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计划 > 天字嫡一号 > 183 寂寞公子

183 寂寞公子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徐滢前世里也有几个情分深厚的宫人,对他的话里之意也心领神会,闻言便深深施了个礼,说道:“万公公放心,徐滢无论未来如何,定与世子不离不弃。 し”

    万喜眼角有了些莹亮,笑一笑,躬着老迈的身子出了穿堂。

    圣旨到达王府,宋澈的伤仿似瞬间好了一半!

    顿时人开朗了精神足了笑容也回来了!整个荣昌宫都是欢腾的,只差没有立刻鸣炮仗了!

    唯独流银找了个角落旮旯烧香拜菩萨,祈求未来的世子妃记性不要太好,不要太把他这号小人物放在心上!

    而自打徐镛揭皇榜时起京师就沸腾起来,到得下晌圣旨到达两府手上的时候,剩余的人也都知道了。

    彼时崔嘉还在衙门,听到这消息虽有震惊,但因为早就知道宋澈跟徐滢之间有牵扯,因此倒也还好。

    崔伯爷有端亲王带着宋澈徐滢上门的先例在前,也没有多么意外,但是因此想到这样一来落到徐家手上的东西要拿回来的难度更大,他也禁不住摔碎了几只杯子!

    他们竟把这消息瞒得这样死,纵然他知道宋澈徐滢之间不清不白,也没想到他们还真会成为一对!如果早知道徐镛会去揭榜,那么他必然不会大意了!如今徐滢成了王府未来的世子妃,还是得皇帝钦赐,日后徐家三房里,还少得了身手高超的护卫吗?!

    想到此处他又踢翻了一张鸡翅木制的太师椅。

    冯家这边正在备嫁的冯清秋闻讯,一双眼差点把面前的屏风瞪穿!

    被崔嘉退了婚的徐滢居然许给了宋澈成为未过门的世子妃!而她这个正牌的内阁千金大小姐却捡了她有过婚约的二手货崔嘉!还是个被徐冰染指过的!……她气血翻滚,绣了一半的喜服被扔出了窗户,这一夜冯家又没有太平。

    再说程淑颖跟着太后回后殿后,也被太后数落了一顿。什么心机也没了。

    出宫的时候正碰上万喜传旨回来,只顿一顿也就回了府。

    虽然说她是觉得自己应该嫁宋澈没错,但她又不是非嫁他不可,上次太后着人来告诉过她这消息之后她也就没把这当回事了,当然,赌气还是有点的,毕竟她长这么大跟他最熟。这次要不是太后吩咐她去王府。她才不会去呢。

    没想到竟闹出这么件糟心事。

    再想想皇帝数落她。她又觉得冤得很。

    回到府里也是闷闷不乐的,迎面见着程笙也只懒懒打了个招呼就回房了。

    程笙也是知道宋澈被指婚了所以忍不住要去看看,虽然说他对徐滢有点看法。但是他也是风月场上人,知道男人心一铁那是他祖宗爬出来也是没办法的事,宋澈能够订下亲来他还是高兴的。

    看妹妹这副样子他停住略想便就又拐到了程筠这里。

    程筠在窗下发呆,长窗外斜阳将竹叶照在他脸上。使他面容无端露出些寂寞。

    “颖姐儿满脸不高兴地回来了,想是因着澈儿被赐婚这事不痛快哩。”程笙道。

    程筠隔了有半刻才抬目望着长天:“本就不是她的。纠结又有什么用。”

    程笙顿住,看一看他神情,又问:“我去王府,你去不去?”

    程筠回身走到书案后坐下。说道:“我腿疾又犯了,改日去。你替我道声恭喜。”

    程笙耸耸肩,只好走了。

    程筠对着空洞的屋里沉默半日。然后拿起桌上一沓写着满满字迹的纸来,抬步走了出去。

    黄昏里的京师四处金顶耀眼。看上去也有些落寞。河堤柳岸轻风残霞,而越显孤寂。

    北城建安胡同里一间平常的宅院,他停下马,盯着马头默立半刻,才又下马叩门。

    梳着总角的小童躬腰启门,迎面一树夏花,落英如雨,香飘满径。过穿堂,上庑廊,天井里一池荷叶略带残黄,水面两只鸭子相逐嬉戏,隔岸二七年华的婢女面带娇羞望着迤逦的客人窃窃私语,身后侧墙上,一墙的爬山虎正随风微扬。

    田田青叶,暖暖斜阳。

    过庑廊,抬眼便见一屏太湖石障,转路往东,宝瓶门后,有铮铮琴音透门而来。

    程筠略停步,抬脚进门,立在石阶一溜花藤下,听完整曲《将军令》,才遁着余音轻步进门。

    月窗下,有青衣墨发的男子盘腿而坐,目望前方,似仍沉浸在方才的乐曲里未曾回神。

    “余蝉兄的琴艺,越发出神入化了。”

    程筠在门下击掌。

    柳余蝉扭过头,微笑望着他:“当了二十年的琴师,总要有些成就。不过能得慕溪的称赞,便是没有进步,我亦知足。”说着他扶案站起来,缓步到他面前,又说道:“只是老弟面容之间隐藏晦色,可是有什么抑郁难解之事?”

    程筠笑笑,垂首走到屋里一张树墩制的桌前坐下,执一只空杯在手,幽幽道:“我只是有些寂寞。”

    “寂寞。”

    柳余蝉笑笑,在他对面坐下来,点着一旁烛台上的烛,待烛光渐渐映清对面的他的脸,才说道:“木秀于林,除了风摧,还有鲜少人能知的寂寞。慕溪于京师子弟间鹤立鸡群,会寂寞,也是人之常情。不寂寞,你我又何曾有缘相逢?”

    程筠想起与他初识的情景,笑一笑,望着杯子上的描花,目光又变得比先前还要深黯。

    “我这棵树,无风撩拨,或许毕生也就如此。但既有风来,想要再静,却是难了。”

    柳余蝉含笑望着他:“慕溪此话大有深意。”

    他略笑笑,眉间那抹轻愁却挥之不去,“我自知此生无缘仕途,一腔抱负藏于心中,却也不曾忧愤郁闷。我只愿遇个知心人,我有比干心,她有玲珑肠,我说半句,她懂我十句,红袖添香,永夜长随,举案齐眉,相得益彰。而前阵子,我恰恰遇见这么一个人。”

    “才子佳人,千古佳话。”柳余蝉挑眉,“这么说来,慕溪可得好好把握好才是。”

    程筠神色渐敛,抚一指杯上的青黛,说道:“然而,风已过,了无痕。”

    柳余蝉默然。

    本就清静的屋里,随着晚风掠过烛台,映出一室斑驳的影子。

    屋角檀香缭缭绕绕,像是人缱绻难去的忧思。

    风过无痕,是让人多么无奈的一件事。

    “我正好新得了两坛状元红,不知道慕溪有没有兴趣陪我尝尝味道?”静默片刻,柳余蝉说道。

    程筠抬起头来,微微一笑,如同飘扬在凡间的一朵云:“有何不可?”

    徐滢感受了一整日赐婚带来的喧闹后,终于在晚饭后得回宁静。

    来闹她的人除了老太太还有黄氏夫妇和徐少泽,冯氏母女倒是没露面,不过听侍棋在长房种下的眼线来报说,她们俩也被徐少泽骂得挺惨,估摸着这当口是不会再来寻晦气的了。

    二房向来是陪座的存在,也没有什么突出表现。

    当然,那股热乎劲儿是难免的,老太太在万喜他们走后立刻就到了三房,这恐怕是她这十年里头回登三房的门,开口就问三房缺不缺什么,要不要添两个得用的大丫鬟,又让杨氏带着徐滢与徐胜家的一道往库房去挑看有没有什么顺眼的。

    徐胜家的腿肚子都打起哆嗦来了,回想了半下晌自己先前传话的时候有没有对三房什么不敬?

    不光她如此,别的下人也是如此。

    不过杨氏的态度跟徐滢徐镛的态度十分统一,对府里的示好与热情一律接受,但对于提供的方便以及提出的改变毫无余地地拒之,当初分家的时候立有条约在,长房乃至府里不得干涉他们兄妹的婚嫁之事,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所以,三房里除了时不时会被他们过来打扰打扰,别的事上是影响不到的。

    晚饭后她拿着金砖到了徐镛书房,徐镛还没来得及听她说起这事,看到之后也不由立刻放了笔。

    “这就是崔家要找的东西?”他拿在手上反复看起来。

    “是不是还不确定。但是,这肯定是父亲存在当铺里的东西无疑。”徐滢扬唇望着他说道。“如果能研究出来这金砖里的秘密,我们就能肯定这是不是崔家所谋之物了。”

    徐镛靠在椅背里,拿着它凝眉端详。但无论怎么端详,它也仅只是一块金砖而已。

    “你看出什么来了吗?”他问。

    “没有。”徐滢老实地摇头,那日在当铺她只随便看了看,今日拿到手后又赶到赐婚这事,更是没来得及细究。

    徐镛凝眉望了它半晌,忽而屈起手指,在金砖的一面轻敲起来。

    被击响的金砖发出轻微咚咚的声响,徐镛顿一顿,眉头皱紧些,加重些力道再敲一敲,那咚咚的空洞声于是立刻清晰起来!

    “空的!”

    兄妹们异口同声,眼里同放着光彩!

    徐镛连忙再敲了几下,那声音竟越发真切了!他拿着它在耳边摇了摇,听不到什么显耳的声音,但凭晃动着的手感却还是能察觉到有磨擦。

    “怎么打开?”徐滢望着他。现在既知道这里头是空的,那必然是得剖开看看了,可是打开容易,这力度却极难把握,万一掌握不好弄损了里头的东西可如何是好?

    徐镛想了想,起身道:“前面柳儿胡同有个姓武的金匠,是刘泯的朋友,我们去找他!”

    ——————————————

    我昨天居然忘记求票了。。。。现在求,求月票!!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