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78 火候不够?

178 火候不够?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就是男女之间那点事。 ”

    到底是阅历丰富,那抹红只一闪她就恢复平常了,唇角又一勾,她说道:“我倒是真喜欢他,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笨这么慌张的男人,简单,有原则,连稍微亲热下都不会,随便逗逗就脸红,我感觉他就是张白纸,可以随便我怎么糟踏。”

    “那不是很好吗?”袁紫伊快吐血了!她是成心显摆给她看的吧?报复她上辈子毁了她的婚?

    “本来我也觉得这样很好,可是上次在王府逗了他一回之后,我又觉得有点不好了。”

    袁紫伊上上下下地瞄着她。

    她摸了下鼻子,咳嗽道:“主要因为从一开始就是我主动,而他每一次回应都显得很不情愿,刚开始我还觉得慢慢来就好了,可是现在我发现,我无论怎么启发点拨,无论怎么主动他都很被动,都很害羞。

    “你说一个男人,而且对于女人还是能够有反应的正常男人,几次被撩拨,他都不会想到怎么反客为主,这正常吗?”

    袁紫伊睁大眼,摇摇头:“不正常。”但她立马又道:“可你自己都说他是张白纸了,你能指望一张白纸主动配合着你怎么糟踏他吗?”

    “话不是这么说。”

    徐滢斜睨她:“就算一开始是张白纸,被我糟踏过好几回,也该落下点印子了。我现在就希望他能变成张印着暗纹的花样子,让我也能够照着他的底纹随便勾一回。”

    袁紫伊脸拉黑了,眼里充满了鄙视:“老话说人心不足蛇吞象。”

    “我可不是贪心。”

    徐滢收起戏色,认真道:“他害羞也没什么,不主动也可以。我只是在想。倘若我真跟他成了亲,是不是往后一辈子我都得用强迫的手段才能尝到鱼水之欢?我又不是土匪强盗,如果次次都得逼着他亲热,这像话吗?”

    袁紫伊冷笑:“你也不是做不出来。”

    徐滢抓了个枕头丢过去。

    袁紫伊避开,“那你想怎么样?”

    徐滢眯眼望着窗外:“我现在有些怀疑他是不是有些抗拒我?”

    ”不会吧?”袁紫伊停下扇子:“是不是你火候不够?”

    徐滢深深望着她:“我就差把他摁倒直接扒衣服了。”

    袁紫伊愣住,压声道:“那要不下点什么药试试?”

    “你这张狗嘴里就没吐出过象牙来!”徐滢横眼啐她。

    袁紫伊咳嗽着,摸了把脸说道:“可当铺里的东西还是得拿回来啊。”崔嘉都找上门了。万一抢在他们前面朝当铺下了手就麻烦了。

    徐滢抚桌:“说的是啊!”又忽然坐直道:“算了。我还是明儿去趟王府。”

    袁紫伊点头:“有机会再试探试探!”又得了徐滢一个白眼。

    崔嘉回府之后广威伯府外也有两个人闪了闪,然后扭头上街来到了冀北侯府。

    程筠在捣草药,卷着袖子坐在条凳上。一双修长手指间沾满了药渣。

    “爷,刚才派出去的人跟踪崔世子,看到他带着人往泗水庵那片一间姓袁的绸缎庄去了。”

    程筠停了手,微微抬起头:“绸缎庄?”

    “没错。”郑际道。“据查,崔世子这几日也在盯着滢姑娘。这绸缎庄的袁掌柜有个女儿。跟滢姑娘是手帕交,前两日滢姑娘与这袁姑娘同去上过街,这崔世子就把袁家也给盯上了。”

    程筠眉尖微微聚拢,“他跟踪滢姑娘做什么?”

    “目前还不清楚。”郑际道:“据说。已经跟踪了至少有三四日。”

    程筠默下来。片刻目光变得凌厉:“换两个身手好的继续盯。”

    散朝的时候皇帝跟端亲王使了个眼色,端亲王等人走尽便就拐到乾清宫。

    皇帝朝服也未换,站在殿门口直接道:“澈儿的婚事不能拖了。你这就让徐镛去把那皇榜给揭了,教给他一套说辞。然后朕让元桂跟你往徐家去一趟,把这事跟徐滢的母亲说明白。办好了下晌咱俩就往慈宁宫去见太后。”

    端亲王精神一振,这事有皇帝出面就好办了。

    于是连忙带着元桂回了衙门。

    徐镛自当日从王府出来心里已有了底,就等着他们怎么圆这个事。正看帐时,被端亲王叫到房里把话一说,想想便也就点了头,先驾马到人最多的集市里先把皇榜揭了,然后才在一片惊呼声中回到衙门,引着他二位往家里去。

    杨氏接到消息立刻迎出来了。

    徐滢正打算去王府去,临出门时听见石青跑回来说徐镛在闹市揭了皇榜,心下略顿,也知道这是皇帝打定主意了,还没来得及怎么深想,这里端亲王便就又带着宫里太监到了府上,只得也且迎到前厅,拜见起端亲王来。

    杨氏先听徐镛把话说了一遍,再听端亲王补充了几句,心里默默叹了两口气,都应了。

    女儿嫁的好,她当然高兴,虽然这么样有些匪夷所思,但难得夫家的长辈们都这么积极,她哪里有不配合的道理。

    “真是高攀了。”她到底还是谦逊地说了句。

    端亲王在屏风外大手一挥说道:“王妃已经过世,日后三媒六聘的恐是本王的长史伍大人来得多,但望夫人不要计较我王府礼数什么的就好。”

    这里说定了,端亲王就带着元桂回去复命。

    一家人合计了几句,徐镛便也回衙了,徐滢再陪着杨氏坐了会儿,想到这么一来若是订了亲,她就更不方便明目张胆地往王府出入,当铺里那东西还是必须尽快拿到,于是不再罗嗦,立刻也趁着端亲王回去复命的当口往王府来。

    徐镛往闹市里那么一揭皇榜,自然有人迅速报了消息进慈宁宫。

    太后虽是作了两个月的心理准备,终究还是想努力努力。昨儿吩咐程淑颖去看宋澈,早上听说她已经准备好往王府去了,心里也高兴。

    在宫闱里呆了大半辈子,行事该怎么进退她并不是不清楚,皇帝和端亲王他都不是她亲生,如今肯拿这指腹为婚的胡话来蒙她,也不过是让她面上好看些。她若真仗着太后的势强行把程淑颖塞过去,回头她也就晚节不保了。

    但她相信就算是端亲王能随便挑个人出来应卯,那人也未必会得宋澈重视,宋澈有心结,不会轻易接受一个人的,而程淑颖现在开始努力也不为迟。(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