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十分六合注册 > 122 寻其究竟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屋里家丁连忙起身相送。 =

    徐滢落在后头,等出了东跨院便放慢了脚步,问引路的小厮道:“看你们个个腰圆体壮的满嘴是油,你们早上吃的什么?”

    小厮们还以为失了仪,连忙红着脸擦了下嘴巴,勾头道:“大人说笑了,早上不过是吃了两个馒头一碗粥,都没进油水,嘴上哪里有什么油?”

    徐滢道:“那你们午饭总得吃饱些,不然哪有力气干活?”

    “午饭也不过榨菜配——”

    小厮话没说完,便被倒行回来的小厮给扯袖子打住了。府里的事情怎能随便对外人透露呢?尤其这人还是府里未来的舅爷。

    小厮们不说了,徐滢也不说话了。

    直接回到前厅,端亲王和崔伯爷已经在聊竹子庄的烤全羊,见到他们出来,端亲王就咳嗽着起了身,跟崔伯爷告辞。崔伯爷自然热情留饭,然有宋澈端着个大黑脸在,端亲王是没那个脸留下来的,于是带着他们俩又驾马回衙来。

    徐滢跟着端亲王进了都督院子,给端亲王殷勤地沏了杯茶,端亲王就说道:“这老崔嘴巴太严实了,只提到当初这婚约是怎么结的,别的一字不漏。”

    说着他便把崔伯爷告诉他的那番过往原话说了给她听,“这事你母亲应该也知道。”毕竟没有人在外给女儿订了亲不告诉孩他妈的。

    徐滢从前倒是也问及过杨氏这件事,但杨氏只说是徐少川在办差途中偶遇崔伯爷,救下他的命后崔伯爷对他感恩戴德,当场就立了婚约。具体的却没有说。

    她想了想又说道:“王爷跟崔伯爷交情好,不知道崔伯爷平日里对人大不大方?”

    “还行。”端亲王摸着手的大玉戒。“但他这个人不喜欢应酬,本王跟吴国公他们去吃饭的时候他从来不去,最多就是在自家花园里摆张桌子与本王两个人喝。”

    徐滢道:“崔伯爷有没有向王爷借过钱?”

    端亲王看她越说越不像话,板起脸来:“人家堂堂手握兵权的伯爷,能跟人借钱?就算崔嘉这么不靠谱,你也不能这么说人家!”

    徐滢连忙打了个哈哈溥衍了过去。但是想到崔嘉那一屋子赝品,目光又沉了沉。

    这一日无话。徐滢在公事房接着处理了些承德案子的琐事也早早下了衙。

    宋澈在他房里摆弄了半天他的珍玩玉器后来找她。早已经没了人影。

    杨氏竟然已经知徐滢去过崔家的事。

    等她换过衣服来到房里,迎门便问道:“你去崔家,崔嘉没当着王爷提到你的身份?”

    她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徐滢大致说了。然后道:“当年父亲给我和崔嘉订亲的时候到底什么情况,母亲可知道?”

    杨氏顿了顿,放了手里做了一半的针线,望着她道:“你父亲在世的时候是锦衣卫副指挥使。那夜出门办案时在西郊外突然遇到有人洗劫驿馆,他带着兄弟们赶去。才知道是崔伯爷带着钦犯归京。

    “当时崔伯爷还并不是亲卫十二卫的都督,只是禁尉军的统领,是在案子上立了大功,才被升上来的。你父亲不止是救了他。还使他升了官,就算是结个儿女亲家,他们家也不亏。”

    徐滢捋着线团儿。端亲王从崔伯爷口中打听到的也差不多是这个情况。听上去也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徐少川对崔家的确也是有恩的,崔家许个儿女婚事顺理成章。如果不这么做,或者没有拿出相应的报恩手段,反倒可能要被人挑理了。

    然而事情的本质并不在于这个,这并不应该是崔家执意求娶的真相。

    从她日间所得知的情况来看,崔家十有**已经成了个空壳子,一个连下人的伙食都要省下来的勋贵之家,就是声势再大也很有限了。

    但是按照崔伯爷的职权,以及他们家享受的朝廷俸禄,却完全没理由这么寒酸,他们家人不多,就算没有手上的职权也能活得下去,哪至于担着重责却又把日子过得这么紧巴巴地呢?

    最重要的是,这件事跟他们执意结亲的目的相不相干呢?

    她想了下,起身道:“我去哥哥那儿转转。”说着出了门。

    杨氏望着她的背影,却是许久才收回目光。

    徐滢到了徐镛房里,徐镛也问起她去崔家的事。

    她直接把在崔家看到的跟他说了:“我有两个问题不明白,第一,崔家既然盘子空了,为什么不去另找个家底殷实的人家结亲?第二,崔家的钱去哪儿了?而且我看崔嘉也不知道的样子,难道崔伯爷夫妇私下里还有什么秘密?”

    徐镛闻言也皱了眉头。

    他倒是的确没想过崔家居然是个空壳子,崔家在京中几代,怎么着也不该落到居然靠赝品来支撑门面的地步。他徘徊了两转,说道:“这件事,我得去找找道温,他在五城营里混,有些事情也许能帮我们问到答案。”

    道温是刘泯的表字,刘家兄弟同在五城营,的确容易打听消息。

    徐滢喝了杯茶,又看了看他才写的文章就回房了。

    回房看到桌上的杯盘又想起,她在跟徐镛提到她分辩出崔嘉房里那么些古玩的时候徐镛竟然一点也没有起疑,难道从前的徐滢也是个爱好广泛的人么?

    崔嘉这事闹得沸沸扬扬,冯玉璋也把徐少泽叫到了府里。

    “真让老夫猜中了,他们回来得这么早果然有古怪!”他站在窗户边,深深凝望着窗外夜色,“宋澈不但撇去兵部已有的证据不要,还自己使下斧底抽薪这计把蒋夫人给劫了回来,咱们这次送给他的人情,却是白送了。”

    徐少泽带着惭色道:“不但带回了蒋夫人,还带回了武暨,武暨手上也掌握着蒋讼不少证据。”说完他把身子直起一点,又说道:“不过不管怎么样,这次蒋讼倒了,杜阁老也得沾身灰,老爷的初衷还是达到了的。”

    冯玉璋点点头,援须道:“我怕宋澈这是瞧出咱们的意思了。”说完他又回过头来,接过徐少泽递去的茶碗在手:“你可曾听说宋澈那婚约是怎么回事么?”(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