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十分六合网址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79 是来捉奸?

179 是来捉奸?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所以她对此依旧是笃定的。し

    当徐镛揭榜的消息传到宫中,她却是愣了愣,“这个徐镛好生耳熟。”

    这里刚打听完毕,皇帝和端亲王就已经进殿了。

    “母后,好消息啊!澈儿那指腹为婚的对象已经出现了!”皇帝一进门便连打了几个哈哈。

    端亲王也腆着胖肚皮道:“原来佩媛当初的手帕交就是儿臣手下属官的母亲!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哈哈哈!”

    整个大殿里,立刻就充斥着他们哥俩的哈哈声。

    太后凉凉盯着皇帝和端亲王,直到他们自己觉得不好笑收了口,这才接着把扇子摇起来。

    “果然很巧,不过我听说,这徐镛不是跟澈儿老有传闻传出来么,你们把他的双胞妹妹许给他为妻,就不怕外头把舌头都嚼烂?”

    她可万没想到居然会是徐少泽的侄女。

    往日徐镛跟宋澈的那点事她又不是没听进耳里,别人也倒罢了,眼下却居然要娶徐镛的妹妹!

    他们这也太溥衍她了吧?宋澈跟徐镛的事闹得这么沸沸扬扬,就是假的也有几分真了,那徐少泽本就是个会攀附的,徐家姑娘嫁到王府那不同样要带契徐少泽?

    还不如直接娶程淑颖呢!

    “母后,那都是误会。”端亲王说道,“澈儿跟徐镛根本就没那档子事儿。”

    “他们没这件事,人家却会这么想。”

    太后道,“儿子是你的,你要给他娶谁哀家管不着,但我可得提醒你,这婚若是订了下来,澈儿就别想翻身了。还有那徐少泽,徐少川不在世了吧?徐家可都由他作主,将来随便借你王府点名声也端起架子来,你怎么说他去?我可听说他跟冯家都闹掰了!”

    “他们分家了。”端亲王无奈地道。“三房如今自己过。而且这是早就立下的婚约,也已经张贴过皇榜了,怎么能失信呢?”

    太后翘起兰花指来揭茶碗盖子,“哀家也没说让你失信。我且问你。他们兄妹同胞双生,当初既说好生女才结为夫妻,那么徐镛是比徐滢先出来没错吧?既然他先出生,又不是女子,是不是这婚约就能够不做数了呢?”

    端亲王目瞪口呆。

    皇帝也讷然了。太后这辩才真是举世无双!

    本来他觉得胜券在握,这下也坐不住了。

    这理由很强大很严谨让人完全没有理由反驳!他总不能说这种事也能妹代兄上吧?

    慈宁宫这里搭上话了,徐滢也到了王府。

    宋澈已经歪在榻上看书,看见她进来,忍痛翻了个身朝里。

    徐滢把手里的糖葫芦递过去:“喏,刚买的。”

    他不动。徐滢拍他一下屁股,他扭头怒视过来。

    徐滢再拍一下,他就软了,负气道:“你不是很忙吗?又来干什么?”

    徐滢笑而不语。

    宋澈瞪了她两眼,又翻过来。徐滢顺势帮他拉了拉薄被,然后端正地坐下道:“一是来看看你,二呢,确实也是有点事要找你帮忙。”

    “什么忙?”宋澈满怀警惕地瞥她。

    徐滢不以为意,把崔伯爷夜探三房,以及崔嘉跑去寻袁怙的事详详细细跟他说了,“那块金砖我目前还没有看出什么名堂,但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被崔家抢先拿去。你认识的人多,能不能帮我想个办法把东西拿回来?”

    宋澈放了书,“现在就要?”

    “自然是越快越好。崔嘉都已经盯上袁家了。指不定被他弄出什么夭蛾子来。”徐滢道。

    宋澈想了想,扶着桌子来下地。

    徐滢本来要上前去搀他,半路又让流银上前了。

    宋澈愠怒地瞪着她,她也只是笑笑。仿佛一点也看不懂他的意思。

    “请厉公公过来!”

    他扶桌站着冲门外扬声,即刻就有宫人去传话了。

    没片刻厉得海进内,他便就说道:“裕恒当后头参股的都有哪些人?”

    厉得海想了想,说道:“据老奴所知,有林驸马的堂兄林之淦,南郡王妃的娘家哥哥鲁攀。还有杜太师的亲家胡晦。”

    宋澈想了想,“把这三个人给我请过来。”

    徐滢垂头也默了默。这些人虽然并非权贵本人,但籍着他们身后靠山的身份,也够让人瞧的了。徐少川之所以会选择裕恒当,应当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王府办事效率高,才吃了盏茶,该请的人都已经请过来了。

    平日里一个个都是大爷,可是端亲王府的小王爷有请,他们就是再忙也得赶过来不是?

    这种场合,徐滢就不方便露面了。

    宋澈拄着拐杖站在玉墀上,望着端坐在两旁的三人,“我这里有张你们裕恒当的一张当票,还请三位赏个脸面,把东西退了给我,该收的利钱我以五倍给你们。”

    三位听说兴师动众地把他们叫过来就是这么件事,不由大松了口气。

    不过大伙对于宋澈居然也要当东西还是感到意外的,那杜太师的女婿胡晦就道:“一点小事,小王爷还有伤在身正该静养,派个人来知会就得了,岂劳您大驾过问?不知道当票何在,小的这就着人将东西取了来。”

    宋澈着流银将当票递了过去。

    胡晦一看眉头就皱起来,另两人也凑过来看了看,然后南郡王的舅子鲁攀就道:“小王爷这张当票乃是限期的,还没到期?”

    “废话!”宋澈扫眼过去,“要是到期了我叫你们来做什么?”

    众人一怔,裕恒当的大掌柜并不是他们,按规矩办事也是裕恒当百年来不变的传统,宋澈这难道是让他们坏规矩办事?

    “回小王爷的话,”纠结了一阵,年纪最长的鲁攀起身开口了,“这铺子里的规矩我等也并不敢破,当初签契为盟的时候条约里都写的清清楚楚,若是有人犯规行事,当年红利就分不到手,有过三次就得退出股金,因而小的也爱莫能助。”

    宋澈瞥了他一眼:“你们一年红利多少钱?”

    徐滢坐在宋澈的后殿等待,根本听不到他们说些什么。

    而前殿这里正人影绰绰的时候,程淑颖就带着慈宁宫的宫女进了王府大门。

    侍卫们本来因为徐滢来了,也都很有眼色地去了宫门下回避,这里一见程淑颖远远地走过来,几个人神经立刻绷起来了!这好不容易徐滢过来捋顺了宋澈的毛,程淑颖又赶在这当口来凑热闹,这王不见王,这要见了面还得了?

    几双眼骨碌碌一转便就迎了上去。

    “啊哈哈哈表姑娘好久不见!姑娘来得不巧,我们世子正好歇下了。”

    程淑颖在阶下站定,哦了一声,顺势往他们身后的宫门望了望,然后又想一下道:“我还是进去吧,我不吵他,我是奉太后娘娘的懿旨过来的呢。”说着抬脚便进了门槛。

    她本来也不想来的,但既然来了,总没有倒转回去的道理。

    侍卫们顿时慌了阵脚,宋澈的后殿如今可还坐着个徐滢呢!

    虽然这没有什么不敢公开的,但前殿这里还有客人,程淑颖又是个受不得一点委屈的大小姐,太后总想把她嫁给宋澈,这要是看见宋澈房里还坐着个徐滢,她不哭出个水漫金山才怪!

    哭出了水漫金山,让前殿的人听到,那街上岂不是又有话编排宋澈了?搞不好还得拉扯上徐滢!

    他们连忙跟上去:“姑娘且慢!我们世子的脾气您知道,这么进去恐怕会带来不好的后果……”

    程淑颖在穿堂内停步,扭头瞪他们一眼,娇哼一声,越发走得来劲了。

    她偏要去,她就要去,就是在歇息又怎么了?她又不会闯到他寝殿去,她只会在偏殿做个安静端庄的女子,让他起来的时候看看他冷落了这么久的她是不是又长大成熟了?

    侍卫们都已经能看到托着腮在偏殿里打盹的徐滢了,急得脑袋上汗都冒了出来,还是邢肃机灵,扯嗓子喊了句:“厉公公!表姑娘来了!”成功把瞌睡中的徐滢惊了回神。

    徐滢正恍恍惚惚在公主府里听乐姬奏琴,陡然间听见刑肃这么一喊立刻跳起来!睁眼一看外面突然就来了帮人,边上一圈糙汉子她都认识,那是宋澈身边那些侍卫,中间那几个女的——打头那个她居然也认识!

    这不是宋澈那个青梅竹马的表妹,程筠的妹妹程淑颖吗!

    她怎么来了!

    来捉奸?她穿越的人生要不要这么狗血!

    不过世上应该还没谁有胆子敢到王府来捉宋澈的奸,然而她呆的地方是宋澈的后殿,这也很说不准!她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陌生女人偏偏出现在这里,不是奸情又是什么呢?就算端亲王正在打点他们的婚事去了,可她到底还没公开不是!

    她突然有种马上就要被雷劈的感觉!

    当程淑颖前脚踏上廊檐的刹那,她突然一把抓起隔壁书桌上宋澈一把大折扇抖开坐上了他椅子!

    侍卫们心急火燎地追着程淑颖踏进门,一眼看到便看到她淡然自若地坐在桌畔扬着大折扇。

    程淑颖呆住!侍卫们也呆住!她居然没躲起来!

    但徐滢却仿似根本没看见他们,只管自己坐自己的。她可有个公主的芯子,藏头露尾避女人那种事,她可没脸做。

    ——————————

    求!月!!票!!!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