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十分六合计划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 > 天字嫡一号 > 163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徐冰自被冯夫人上门治过一回之后,这几日老实了些。:3w.し

    冯家对他们长房来说意味着什么她不是不清楚,上次跟冯氏借着冯夫人算计崔嘉,其实并不是她的主意,而是冯氏提出要跟冯家讨点便宜回来,她自己是没那么大的胆子的。

    可从崔家出来之后,她总觉得徐镛往崔家去的太巧,还有徐镛松口也松得太快。

    原先三房在崔嘉面前姿态摆得那么高,怎么突然之间他就想通了呢?还有按徐镛的性子,退婚乃是会伤及徐滢脸面的,他居然没有怒到打人,也没有冲过去抓住崔嘉质问,简直不像他。

    她隐隐觉得,三房也许并不那么在乎跟崔家的婚约,可是这又怎么可能呢?他们凭什么看不上崔家?他们以为徐滢是谁?

    这些日子她没见着徐滢,本想找个机会奚落她,借机刺探刺探,她不露面也没办法。

    昨儿夜里三房闹腾起来她当时就醒了——只要听到三房有事她总是比吃了人参还来劲。

    听到徐少泽回来便把他跟徐少渭反被徐滢呛了一口的事情一说,她就更纳闷了!才被退了婚多久, 徐滢怎么怎么快就能出来顶撞人了?徐少泽徐少渭可是她的伯父,她哪来的胆子竟敢这么放肆?外头来的宵小直入三房,当伯父的说两句她还有理了!

    她真看不惯徐少泽那么窝囊样!一个黄毛丫头,有什么好顾忌的?

    琢磨了半夜,一大早起来,她就唤了人去盯着三房。

    徐滢等徐镛出门后吃了盏茶,也系了披风往二门下来了。

    刚要抬腿进穿堂迎面就一阵风似的飘来个人。

    “二姐姐不是病了么,这是上哪儿去啊?”徐冰摇着扇子挡在门口,一张殷红的唇吊得老高。

    徐滢最近还真没怎么关注她,打从退婚之后她就称病在床,上次冯夫人上门寻晦气,她也只是旁观了一阵而已。眼下见她闪过来。便就往她打过的手上瞄了两眼:“三妹妹的手都好了,我怎么还好意思不好?”

    徐冰有备而来,当然不轻易被撩到火起,她说道:“那怎么同?我如今是崔家的准**奶。东西自然挑好的用,哪像姐姐,虽说是崔家自认倒霉担下过错,可这退过婚的女子,名声总是败了。嚼用上难免有区别。”

    说到这里她又凑过去笑道:“姐姐可千万别怪老太太偏心啊。”

    徐滢懒得理会她,微微一挑眉道:“那就恭喜二少奶奶了。”

    说着越过她就要出门。

    徐冰哪里肯放她走?一个箭步就蹿到了她前面,冷笑道:“听说昨天夜里有人径直扑向三婶的院子?可真是稀奇,怎么别的人都不去找,偏偏找上死了丈夫的三婶呢?我知道二姐姐素来伶牙俐齿,该不会跟我说那人是个女的吧?”

    徐家人对三房素来欺压惯了,徐冰并不觉得自己这话有什么。

    但徐滢昨儿夜里才因此事呛过徐少泽,又怎可能放过徐冰?

    她略微沉凝了下,跟侍棋道:“去告诉金鹏,我不去了。让他们直接去便是。”

    反正事隔了十来年,此去伍门寺她也没抱希望一定能找出什么线索来,有徐镛去也够了。

    等到侍棋去了二门外找小厮,她这里就收回目光,冲徐冰咧嘴一笑,突然拢手在嘴边大声喊起来:“徐冰设计勾引崔世子!主动投怀送抱以色诱之与他有奸!她私行败坏有辱门风,崔世子看不上她,打死也不肯要她,崔伯爷只好把她许给庶子崔韦!……”

    十六七岁的少女声音清脆得像山谷里的百灵鸟,一时之间二门三门各处走动的人全都听到了!

    原先定给徐滢的婚事短短几日间就重新洗了牌。冯氏他们当然没脸把个中因由跟府里人说,因此竟有九成九的人不知道究竟是何缘故,徐滢这尖嗓子一喊,这九成九的人就再也没有什么不清楚的了!

    ——原来竟是投怀送抱?投怀送抱了还被人嫌弃?怪不得冯家不撑她了!

    四面八方都有脑袋探过来。

    徐冰简直要疯了!

    连下人们都已经知道了。她日后哪里还有脸在府里呆着?!

    “我掐死你!”她扯嗓子大叫着扑过去扯徐滢的头发,徐滢早就防着她,抓起廊下伸进来的树枝往她脸面一扫,她顿时被扑得后退跌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你干什么!”

    冯氏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三步并俩到了跟前。伸手便要来教训徐滢。

    徐滢未及还手,杨氏又从身后院子里冲出来了,一步挡在徐滢面前:“大嫂还要跟个孩子过不去么?”

    “你给我闪开!”

    冯氏火冒三丈,不光是为徐冰跌坐在地而气,也为徐滢大喊出来的那番话而气!虽说徐滢是在府里嚷嚷,可人也是要脸面的,让下人们知道了真相,连她这个大太太脸上也没光!回头她又得花多少力气去堵下人们的嘴,让他们别外传?!

    “大伯母这是伙同三妹妹抢了我的婚事,还要回过头把我死里整?”

    徐滢压根就不让杨氏出面,她是清贵的杨家大姑奶奶,就得有杨家大姑奶奶的体面!岂能与冯氏这种泼妇对骂?

    她扬唇望着冯氏,“我可怕死得很,还请大伯母高抬贵手,看在我是徐家小姐的份上饶了我这一回。”

    冯氏瞪圆双眼怒指着她,“你是徐家的小姐,难道冰姐儿不是!把人往死里逼的是谁?你这么大喊大叫让她日后怎么做人!我倒没看出来你心肠竟然这么歹毒!来人!给我把二姑娘押到佛堂里去!”

    当初徐滢就是在佛堂里穿过来的,闻言便就不由冷笑。

    府里婆子怵着徐镛,倒是没人敢真的凭这么一喊就往上扑。

    徐滢深深看了她们一眼,忽然间掉头就往院里走。

    冯氏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盯着她进了过了正院与东跨院之间的夹道,这才看出她是往上房去!

    去上房她也不怕!

    老太太近来虽是有压倒她这股西风的意思,但她在这府里经营了十几年,根基早就稳了,何况她还是府里的宗妇,当老太爷已不在,二房又还要巴着徐少泽的情况下,老太太能拿她如何?

    便也抬步往上房里来。

    杨氏皱着眉头,自然也惦记着徐滢而去。

    徐冰见人都走了,当然也没有再留下来的理由。

    东跨院这边黄氏垂头想了想,却是轻轻掩了院门回房歇起觉来。(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