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 > 科幻小说 > 十分六合 > 171 伤在何处?

171 伤在何处?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太医呢?太医怎么还没到!”

    皇帝一来便斥问着宋裕他们,程筠忙答道:“进城的时候就着人先进宫传医了,正在宫内查看伤势。 樂文小说|”

    正说着屋里便就端出盆血水来,皇帝瞧着牙齿都发泠了,还没问详细,便立刻拖着已然冒出冷汗来的端亲王一道入了内!

    寝宫内当中放置的大床周围都围满了人,商虎等十来个侍卫团团守在周边,脸上布满愧疚之色,但奇怪的是和立在旁边的程笙一样,居然都没有多少忧急之色!

    宋澈趴在枕头上,身覆着薄被,脑袋侧伏在双臂内,露出来的额上青筋直冒,而剩余的半张脸涨红得如同煮熟的虾子。他拖出脸畔一只枕头往旁边站着的内侍砸出去:“滚!”好在端亲王眼疾手快接住,这才使得皇帝避开一劫。

    “澈儿你伤势怎么样!”

    皇帝见状更觉不得了,连忙踩上脚榻好声询问起来。

    宋澈正在盛怒之中,也没料到皇帝居然也来了,当即那张脸变得更红,随即彻底埋进臂弯里去了。

    皇帝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看刚刚那盆血水,很该伤得挺严重才是,不知怎么他还有力气砸枕头,而屋里人却又一脸古怪?

    随即沉脸指了程笙:“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太医呢?”

    程笙连忙过来弯了腰:“回皇上,太医让小王爷给打跑了!他不让太医看他的伤口……”

    打跑了!

    皇帝张嘴无语。

    端亲王忍不住了,两步走上去,大手一挥掀开宋澈身上锦被!

    被子撤离身上的当口宋澈迅速抬手捂着后腰侧转了身,如同被踩到了尾巴般瞪圆了双眼跳将起来:“住手!”吼完之后不知误碰到哪里,他立刻又倒吸着冷气趴在床上。随着这番折腾,褪下半边裤子的臀部忽然就露出白花花的一片来!

    原来伤的是屁股……

    皇帝目瞪口呆!

    屋里不知谁噗哧了一声,楠木制就的大床立刻就传来床板断裂的声音!

    商虎连忙冲上去夺过早呆住了的端亲王手上被子给宋澈盖上,然后忍着汗又与侍卫们挪过张屏风挡在床前。

    床上的宋澈眼泪都已经臊出来了!

    为什么不直接让他死了算了!

    拳头一下接一下砸在床上,那板裂的声音也就一下接一下地传出来。他不活了!他不活了!

    皇帝只觉得再呆下去恐怕这屋子都要被他拆掉了,连忙回神咳嗽了下,招呼着端亲王他们:“还愣着干什么?别在这碍手碍脚的。咱们快出去!”又指着商虎他们:“你们也给朕出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门外候着的卢鉴他们也瞬间被召到了承运殿。

    他们也很无语。本来宋澈伤个屁股是用不着如此兴师动众的,如果不兴师动众那么大伙就不会知道他伤在哪里,——当然。他们也没有料到素日老端着副关公脸的宋澈居然会面薄到这个程度,伤屁股又没什么大不了,他竟然死活就是不肯去请大夫!

    那伤口说深不深说浅不浅,树梢间射来的飞刀也足足没进去两寸。这要是不请大夫只靠些金创药,那出了大事谁负责?再说又是被刺客所伤。这刺客来历还不知如何,思前想后,便就不顾宋澈反对,率领了几十号人把他送回了京城。

    卢鉴在殿里跪了小半刻时辰。

    皇帝的脸早就沉下来了:“屯营里竟然有刺客!卢鉴。你是怎么当差的!”

    卢鉴只得把宋澈此去所查之案事无巨细说了出来。

    王府里人慌马乱之时,徐滢也已经到了府外。

    一看门口那么多侍卫以及羽林军就知道皇帝也来了。皇帝来了,必然别的人也来了。

    如此她又该怎么进去呢?

    她在马车里沉吟片刻。着石青去门口求见商虎。

    荣昌宫这里宋澈臊不欲生,想起当着那么多人面露了私处。身上的疼反倒是其次了。一张床硬是给他砸了个稀烂,被褥也被他撕了个粉碎,满宫里都只听见他狮子吼的声音。

    太医试着上前了好几回,第一回被床头的灯座砸过来吓得丢掉只鞋,第二回被丢落的鞋追得绊倒在门槛外,第三回咬咬牙还是进了去,这次倒是近了身,只是被宋澈突然伸出的一手揪住了裤头一顿暴打,最后连裤子也没敢要了哭爹喊娘地爬了出来。

    ——不就是露了个屁股嘛!至于这么赶尽杀绝?

    看两眼伤势就要死要活,那像程笙那么样被打得开花,他是不是得立刻买包耗子药自杀?

    他再也不来了!

    谁爱来谁来!

    商虎回来的时候正碰上太医抱头鼠蹿,对此他报之深深同情的一眼后也揣着心脏进了门。

    人才在门口露面宋澈就甩过来两道锋利眼刀。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禀世子,徐姑娘听说世子受了伤,很关切地赶来了。”

    对于这道伤他们也是很无奈啊。那天夜里看到有暗器飞来的时候他立刻冲上去护主,谁知道仰头望天的他反应未及被他拉趴在地下,那飞刀好巧不巧就射到了他后臀。

    不过幸好是落在后头,要是落在前头……那他们可就要深深对不住未来的世子妃了。

    宋澈瞪他半刻,立刻又抄起身旁一只人高的大宫灯砸过来:“谁让你告诉她!”

    居然连她也告诉了,他还要不要活了?她若知道他伤在何处,日后他哪还有脸去见她?!

    他恨死他们!

    屋里的坛坛罐罐接二连三地砸出来。

    商虎纵是身手不错也吃不住了,一个箭步就从就近的窗户翻了出去。

    再留下来让他这么疯下去他连断子绝孙的危险都有!

    皇帝这里听卢鉴说的正入神,听见荣昌宫这里又传出呼救声来,立刻拍起了桌子:“又怎么回事!”

    蒋密连忙带着只穿着亵裤并且赤着两脚的太医过来了。

    皇帝一看这副形容便头疼得捂起了双眼:“谁有办法还不快去劝劝!厉德海呢?流银呢!”

    再这样下去这王府都得重建不说,他那伤不治也是麻烦啊!

    话音刚落外头就传来流银的惨叫声。

    端亲王也急得冒烟了,他也不明白,他那么个屁股怎么就那么稀罕了?谁都摸不得?

    “皇上,”这时候,始终静静立在一旁的伍云修站出来拱手了,“臣倒是想到一个人,或许能劝得住世子。”

    “谁?”皇帝与和端亲王同时应道。

    伍云修顺势看了眼周围众人,说道:“下官不便明说,但请王爷仔细想想。”

    ————————————

    说真的,自从建了群,你们的评论字数都短得连郭德纲的头发茬子都不如。。。(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