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计划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39 小子能耐

139 小子能耐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她要是成了妾那反倒没意思了,做妾的身份得多低啊,徐家抬不起头不说,徐冰也缺少跟冯清秋斗的资本不是?她们姐妹情深,如今又成了妯娌,既成了一家人,可以关起门来尽情的斗,又护住了她使下这种不要脸的招术以致连累徐家的丑事,多好。 ?

    因为冯氏母女不要脸,他们三房还要脸啊。

    崔家总不好意思往外说他们家二少奶奶曾经勾引过他们家的大少爷。

    哎,这些就不说了。

    吃瓜子要紧。

    冯玉璋回到府里,正望眼欲穿盼着他的冯夫人等人见他眉头紧锁的模样也知道没戏了。强忍着眼前眩晕听他把对徐冰的归宿说完,终于也晕了过去。

    这里冯大奶奶也再忍不住地扑回房号啕大哭起来。

    冯清秋抱着冯夫人又是哭又是叫,最后也撑不住哭趴在地。

    徐冰是不可能做妾的这谁都知道,冯家要是有个给人当妾的外孙女那冯玉璋这些年经营起来的名声岂不成了他人口里的笑料?

    她们盼望着冯玉璋这一进宫能够改变这现实,可是如今非但没有改变,反而徐冰还留在崔家跟冯清秋成了妯娌!嫁给崔嘉他们也勉强受了,可徐冰可是肖想过崔嘉的,居然日后还要跟冯清秋同处在一个屋檐下?那还不如让徐冰当妾呢!

    冯家当然是没有人能接受得了这个事实的。

    但不接受也没办法,这是皇命。

    徐家这边冯氏母女死去活来一回,听见从宫里回来的徐少泽带回来的新消息又渐渐回了些魂,虽然说失掉了一个崔嘉,但嫁给崔二也好过给人做妾。更不必担心她们做的这些丑事会被崔家人拿出来宣扬了,这或许又算是得到点安慰。

    但徐冰满副心思都扑在崔嘉身上,她是冲着当世子夫人去的,如今只落着个庶出的少爷,心里还是疼得要死要活。

    崔家这里虽然占了个便宜但也同时吃了个闷亏,那股郁闷劲就别提了。

    崔夫人因知道崔嘉对冯清秋的心思,对这个结局倒还相对算是满意的。只是听说徐冰居然要嫁给偏房生的儿子为妻。便连带着对偏房也添加了几分厌恶来。日后两房媳妇皆进了门后,自有些明里暗里的挤兑自不必说。

    真正郁闷的是崔伯爷。

    这里被徐家人坑了不说,还不得不在三日之内送银子给他们三房。这都弄得什么事儿?眼看着如今已过去了一日,这库房里还不知道有没有这么多银票。再想想同时要迎娶两个儿媳妇,又是一笔钱,心里不免又添多了几分烦闷。

    再说皇帝断完这破事儿之后。琢磨了一晚上也把端亲王给叫到了宫里。

    两个人拿着钓竿在御湖边猫着钓鱼。

    皇帝道:“两个月期限都已经过去快二十天了,你想好怎么办没有?”

    “没有。”端亲王老实地。“本来觉得冯玉璋那主意也成。暗地里挑个合适的充任女方,然后就这么解决所有事。但他们这么一闹,也不敢了。万一被母后发现,吃亏的又是咱们。”

    “说的是啊。”皇帝点头。盯着水面看了半晌,他忽然又说道:“澈儿这小子最近出息了哈,如今这整人的手段用得朕都快不认识他了。”

    “我也是这么想。”端亲王嗯了一声点头。

    皇帝侧目溜了眼他。说道:“朕听说,他如今跟那个徐镛打的十分火热。那徐镛几次帮他办案。而且,朕还听说这次崔家出事儿徐镛也在场,你难道就没有察觉到点什么么?”

    端亲王直了腰。

    徐镛机灵他早就知道,难道他的意思是背后给宋澈出主意的这个人是徐镛?

    他摸着下巴想了想,倒也不是不可能。不过最近徐镛不是告假了么?他怎么也跟他厮混到一块儿去了?他们俩的交情已经好到这个地步了吗?

    难不成……

    想到这里他心里一咯噔,往皇帝看过去,正对上他一双阴凉的眼。

    端亲王忽然不自在了。当初他可是拍着胸脯跟皇帝保证过宋澈跟徐镛是清白的,可现在他们俩这模样……那兔崽子从小到大,哪里跟谁这么粘乎过?就是跟程筠兄弟以及宋裕也没到这种程度,他难道真跟徐镛有了说不得的关系?

    “那个,我忽然想起衙门里还有点事儿,就先告退了。”

    他放了钓竿站起来,跟皇帝作了个深揖就走了。

    皇帝瞅了眼他背影,摸了颗核桃仁儿进嘴里吃起来。

    端亲王回到衙门,立刻就往宋澈房里扑去,一看人又不在,那火就大了。

    他这里为了他的婚事着急上火,他倒还四处野去了!

    “派人去找!”

    宋澈在哪儿?

    他正在去徐家的路上。

    办完了昨儿那件大事之后他只觉通体舒畅,昨夜跟程筠兄弟出去玩到夜半才回来,一大早到了衙门,觉得这么大的事情他却不能跟徐滢探讨细节着实有些无味。忍了两杯茶,到底没忍住,带着商虎他们到徐家来了。

    徐滢听了两日八卦,伸了个懒腰,就等着崔家送银子上门了。

    长房打从昨日徐少泽从宫里回去之后便消停下来,徐冰大约是病了,瞧着大夫进进出出了几趟,又飘着满院子药味。徐滢并没有过去,作为一个不幸被堂妹夺走了婚事的“可怜女子”,这个时候她当然应该关在房里“欲哭无泪欲死欲活”,哪里还顾得上去看望?

    杨氏和徐镛作为“指望”着这门婚事来翻身的徐滢家属,当然更有理由对长房的作为感到发指!所以也没有人过去。杨氏今儿早上沉着脸打算去上房找徐老太太讨个说法,也被徐滢拉住了:“母亲不必急,且等崔家把银子信物都还过来再说。”

    不管她有没有想退这婚,冯氏母女敢动到三房,那就是她们不对。这厢可没那么容易过去,她们就是想当崔家的亲家,那还得先偿了欠她的这笔债再说!

    杨氏也就稳下来了。

    三房里人少无聊,不像公主府人多,有时候看看宫女们斗斗心眼也能过一日。早上徐镛去了刘府回来,徐滢去拂松苑坐了会儿便就回房绣她终年也没有绣出进展的牡丹花。

    ————————————

    本月最后一天了,求大伙手上最后的月票~~~~~~~(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