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注册 > 十分六合官网 > 天字嫡一号 > 117 又闯祸了

117 又闯祸了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崔嘉被揍得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风流倜傥的一个佳公子,顿时衣衫破烂口鼻流血像个猪头!来的时候只想着怎么把徐滢扒得体无完肤,就此解除婚约看他们兄妹落难遭灾从此大快人心,哪知道结果却被宋澈揍成这模样!

    一时间又羞又愤,气血上涌,几次爬起来又被揍了下去。

    徐滢看到他们这么凶猛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说真的,她当然是希望崔嘉能吃点苦头,但是她也万没想到宋澈这家伙居然会把他揍成那个熊样,而且他也太实诚了,怎么能专打头脸呢?要是她,先把他头脸包住再裹上棉被打身上啊!

    于是赶忙上去扯架。

    才刚到得跟前,门口倒是突然又传出来一道暴喝:“住手!”

    崔嘉恍恍惚惚听到这声喝斥,几乎眼泪都要掉了下来!

    端亲王带着侍卫们站在门廊下,整个人已经怒成了一团火,见到被揍得都看不出人样来的崔嘉,先指挥着侍卫们将他扶起,又让人立刻去传太医,然后憋足气指着拽拽望天的宋澈,抬脚便踹过去:“你是吃饱了撑的吗你?”

    宋澈被踹得膝盖弯了弯,闷哼着没应声。

    徐滢连忙道:“王爷息怒!先察看崔世子伤势要紧。”

    端亲王指着宋澈又指指她,咬咬牙掉了头下去,连忙着人先照顾崔嘉。

    宋澈走后他在宫里呆着也没意思,到底是自己的亲儿子,冲动之下打了他,心里还是不忍的。

    漫无目的地往六部去转了半圈,才想到去找太傅喝杯茶,侍卫就突然来报说宋澈打了崔嘉!

    崔嘉是金吾卫的指挥使,勋贵世子,崔伯爷在朝中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宋澈居然把他给打了!

    于是连忙赶了回来,一看果不其然!人家好好一个少年郎偏被他揍成了猪头也似!

    这里进进出出消息早就传了出去。守在承天门下准备接徐滢回府的金鹏闻讯连忙也赶回去告知了徐镛。

    淡定了两个月的徐镛终于也跳了起来!

    崔嘉居然寻到了五军衙门去找徐滢,这是根本没给两家的交情留后路了,今儿得亏是徐滢机智以及宋澈果断打了他,否则的话岂非是闹得全衙门里的人全都知道了?越想越觉得这崔嘉不是个东西。便连往日对崔伯爷夫妇的那点好感也因为他而荡然无存了。

    徐滢虽觉崔嘉这亏吃得不小,却一点也不觉得过份。即便今日宋澈不打,改日她会设法找回今日这场子的,想逼得她无处可逃,那最好是有把握她完全没有一线生机。

    端亲王这里把他们训了之后。她便拖着宋澈回了房。

    暴打了崔嘉虽然心里舒畅了很多,但到底又挨了两脚踹。

    徐滢蹲下去看他的膝弯,打从进屋起就静默着的宋澈忽然闷闷地说道:“那个崔嘉没什么好的,你不如别要他了。”

    徐滢顿了半晌抬头,她什么时候说她想要他了吗?

    而他仿佛很烦躁,站起来又坐下,坐下又站起来,又说道:“祸是我闯下的,让他们崔家有什么怨气冲我来!”那姓崔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要是残废了徐家不正好可以有理由退婚么?这样她就不用嫁给他了。

    徐滢没声没响沏了杯茶给他。说道:“大人才挨了王爷的打,要是再为我挨顿板子,我可过意不去。”

    宋澈瞪了她一眼,她有什么好过意不去的?这就过意不去了?那她害得他被人说有龙阳之癖呢?他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也不见她提个赔字?还有前天夜里……总之她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这茬他就舒坦不起来。

    都这样了,还跟他这么假惺惺!

    “大人,王爷传您和徐大人回王府去。”

    正说着,衙役战战兢兢在门外禀道。

    居然还要回王府去?徐滢看了眼宋澈,挑了下眉头。

    这一日还真是事儿多。

    崔嘉已经让太医诊过伤势了。由端亲王身边几个侍卫抬回去的,衙门四处还闻得到草药香。炸毛狮子又发疯的消息掩盖了他才从承德带了蒋讼犯罪铁证回来给人的惊讶,也暂时把他指腹为婚的事儿给暂时压了下去。

    王府承运殿里,端亲王沉脸在殿中转来转去。看得出来气得不轻。宋澈和徐滢一进来,屋里侍卫们和宫人们立刻就被他轰了出去。

    “跪下!”

    雕着蟒龙蝙蝠等各种图案的楠木桌子猛地一响,两个人就齐刷刷跪下来。

    因着他这婚事端亲王结果好心办了坏事,本来这几日不想管他,哪知道转背他就把崔嘉给打了!这崔伯爷是朝中权臣,身任亲军十二卫副都督。素日里与他交情也十分不错,宋澈居然把他给打了,这让他日后怎有脸去见崔伯爷?

    “你是要把我气死是不是?上次打了人徐侍郎这才多久?你是想替你老子把朝中众臣得罪光是不是!”

    一只砚头往宋澈额上飞来,宋澈身子一偏,砚台就落在了地砖上。

    “他无故闯进衙门里撒野,我为什么不能打他!我不光这次打他,下次他再来我还要打!”宋澈压根就没有服软的意思,同时好像也压根忘了日间那一巴掌。

    徐滢瞧着都有些不忍,虽然面前是自己的亲爹,像你这么顶嘴,不打才怪呢!

    她连忙道:“王爷息怒……”

    话没说完,端亲王已指着他骂起来:“他无缘无故跑到衙门撒的什么野?必定是你招惹的他!”

    他怎么养了这么个不省心的孽障?三天两头的闯祸,全京师的茶楼他的名字被提及的次数总占最高,他是害怕天下人不知道他有皇权可仗是不是!

    于是早前的那点内疚早就不见了,又一鞭子挥过去:“今儿你若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我便打断你这双狗腿!”

    宋澈撑着桌子翻过去躲在帘栊后,沉着脸并没有好气。

    骂他是狗腿,难道不是在骂他自己也是狗吗?

    徐滢看着鞭子从头顶飞过,连忙把脖子缩了缩。所以说一看就知道宋澈不是那种玩宅斗的主儿,他要是把崔嘉打得隐蔽些,端亲王也不会这么火大不是?得亏是有那么多人疼着,不然的话还不定被斗成个什么渣。(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