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注册 > 十分六合官网 > 147 何喜之有?

147 何喜之有?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什么?!”

    端亲王下巴骨都要掉下来了,而身后正准备冲过去扑人的侍卫们则齐齐倒抽了口冷气!

    “下官说,前面跟宋佥事在一起的,正是下官的双胞妹妹徐滢。 :3w.し”

    徐镛硬着头皮说出来。本来早就想好了在端亲王书房将事情慢慢铺陈出来的,哪里想到半路上又出了这夭蛾子!眼下端亲王一副要杀人——不!简直是要吃人的模样,形势完全变得被动,他根本不知道端亲王居然还派了人盯着宋澈!

    但到了这会儿,他也只能把事情就地和盘托出了。

    端亲王听得扶剑的手都攥出油来了!

    先前徐镛说前些日子代他上衙的另有其人时他还在想世间哪里会有这么相似的人,原来他竟还有个双胞胎妹妹!代替他的既然不是个男人,那就说明宋澈的取向是正常的,这是件好事!但他们竟敢李代桃僵愚弄上官,愚弄所有人包括皇帝,他们眼里还有王法?!

    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咬牙指了指徐镛,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跨上了桥头。

    宋澈这里听着徐滢说话,心思早飞去了她身上,至于她说的什么,听的并不甚清。

    每次她靠近的时候他就会觉得心跳如鼓,烦死人了。

    但是她的气息又带点甜,让他又总舍不得离远点。

    “你怎么了?”她忽然拿扇柄戳着他。

    他脸腾地红了,支吾道:“风,风迷了眼。”又说谎。他发现自己越来越会说谎了。

    徐滢望了他片刻,笑一笑,“那我给你吹吹?”

    “不用。”他别过头。说完了又有点后悔。于是又把头转回来,小声道:“那你吹吧。”说着把头低了点,自己凑过去,正好压在她脸上方。这姿势看起来好暧昧,他连她唇上的小细纹都看得很清楚,她不会以为他想亲她吧?

    他可一点都不想这么做。

    他的脸更热了。心跳得也更厉害了,连忙把眼闭上。

    徐滢忽地看他凑过来,也是扬了唇。大夏天的轻风徐徐,哪里会有什么风沙迷眼。盯着他眉眼看了会儿。直到看得他面红如茄紫,她才扬唇把扇了收了,说道:“把头再低一点。”

    他就低了点儿。

    她踮脚捧起他的脸,吧唧往他眼窝里嘬了一口,“好了。”

    宋澈心里开花了。牡丹花,莲花,芍药海棠,满胸膛都是,把他的脸都染上春色了。

    已经走到桥尾的端亲王看到这幕,惊得倒抽着冷气后退了半步!那是他儿子?!他没有眼花没有做梦,那勾着头变着法儿跟那无法无天的死丫头片子索吻的人真的是他儿子!

    天哪,他这张老脸!

    紧随在后的徐镛看到那俩这一幕,也险些没昏过去!那可是他的妹妹啊!她胁迫冯氏拿回嫁妆,施计严惩崔家冯家和冯氏母女。这胆子已经够大了,她竟然还在端亲王追来的这当口占人家儿子的便宜,她是不是嫌死的太慢了!

    诚然作为哥哥此刻他更该关心的是她的清白,可清白这种东西对于不管在哪里都混得如鱼得水的她来说,真的有那么在乎么?他眼前还是先在乎她的性命比较好!

    他这里急得心火直往上蹿,可端亲王不出声,他也不敢做声。

    而偏生这会儿商虎他们为免生针眼,早就有眼力劲儿地避到了远处。宋澈心无旁鹜,被嘬了之后只觉满天的稀星看上去华丽极了,咳嗽道:“这里风大。不如我们换个地方说话。”风这么轻,花这么香,月光这么美好,他不想跟她分开了。

    徐滢揩完油后心情也很不错。抖开扇子道:“去哪儿?”

    他红脸道:“你说。”

    她等他的脸红到脖子根儿,忽然一笑:“南风馆?”

    他蓦地一愣,然后窘了,“我不去!”

    徐滢笑得前仰后合。

    宋澈望着她那样子,全没好气,但眼里又明明满是温柔。

    端亲王无语地背转身。他真是没眼看了!

    这就对了!这哪里是个正常的将门子弟做出来的举止!这厮果然是个女的,宋澈这兔崽子平日里跟个炮仗似的谁也碰不得,居然在她面前言听计从?天哪,他知不知道她是个女的?他一定不知道!他英明一世怎么就养出这么个棒槌来!

    “带走!”

    树上打着盹的商虎他们被这声音震得一个个掉下来了。

    正肆无忌惮中的宋澈和徐滢猛地换了表情,睁大眼往桥那头看来!

    “王,王爷!”宋澈目瞪口呆,徐滢也傻了!端亲王怎么会到这里来?还有徐镛为什么也在!

    “回府!”

    端亲王瞪了眼他们俩,真是气死了。

    一路人马又回到王府,徐滢和宋澈像是被人从床上逮住一样被灰溜溜押进承运殿。

    端亲王脸色堪比锅底,伍云修从旁递了茶,看看徐滢他们两个又看看徐镛,想说什么又闭了嘴。

    “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

    端亲王指着徐滢问宋澈,岂有此理,他徐家兄妹把他蒙得团团转不说,居然还把他儿子给耍了,当他们五军衙门是吃素的吗?当他们父子俩是傻子吗?!

    “知道!”一路上虽然没人跟宋澈说什么,但看这阵仗也知道端亲王是摸过底了,于是也没遮掩,“我早就知道她是女的。”居然还带着点得意。

    端亲王快气背过去了!

    他指着徐滢又指着宋澈,拍桌子道:“那本王为什么不知道!”

    “不知道多正常,她在我的手下当差又不是在你的手下。”宋澈咕囔着。

    徐滢看看徐镛,徐镛满额头是汗,暗地里冲她摇了摇头,约是一言难尽的意思。

    “那好啊!”端亲王冷笑着,“那就给我来人!把徐少泽给本王传过来!本王要带着他跟他的侄儿侄女一道进宫面圣去!”

    蒋密看了眼他,躬着腰出门。

    宋澈一个箭步将他拦住:“不能去!”说完又冲回到端亲王面前:“只要王爷的人出门,我这里立刻就进宫辞官!而且我也再不回王府,更不会理会你们说的什么婚约不婚约!”

    真是个棒槌。徐滢扫了他一眼。

    端亲王果然气得肺都要炸了,指着徐滢道:“这都是你挑唆她的?你该当何罪!”

    徐滢挪了挪跪着的两腿,清了下嗓子道:“回王爷的话,宋佥事胸怀韬略,杀伐决断,就如同另一个英明果断的王爷,哪里是我等能够唆使得动的?民女没有唆使他。”

    端亲王又拍桌子:“那他为什么会不惜为你丢官弃爵!”

    他本来对这丫头印象挺好的,不然也不会在皇帝跟前替他们打保票,更把她推到宋澈那里去了。但他身为上官,被她蒙了两个月之久,如今他那傻儿子还跟他一哭二闹三上吊,这面子他要往哪搁?往后皇帝问起来他怎么办?跟他说之前他见的徐镛是个女的吗?

    “王爷误会了,宋佥事这并不是为我。”徐滢抬头道:“大人他这全都是为王爷您着想啊。”

    端亲王板着脸,“这话从何说起!”

    徐滢道:“首先民女和徐镛都要跟王爷承认错误。不管什么样的原因,我跟哥哥都确实做了些不对的事情,但是请王爷想想,我在衙门里这两个月并没有犯下别的错误,相反还助宋佥事办了好几个案子。不说功劳,总算是尽到了本份,更没有伤害社稷根本。

    “而且我们的目的只是为了改善改善在家族的处境,并没有对朝廷有不轨企图,否则的话我们也不会主动上门说明。

    “既然我们并无恶意,而本来就可以私下解决的事,王爷若是捅到宫里去,那就成了公务,如果是这样,民女倒宁愿王爷私下里处罚我和哥哥,因为一旦由皇上处决,不但皇上没有面子,同时也会伤及王爷的英名。我想宋佥事正是为了维护王爷的体面,才会如此阻拦的。”

    端亲王指着她,竟然无言以对。

    这丫头的机灵他早就领教过了,但她居然一点都不怕,这当口还能把话说得头头是道才叫奇了。

    “你这么说,难道是撺掇本王跟你们一块欺君?”他沉着脸,同时又看了眼旁边的宋澈,砰地放了杯子:“一丘之貉!”

    徐滢想了想,说道:“民女并没有见过皇上,怎么能算是欺君呢?”

    端亲王顿住,她这话也没说错,上次皇帝去见她的时候又没表明身份,既然他没有表明身份,谁能证明当时的他就是皇帝呢?虽然很可能她已经猜出来那就是皇帝,可皇帝都没承认自己,他当然也没有理由点破。

    既然她没欺君,他是没必要捅进宫了。

    他眯眼扫了眼她,再看看徐镛,说道:“那你们今儿夜里是想怎么着?”

    徐镛连忙跪地道:“下官深知有罪,是来请求王爷处置的。”

    “处置?”端亲王冷笑起来,“那我处置你还是处置她呀?”

    “是下官的罪,请王爷处置下官便是。”

    端亲王咬牙沉吟。

    伍云修看了这半日,忽然轻轻咳嗽了一下。

    端亲王侧脸看了眼他,便就应他的示意走到了屏风后。

    伍云修见了他便就微笑拱手:“恭喜王爷。”

    端亲王怔住:“本王何喜之有?

    ——————

    还有一更,写好就发。

    另外上个月得了新书月票榜第一,甚感荣幸。咱们群里也准备办个活动,会有奖品,但是没想好内容,大家在书评区集中提提意见,全订本书的可以凭粉丝值进群参加活动。

    最后,勿忘投票。。。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