更没想到她连他房里的东西是赝品都知道!

    当下面上火辣辣,但东西已经到手了,他也懒得理他们,横竖不认,他们能奈何他什么?

    但他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下,——他们连他的身份都知道了,崔家什么状况也都知道了,更连夜探他们家的人是崔伯爷都已经肯定了,那他们这包袱里的东西?

    他蓦地转过身,瞪了徐滢片刻,忽然将身上包袱解下来打开,竟是一盒子废纸!

    怎么会是废纸?!他居然真的中了他们圈套?!

    “徐滢!”他蓦地扯下面巾,冲着她怒吼起来!

    “你吼她也没有用。”徐镛从怀里取出半枚印章来,举起来看了眼,说道:“你要的东西我们确实已经拿到了。不但拿到了,我还知道另外那半枚章已经在你们手上,而你们执着地寻找这枚章子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某笔财富。

    “从这个章子十年前就归于家父之手可知,你们崔家至少在十年前就损失了一大笔家财。而这个章子可以使你们重新又变得富有。我说的对吗?”

    崔嘉望着那章子眼都红了。

    他不知道那是不是他要的章子,但他们既然知道他们找的就是章子,那就肯定已经落在他们手上!

    “你们想怎么样?!”他咬牙道。(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