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计划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20 这是赔礼?

120 这是赔礼?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当然,话也不能不问清楚。

    晚饭后见崔嘉情绪稳定了些,便就到了他房里,问他跑到中军衙门去做什么。

    崔嘉提及这个便咬起牙来!

    “那衙门里的徐镛根本就不是徐镛,而是徐滢!”说罢他便将他所打听出来的消息全都说了出来,“我今儿就是去揭发他们的罪行的,没想到那恶女竟然挑唆了小王爷打我!这种恶毒的女人,我是宁死也不会娶她的!”

    崔伯爷和崔夫人全都惊呆了!

    徐滢竟然代替徐镛去中军衙门当了近两个月的差?!

    “这是真的?!”崔伯爷面如寒铁。

    “如果是假的,你们就是塞十个徐滢给我我也再无怨言!”崔嘉指天发着誓。

    崔伯爷只剩倒抽气的份了。

    徐家兄妹竟然胆大到这个地步,竟敢如此欺君罔上?这太不可思议了,难怪她能够在白马寺把崔嘉治得无可奈何,她既有这份闯荡朝堂的胆色,哪里还做不出拿捏个把人的事来!

    “这种女子哪堪为我们崔家的媳妇?”崔夫人忍无可忍了,哽咽着说道:“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进门了!她无视朝廷律法进入朝堂什么的我且不说她,只说她眼里还有没有点身为女子的觉悟?成日里跟着一帮男人在一起,还有什么清白可言?

    “更莫说她跟宋澈还不清不楚的,原先我只当徐镛跟宋澈是真的,没料到他们不是断袖,但却是真的有了暖昧!怪不得他们想要退婚,这徐滢能傍上我们崔家已是天大的福分,居然还想撇了我们去傍宋澈?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出身!这样的女子我崔家不要!”

    崔伯爷心烦意乱。一时倒也没做声。

    崔嘉见状自然声援:“他们俩一看关系就不简单,原先外头只当她是个男的都传出许多不好听的,如今证实她是女的,岂不就更加说明他们私下有问题吗?”

    崔伯爷本就恼恨,听得崔嘉这么说不由取了鸡毛掸子又往他身上扑去:“证实证实,你有什么证据证实?没有证据就是造谣!

    “你这造的是谁的谣?诬蔑亲王世子是你能承担得起后果的?你当你老子的官职有人家亲王稳固?居然冒冒失失闯到中军衙去闹事,咱们两家婚约未除。就算那徐滢被你当场揭穿了。丢的是谁的脸,损失的是谁家的脸面?!”

    崔嘉没想到自己都被宋澈打成这样了还要遭亲爹打,顿时气血上涌两眼一翻就昏了过去。

    崔夫人连忙唤大夫。小姐们纷纷过来劝慰崔伯爷,这一夜又是鸡飞狗跳。

    翌日早上,徐滢照常出门上衙。

    承德这案子没结案,她是走不掉的。就是宋澈肯放她,兵部那边也还有许多事情正待交接。换上徐镛也是不成。

    崔家这边很显然是头等大事,就崔嘉这个德行,这婚约拖一天就多一天的烦恼。

    下车时让金鹏去街上购了些礼品,到衙门的时候宋澈也刚到。看见她来连连咳嗽了几声。

    徐滢走过去,“大人嗓子不舒服?”

    “你才嗓子不舒服。”他没好气地,然后又抬眼撩她:“崔家那里。要不要我跟你们去?”

    徐滢笑道:“大人敢去?”

    宋澈沉了脸。

    徐滢正色:“这种事我做不了主。”

    宋澈翻了个白眼,起身进了里屋。

    一盏茶功夫端亲王就来了。这里便就启程往崔家去。宋澈在房里磨蹭了一会儿也出了来,昂首挺胸地翻身上马,端亲王瞧见他那副德性,忍不住又骂了他两句。徐滢扬唇提醒他上马他才罢休。

    崔伯爷虽然打了崔嘉,哪能平静得下来?

    夜里辗转了一夜,早上正好收到蒋讼罪证已齐、早朝上皇帝已经着人前去捉拿其的消息。

    于是这才知道宋澈他们这趟去承德,不但证实了蒋讼原有的罪行,更是把他最为致命的两个敌人蒋夫人和武暨也闷声不响带回了京中,同时还把兵部徐少泽一众也都惊了个措手不及。

    京中这两日便就被宋澈的名字给霸住了几乎所有的茶楼酒肆。

    除了打了金吾卫指挥使,同时又出了这么个成绩。

    崔伯爷心里复杂得很,心烦意乱也未去上衙,索性就在书房里犯起心思来。

    徐家三房在徐家的处境他没有不清楚的,他们妹代兄去上衙这动机他能明白,可是听上去很简单,可真要实施起来这难度可太大了!

    首先徐滢得了解衙门事务,得有这份临危不乱的胆色,如照崔嘉所说徐滢已经替代了徐镛快两个月,那就是说这两个月里衙门里的差事都是徐滢办下来的?就连廊坊和承德这两桩案子也都是她帮着宋澈办下来的?

    宋澈的深浅他知道,资质是不错的,就是被保护得太好,太缺少阅历。他跟端亲王说句往脸上贴金的话那也算是发小啊,宋澈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主儿,能把这两件案子办得这么漂亮?结合徐滢的表现,多半是她在旁边出了不少力。

    徐家兄妹是杨家的外孙,杨氏也是个知书达礼有才情的,徐滢有这份本事倒是不是特别让人意外,只不过她过去表现的太像个懦弱无用的小姑娘,以至于让人忽略了她有可能也饱读诗书的事实,如今看来,从前那模样倒极有可能是她装出来的!

    如果这徐滢真这么有才情,那么三房挺立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本来崔嘉回来把事情一说,再加上崔夫人一哭诉,他也是打了退堂鼓的,那东西再重要总也没有崔家几代的名声重要,那徐滢女扮男装不说,还跟宋澈粘粘乎乎,此次宋澈打了崔嘉,能说这里头没有一点徐滢的原因?

    明明是他崔家订好的儿媳妇,偏被宋澈给半路截上手了,这也太气人!

    他们还有把这婚约放在眼里吗?

    若是没有那么顾忌,他立马就要冲到徐家去了,可是三房若是气势上涨,恐怕就真的不会在乎这门婚事,他们不想嫁,那他们手上所持的那份东西又怎么拿回来?

    崔伯爷头疼得厉害,正要起身,外头却有家丁匆匆来禀道:“老爷,端亲王及世子,还有徐镛一道往府里来了!”

    崔伯爷怔住,端亲王来他不意外,这位亲王人称贤王,是很明理的。但是宋澈也来了他却是有些意外,这对炸毛狮子打过的人十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从来没听说过给人登门赔罪的,他昨儿险些把崔嘉给揍死,今儿倒是又专程跑过来,这是唱的哪出?

    对了,还有徐镛!

    他立马道:“哪个徐镛?”

    来人也是愣住了:“就是在中军衙门里当差的徐镛。”

    那不是徐滢嘛!怎么宋澈来了她也来了?崔伯爷脑子里打了个激灵,连忙迎了出去。

    徐滢和端亲王父子已被迎进了崔家正厅,分了主次坐下。

    崔伯爷匆匆走进来,先跟端亲王施礼,又深深看了眼宋澈。端亲王站起来,自有一番歉辞,当面又骂了几句宋澈,崔伯爷也顺势给了个台阶,面子上总算是过去了。

    等到徐滢这里来见礼,崔伯爷的神情就没那么愉快了。

    他定定望向她帽缨后的耳垂,立时咬紧了牙关。崔嘉果然没说谎,这就是徐滢!

    她还有脸堂而皇之地闯到他府上来?她这还有把他们崔家放在眼里吗?!

    他真是恨不得一把掀了她的帽子把她的真面目给揭出来!

    ……可是,他又岂能像崔嘉那么冲动?

    揭发了她,对他半点好处也没有。

    “伯爷,您的茶洒了。”宋澈漫声道。

    崔伯爷回了神,放了杯子,看一眼宋澈,心里更现窝囊。

    这宋澈步步都在护着徐滢,先是替她打了崔嘉以堵住他的嘴,今日竟然又随着徐滢一块来做样子——别以为他看不出来宋澈根本就不是来道歉的,有他这样打了人家之后还一直盯着人家未婚妻看的吗?他洒了茶关他什么事?

    再一看端亲王坐得安然自在,就更无语了。他端亲王的儿子霸着他的儿媳妇闹出满城绯闻,弄得满京师的人个个都知道崔嘉的大舅哥成了宋澈的新宠,眼下宋澈打了他儿子不算,居然还堂而皇之地上门来,美其名曰是来赔礼,难道实际上不是来显摆的?

    他看一眼端亲王,再咬咬牙,到底挤出丝强笑来。

    端亲王察觉到崔伯爷的不自然,还以为是因昨日崔嘉被打之事心里仍放不下,也不便去戳破,便就着宋澈道:“还不跟徐滢进去看崔世子?”

    崔伯爷这里少不得又唤人前来带路。

    端亲王看他们出了厅堂,便带着歉意与崔伯爷道:“澈儿这孩子你也知道,打小丧母,难免被我们娇惯了。昨儿嘉哥儿到衙门里去寻徐镛,正赶上他在宫里跟本王斗完气回来,一时冲动失了手,你看在看着他长大的份上,原谅他这回。”

    说完他又从蒋密手上接过一份礼单,往崔伯爷推过去:“一点小意思,给嘉哥儿养养身子,缺什么再跟本王提。”

    崔伯爷忙说道:“王爷见外了。”一面伸手请茶,倒是也没有怎么推辞。(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