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计划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76 男人要哄

176 男人要哄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至于陆家老太爷的寿宴,因为正赶上那几日分家,所以也没去成。好在陆翌铭深表理解,又主动提出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杨氏反倒过意不去,因想起他下月要过生日,私下里便着苏嬷嬷筹备起给他的寿礼来。

    徐滢这两日在屋里帮着看从宋澈处带回的卷宗,哪里也没有去。

    宋澈趴在榻上逗了两日乌龟,骨头都要僵了。

    看着床头徐滢坐过的凳子便想起那日与她唇齿缠绵激荡火热的一幕,总禁不住脸红心跳,又见她一去不返也不想着来看看,心里的不满便与日俱增,早上醒来便就唤来商虎:“那把描着缠枝西蕃莲的瓷勺,怎么不见了?”

    商虎纵是稳坐荣昌宫八卦党派头把交椅,自诩有着过人的领悟能力,也不由傻了:“哪把瓷勺?”王府里描着缠枝西蕃莲的瓷勺那么多,他怎么就独独想起哪一把来?

    宋澈看他这么笨,不由没好气:“就是前儿下晌我用过的那把!”

    商虎顿了半刻,一拍脑门,想起来了。那不就是徐滢喂过他药的那把勺子嘛,这哪里是找勺子?分明是找人哪。他瞬间心领神会,拱手道:“爷等着!小的这就去问问滢姑娘那勺子放哪儿了!”

    他这里才跨出宫门,迎面就撞见奉旨前来送点心的万喜。

    万喜问:“你急匆匆地上哪儿去?”

    商虎说宋澈要找徐滢喂过药的勺子事关重大不能耽搁。

    万喜盯着他背影沉吟了会儿,挑眉进内看过宋澈,便就回宫去了见皇帝。

    廊坊屯营里有刺客出没的事令皇帝很生气,而这些年驻军*的因由很可能来自于一场预谋这更让他没有好脸色。不过当了二十来年的皇帝,什么风雨也都见过了。倒也不至于影响他的正常生活,毕竟他手下还有一帮肯死而后已鞠躬尽瘁的忠臣嘛。

    所以在听完卢鉴禀明完经过后,他就直接把这案子挪给了太子,反正太子妃最近怀孕,他们又不能你侬我侬,正好可以多分担分担国事。

    他在御花园跟容妃下棋,听得万喜把宋澈的现况一说。便道:“让厉得海多给他吃点滋补的。再着流银仔细地给他上药,别留疤在身上。”疤落在后臀上恐怕将来会在某些方面形成障碍啊。

    对面的容妃深深看了他一眼。

    万喜应下,又道:“老奴方才回来的时候。正碰上世子爷着商虎往徐家去寻喂药的汤勺呢。”

    皇帝愣住,去徐家寻汤勺?看着万喜意味深长的微笑,他蓦地想起来了。

    那日宋澈在荣昌宫闹得天翻地覆,后来还是徐滢过来镇的场子。当时他就跟端亲王商量好就这么决定用她了。回宫之后还着了人盯着这个事,谁知道这两日朝事一忙他倒是又忘了。他忙问万喜:“今儿什么日子?”

    万喜走上去一点。说道:“离皇榜最后的期限还剩三日。”

    皇帝:“……”

    万喜跟皇帝禀报的时候慈宁宫这里太后望着正跟宫女们描花样子的程淑颖也在叹气。

    皇榜上的日子她可是掐着指头在算呢,哪知道这丫头却还笨得只会跟宫女们混在一起。

    宋澈这回受伤她固然心疼,可是对于程家来说这么好的机会,这丫头怎么就不懂得利用利用前去示示好呢?这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她都为她急白了头,她倒好。程筠他们兄弟天天往王府里跑,她也不懂得跟过去瞧瞧。

    上回皇帝虽说跟她暗示过已经找到了指腹为婚的对象。可谁还看不出来那婚约根本就是假的?他们就是想找个人来溥衍她而已。

    她也不是不知道祖宗立下的规矩。

    可是规矩也是人定的,程家这些年在她的耳提面命下极之安份,程筠两兄弟虽然资质各有差异,人品却很端正,程筠幼时又做过太子陪读,学问也是有的,不是有话说举贤不避亲吗?她也不指望能让冀北侯入仕,只要能容许程筠能有个前程也就知足了。

    可皇帝偏偏不让。连让程淑颖跟端亲王府联个姻,替程家未来拉个靠山他都不让。

    “颖丫头。”她叹了口气,放了茶,冲程淑颖招了招手。

    程淑颖颌首称是,乖顺地走过去,“太后有何吩咐?”

    太后道:“你表哥有伤在身下不得地,定然枯闷至极。你帮哀家送些玩意儿过去给他解解闷。”

    程淑颖欲言又止,面上浮出些郁闷之色。

    “怎么了?”太后问。

    “表哥不喜欢我,我不想去。”她嘟着嘴,小声地道。她从小跟宋澈一起长大,他如今要跟别的人订亲不说,皇榜贴出来这么多日,他也不曾去找她说过此事,他不来找她,那她也不去。

    “谁说他不喜欢你?”

    太后收了羽扇,“你表哥从小被宠到大,从来不擅去取悦人,他就是喜欢你,也不会说出来不是?男人是要哄的,尤其是像他这样的,你跟他沤气,有什么好处?听我的,你自己上隔壁去挑几样东西,找个时间过去好好陪着他。”

    她既这么说了,程淑颖又哪敢拒绝,到底点头领了旨。

    商虎到达徐家的时候徐滢才陪杨氏给新进的丫鬟立完规矩。

    如今她房里的人也多了,添了两个粗使的小丫鬟还有个守院的婆子。人都是母女俩合计着从人牙子手上挑的,长相都在其次,最主要是踏实本分。

    听完商虎来意,她顺口就要答应他过去瞧瞧,但是忽而一想,又坐下了,“我家里琐事挺多的,过几天我再去好了,请世子好好养伤。”

    商虎愣了愣,继续劝,徐滢只笑不语。他也只好回去复命。

    宋澈听后自是又砸起手畔各种物什来,这一整天就没人敢进殿招他的晦气。

    他气成什么样徐滢并不知道,苏嬷嬷要上街买窗纱,她也摇着扇子跟着去了。

    袁家这里吃过午饭,袁紫伊跟袁怙对了对帐,袁怙便也勾着半驼的身子出了门。

    临到门口看到墙角下一溜杂草被薅得干干净净,他也禁不住扯了扯嘴角。(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