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85 消息是真?

185 消息是真?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徐滢笑道:“谁不知道咱们家不是什么大富之家?好好的闺女家,偏生不要命地往嫁妆里堆银子,人家背地里不说闲话?坦坦荡荡地就成了。 《 王府也不指望我这份嫁妆给他们长脸。”

    杨氏笑一笑,没说话。

    小孩子家的话哪里信得?于是翌日又请了刘泯的母亲过来唠磕。

    又接连忙碌了好几天。

    宋澈行动不便无法出门,纵然想了无数个主意要到徐家来走走也是无计可施。徐滢因为订了亲,反倒不方便往王府去了。不过徐镛却常被端亲王叫到王府,宋澈因此也能顺便把他请过来唠上几句。

    过了中元节,渐渐就有登门来添箱的了。

    徐滢倒是忙里偷闲,趁着徐镛休沐的日子,往裕恒当逛了逛。

    他们这里一进去,崔嘉的人就盯着了。等他们一出来,他们进去转了转,随后也回了伯府。

    崔嘉这几日接连被徐滢他们的婚讯所轰炸,眼看着自己的婚期也将临近,心情越发焦急。

    他必须在冯清秋过门之前把这件事办妥,不然以她的细心必然会发现崔家的家底不正常。那样的话崔伯爷跟人开过私矿的事便瞒不住,在这种情况下嫁给他的冯清秋,他还真不能保证她绝对不会举报出去。

    下晌在房里正烦闷,小厮就进来道:“爷,有情况!”说着又走上来些,说道:“方才徐镛兄妹连袂到了裕恒当,原来他们竟然通过小王爷而拿到了提前赎物的特权,约定好明日夜里到裕恒当去取当年徐少川所当之物呢!”

    “这么快!”崔嘉闻言跳起,居然还真让他们得手了?当初得知这个消息后。他也不是没往当铺里去问过,可惜当铺伙计软硬不吃,一句他手里没当票就把他推出来老远。没想到宋澈竟让他们答应把东西拿出来!

    “可打听清楚了?”他问道,又凝了眉:“可别是什么假消息。”

    徐滢那丫头满肚子坏水,上次崔伯爷去徐家探过之后他们还指使下人拿剑穗到崔家来验认,难保她不会怀疑什么。袁家那边盯了这么久也没有什么疑点,弄得他也只有盯着徐家以及当铺这条线。只要东西出了当铺。他必然想尽一切办法把它夺回来!

    “花了十两银子打听到的。绝不会有假!”小厮笃定地道。

    崔嘉咬了咬牙,握起拳来。

    藏在店堂里的金鹏石青看到崔家的人离开之后,对了下眼色。跟着到了崔府外瞧了瞧后,也回到了府。

    徐镛回府之后又出了门寻友人,徐滢正在库房里挑喜服料子。

    赐婚的翌日袁紫伊就来了一趟,自告奋勇提出要帮她绣喜鞋喜帕。虽然说内务府会安排尚衣局裁制,但是难得她竟有这番心意。她也就答应了。其实喜服料子也不用她出,袁家就是做绸缎买卖的,她也不过是挑些配饰而已。

    金鹏道:“果然不出姑娘所料,崔家的人看到姑娘和大爷回府之后。立刻就回府告密去了。”

    “可看到些别的什么?”徐滢问。

    金鹏想了想,摇了头。

    徐滢和崔嘉两方都盯着对方暂且不提,他们走后。当铺店堂里又有人起身往冀北侯府来。

    程淑颖这两天都闷闷不乐,哪里也不想去。于是就在程筠屋里剪窗花。

    程筠盘腿坐在胡床上,面色略带憔悴,他揉一揉太阳穴:“你怎么不出去玩?”

    她撅起嘴来:“到处都是表哥要成亲的消息,我不想出去。”

    她就不明白,怎么皇上和端亲王就那么想要那个徐滢做宋澈的妻子?

    那明明是个坏女人,她居然还女扮男装到衙门里跟那么多男人混在一起!害得人家个个以为宋澈有断袖之癖!宋澈居然没有打她没有把她揪到皇帝面前去——哦不,皇上肯定知道了,可是连皇上都知道她这些荒唐事都给他们赐婚,她真怀疑他们一个个吃了她的**药。

    不过,她相信他们迟早有一天会醒悟的,到那个时候,他们都会知道她的话没有错。

    程筠默了默,望着剪纸的她微笑道:“既然生气,又为什么要为人家剪窗花?”

    程淑颖脸上红了红,扭头理直气壮地道:“就算他被狐狸精迷惑了,那也是姑母的儿子,是我的表哥,他成亲,我剪些窗花送给他,很正常啊!”

    程筠笑起来,片刻又渐渐敛了笑容:“她不是狐狸精。日后你或许也会喜欢她的。”

    “你也帮她说话。”程淑颖瞪着他,抱着剪纸盒子来,“我也不理你了。”噔噔出了门去。

    程筠也没说什么,扬扬唇吃起一旁的汤药来。

    郑际走进来,“爷,已经查清楚了,滢姑娘与其兄在裕恒当有个十年前其父徐少川当在那里的物事,经侧面打听下来,据知是块金砖,此物当的是限期当,当期在今年九月截止。

    “前几日,也就是小王爷被赐婚的那日,参股的林驸马的兄长林之淦,南郡王妃的兄长鲁攀,杜太师夫人的堂侄胡晦,这三人都被请到了王府,因为当时崔嘉的人也有尾随,故而我们派去的人也得知,当时滢姑娘也在王府。

    “而方才探得的消息是,滢姑娘已请小王爷出面征得当铺几位股商的同意,将与明日夜里前去当铺赎物。”

    程筠盯着他看了有半日,才慢慢放下汤碗,望着地下又出起神来。

    “徐少川十年前当了东西在当铺,而这件东西又是崔家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他轻吟着这句话,双手交握搁在膝上,姿态随意里又添了几分凝重,“意思是说,徐家这件东西,对崔家来说很重要。”

    郑际点头,“小的估摸着,当初崔家执意要娶滢姑娘时,也多少跟这件物事有关系。”

    程筠眉尖蹙拢起来。片刻,他抬起头,“上次你打听到崔伯爷跟忠武侯世子夫人借钱,最近他们家可有类似的动静传出来?”

    “那倒是没有。”郑际道,“崔家最近忙着跟冯家议婚,过聘的时候也是整整一万两,冯家并没有意见。”(未完待续。)

    ps:刚吃饭去了,耽误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