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十分六合官网
千千小说网 > 十分六合 > 天字嫡一号 > 145 跟本王追!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徐滢想了一夜没辙,也只好做好明日徐镛负荆请罪的打算。 小说し

    但是这事毕竟又不宜被更多的人知道,若是在衙门里说,端亲王发起怒来必定闹得满城风雨,所以她想了想,便跟徐镛商量道:“最好还是去王府。就是再闹,那也只有王府的人知道。而且以宋澈的势力,要想管住王府里知情人的嘴巴还是不成问题的。”

    徐镛深以为然,“这差事倒不那么重要了。只是你才被退婚,若是再传出这顶替的事去,名声就更不好听了。”虽然说崔家立的字据上承认是他们的过失退婚,但退过婚的姑娘家总归不像原先那般吃香了,碰上那讲究的人家,恐怕还会生出些想法来。

    徐滢倒不纠结,嫁不嫁人这事对她来说还真就还没形成个问题。

    这里就商量好了,徐滢便打算夜里与他一起去,到时在王府外头等他。

    下晌徐镛修了封帖子拿给徐滢看了看,只见修辞得当分寸得宜,一笔字也是写的极好,想来自幼是受过杨老先生教诲。

    徐滢没意见,便着金鹏去投给了王府。

    端亲王正好到府,听说徐镛要来访,眉头一皱答应了。

    晚饭后徐滢仍穿了早先杨氏为她新制的直裰,与徐镛在杨氏忧心忡忡的目光里出了门。这要是在王府里没落着什么好,可就得捅到宫里去,捅到宫里,那就不是丢不丢差事的事了。

    兄妹俩一车一骑,路上说了些可能有的刁难,到了王府前,徐镛便下了马。

    徐滢趴在窗上又道:“如果王爷实在要为难你,哥哥便唤我进去。”她跟着来也是为防端亲王有疑义,但往后成与不成她都不能替他了,如果徐镛能够独立解决这件事最好,如果不行,她只好再进去争取争取。

    徐镛想了想,点头给门下侍卫递了名帖。

    侍卫们想是收到命令。即有人前来引他踏上广场左侧通往承运殿的庑廊。举目望去整个王府在淡月下重重叠叠,东西两路建筑呈端丽的对称之状,承运殿巍峨雄浑,四处锦绣膏梁。飞檐斗拱,华丽绝伦,就犹如一座缩小版的宫城,

    端亲王早就在书房里等候了。

    见到侍卫带着个挺拔沉稳的少年走进来,他倒是忍不住停了沾墨的笔多看了他两眼。直等他行了礼才搁下笔说道:“徐镛?”

    面前的徐镛俊眉朗目。与以往的他相比,五官之中少了狡黠而多了沉稳,立在堂下身姿笔直,双唇轻抿,隐隐有凛然不可欺之状。而以往的他小动作可多了,往往不到这么会儿的功夫他已经跟你唠了三四句,还会行云流水地把你的茶沏好,顺手把你桌子上的散落的物什整理好。

    “你有什么事情要禀报?”他端起茶来轻抿了一口。

    徐镛这里进了王府,昭阳宫也知道了。

    宁夫人在窗下略站了片刻,凝眉道:“世子那边呢?”

    胡绵道:“没听说荣昌宫有动静。不过显然是知道了。”

    宁夫人点点头。在榻上坐下来,“世子没动静,那就证明我说的没错。他们之间是没有那回事的。既然没有这事,那也就说明世子还是喜欢女孩子。既然如此,我们还是有计可施。”

    胡绵笑道:“若是能解除王爷的燃眉之急,又能够牵制住荣昌宫,对夫人来说可就妙了。”

    宁夫人闻言也扬了唇,默半晌,又轻叹道:“你这就去问问我哥哥,看看他有没有什么想头了。”

    徐镛这里进门后。徐滢就歪在车厢里等待起来。

    今天晚上有月亮,王府外这片空地还是挺开阔的,这使徐滢也回想起她前世的公主府来。她因为后来晋位为贵公主,所以府邸也并不亚于亲王府多少。公主府就在驸马家的隔壁。两府中间有甬道,可称作是一府。

    在附马房里捉奸的那一幕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想起附马的窘样她笑出声,顺势撑着凳子坐起,目光就瞟见王府里忽然有马车驶出来。

    是辆有着王府标识的大马车,而且四角的穗子还是翠色的,——虽是夜里。但离得近,借着月光也还是能分辩出颜色的。出了府门之后马车便往街上飞驰,夜里街头人不多,很快马车就消失在街头不见了踪影。

    这种大马车徐滢曾经见过一次,上次万夫人约她在外见面,她见到她的马车垂的就是这种穗。

    端亲王和宋澈的马车垂的是加赤金顶的朱红穗,如果王妃在世,也是这种颜色。万夫人如今仍在禁足,那么这马车本身应该是属于宁夫人的了,都晚上了,宁夫人还这么着急地派人出府去?

    徐滢盯着街头想了一阵,扭头到小厮们这边跟他们道:“石青去瞧瞧方才那马车往哪儿去了。”

    说完她顿了顿,又说道:“金鹏去把宋佥事请出来。”

    书房这边,端亲王这里问到徐镛来意,徐镛便颌首道:“回王爷的话,下官犯有一罪,今次是特地前来负荆请罪的。”

    “什么罪?”端亲王脸色沉凝了些,毕竟宋澈如今被人传得这么不堪,他徐镛也是有责任的。他既来请罪,他当然不会姑息含糊。

    徐镛沉了沉气息,说道:“不知道王爷有没有觉得下官跟之前的徐镛有些不同?”

    端亲王一顿,看出来了啊,咋没看出来?本来就觉得他今天格外爷们儿,他这么一说,他就更觉得他变了。这声音粗些了,眉毛好像也粗些了,目光很澄静,肤色白也是白,但却不如先前的细腻……对!还有个头,个头也似长高了些。

    这是怎么回事?

    他忽然察觉到事出异常,目光越发锐利地落在他身上:“你难道不是徐镛!”

    房外的侍卫听见动静,立刻拔了刀闪进来。

    徐镛看看左右,垂头道:“回王爷的话,下官的确是徐镛,但之前您看到的那个,从那日中军衙门早上开会,被宋佥事追到王爷公事房来然后让你派去堵门的那一个,却不是下官。”

    “那是谁!”

    “王爷。”

    正在这时,伍云修匆匆从门外进来,走到端亲王身边说道:“世子方才带着人随府外一辆马车里的人匆匆出去了,那里头坐着的人——”说到这里他深深看了眼面前的徐镛,然后再接着说道:“那人跟这位徐都事长得一模一样!”

    “什么?!”

    端亲王弄懵了,“他们人呢!”

    “已经往安溪桥的方向过去了。”

    端亲王咬牙指了徐镛两下,朝侍卫们挥起手来:“跟本王追!”

    ——————————

    我在努力地存稿,大家快快投月票!

    今天已经投过票的银们,感谢你们!明天请继续。。。。

    后天请继续。。。(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