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十分六合网址 > 150 真不想娶?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宋澈左眼皮从昨儿晚上到现在就一直跳个不停。 ``【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

    流银说左眼跳灾右眼跳财。

    商虎说右眼跳灾左眼跳财。

    后来他两只眼皮一齐跳了,他们俩终于噤声了。

    宋澈极少见端亲王这么严肃凝重地找他说话,现在他的眼皮又开始疯狂地跳起来。

    看着屋里人全被他清出去,他更是有种摊上大事的感觉。

    端亲王掩了门,走到他对面坐下,说道:“有件事告知下你。”

    “什么事?”宋澈保持端杯子的姿势,警惕地打量他。

    “你的婚事我已经帮你定了。”端亲王挑了下眉头,“而且,我也已经跟皇上说过了。皇上也没有意见。”

    婚事?他全身都紧绷了!他的婚事凭什么他给他做了决定?还告知!他居然问都不问过他!他不是早就说过不能随便给他订亲吗!他紧紧地掐着杯子,终于那杯子不堪重负被啪地挤成了两半,他腾地跳起来:“我不娶!要娶你去娶!”

    端亲王淡定地环着胸:“这个我可娶不了。”

    “反正我不要!”宋澈跳出公案,狂躁地在屋里徘徊着:“你们先是给我套上个莫名其妙的婚约!现在又给我弄来个莫名其妙的女人!那皇榜哪里是你们蒙太后的?根本就是你们的圈套!你们就是合着伙来给我的!”

    “放肆!”端亲王沉下脸,指节叩着桌子,“你敢这么说皇上?!”

    宋澈停下来,但一张俊脸仍是扭曲的,整个人像是要爆炸一样。

    果然流银说的对。今天等着他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事!

    端亲王盯了他片刻,站起来:“你要是真不想娶,那就算了。我这就去跟徐镛说声,你不乐意。”说完他就背起手往门口走去。

    宋澈都懵了!徐镛?他是什么意思?!

    “慢着!”

    他一个箭步冲上去,一张脸涨得通红:“您再说一遍!什么我不乐意,您说的是谁呀?”话出口时那语气还**的,到末尾时竟然软得拐起了弯。他怎么又有种很好的预感。事情也许不是他想象的那么坏?

    端亲王无语地道:“除了徐家那丫头片子还能有谁!难不成是徐镛?!”

    宋澈悬着的心咚地就落了下来。

    真是她呀!

    他肩膀松下,浑身紧绷的神经也倏地松下,竖起的汗毛一根根服帖地倒下来。

    原来他们昨天晚上在殿里说的就是这件事!

    他满腔的怒意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躯干四肢说不出的酣畅,看看仍然拉着脸的端亲王,他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勾着头匆匆走到书案后。去端茶压惊,看到碎成两半的茶杯愣了愣。又改去拿盘子里的蜜饯。

    最后坐下来,瞅一眼端亲王,转而又抱着盘子像只兔子一样飞快地跑进里屋去了。

    端亲王瞪着他进门,忽然也翘着胡子笑起来。

    回头看看明媚长天。轻吁一口气,走了出去。

    慈宁宫里,太后望着下首坐着的皇帝。胳膊肘随意搁在一旁木几上,唇角勾出抹似有若无的冷笑。

    “真找着了?”她接了宫嬷递来的莲子羹问。

    皇帝正襟危座。点头道:“是听说找着了!就是还没有找到具体下落。而且听说生的还就是个女儿。”

    太后望着窗外绿树,“这么巧。”

    皇帝打了个哈哈,“这恐怕也是菩萨保佑。澈儿的娘也在天上看着呢。”

    太后瞟了眼他,凉凉笑道:“说的是啊。那么回头找到了,带给哀家瞧瞧?”

    “那是自然。”皇帝摸摸两撇胡须说道。

    皇帝这里出了门,太后沉吟了会儿,叫来宫嬷吩咐道:“拿两样颖姐儿爱吃的点心送到冀北侯府去。”

    作为京师里最体面的外戚之一,程家日常总是显得安然和富贵。

    程筠所在的致韵堂更是全府里最安静的去处,此刻斜阳照进窗棱,只穿家常道袍的程筠盘腿坐在胡床上,一面望着手里的书本,一面悠悠问底下站着的亲随郑际:“除了向忠武侯府借钱,崔伯爷近来还有些什么举动?”

    郑际道:“除了向忠武侯府世子夫人拿过几张银票,此外崔府的人这些日子似乎往徐家跑的也多,除了向长房接洽媒娉的事情,还时有想与三房缓和关系的意思,不过目前为止崔府的人也只是在拜访徐家的时候顺便往三房送去了一份礼,示好只是小的猜测。”

    程筠始终落在书页上的一双眼终于抬了抬,“跟徐家嫡洽媒聘,冯清秋为长,不是该先往冯家去么?”

    “正是。”郑际道:“正是因为小的觉得奇怪,所以才来告诉世子爷。”

    程筠放了书,下地趿鞋,踱到窗边,伸手撷了枝竹叶,于指尖转了两转,回过头来,“回头着李鑫去回告太子殿下。”

    郑际微顿,说道:“太子殿下应该已经知道了。”

    “也去说一声吧。”他深深望着他,说道,“我让你们查崔家的事,太子必定也知道的。”

    郑际遂不再多说,颌首称是。

    正待要出门,程筠忽然又唤住他:“你既然去过徐家,可知徐家的二姑娘最近怎么样?”

    郑际迟疑了下,说道:“被自己的亲人算计了婚事,应该是很伤心的罢?并没有她的消息,这两日也未有看到她出门。徐家到目前也是平静的。”

    “她才不会伤心呢。”程筠嘴角的微笑显得意味深长,走到屏风前他顿住,忽然又转了身,“小王爷呢,崔家这事过后,他又在忙什么?”

    问到这个,长随立刻就答上来了:“本来衙门里没什么事,小王爷这些天也在外走动得多来着,前几日不是还往徐家送了几车礼么,只是听说廊坊那边梁冬林出事之后,卢鉴遇到点麻烦,上晌兵部去人往中军衙门了。”

    程筠听到宋澈往徐家送了几车礼这句,眉眼里闪过一丝黯然。

    这里正静默着,门外忽然有些声音传过来,程筠眉头蹙了蹙,“谁来了?”

    长随走到门外转了转,回来道:“是芸姑姑给颖姑娘送点心来了,颖姑娘不知道怎地在哭。”

    程筠皱皱眉,抬脚道:“去瞧瞧。”(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