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十分六合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15 公子求见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宋澈只带了蒋夫人和武暨回京,而撇下陈百湘他们那案子未理,足见他没把兵部递去的这笔人情放在眼里。蒋讼依然还是要治,但治的方向偏重又不同了,冯玉璋白费了表情,当然不可能得意。

    回到公事房才准备去沏杯茶,转头在门洞这边就见墙那头合欢树底下站了个人,这身衣裳可再熟悉不过,不是进宫去的宋澈又是谁?

    她直接绕到墙外,“大人在这里做什么?”

    宋澈扭头看了眼她,又勾着头望起脚尖来。

    他想了半天没地方去,宫里哪哪儿都是人,太后要是见着他必定又立马把他逮过去。他又不想回王府,顶着张落着红印的脸又不便去寻程筠他们,只得又回来了。

    徐滢绕到前面去看他的脸,顿了下,连忙取了帕子递过来:“这谁下的手?”

    他隔了半晌,咕哝道:“还能有谁?”

    徐滢想了想,又看他一眼,不说话了。能这么削他小王爷的,除了端亲王也没谁了吧?宫里没谁会对他下手,外人则不敢,然而照先前那情况,该扑过去扁人的是他才对不是吗?怎么反过来他倒被挨揍了?当然那两个他谁都动不得,但也没理由被打啊!

    “进去吧。”她扯了扯他袖子。在外头这也不像话。

    宋澈咬了咬牙,勾着头进屋里了。

    徐滢给他打了热水,递了帕子,又给他沏了茶拿了糕点。又从他上回拿药的小斗柜里给他取出散淤膏,挑了一团在手里化开,替他抹在脸上。

    宋澈初时有些微僵。看了她一眼,脸红红的,倒是也没曾躲避。

    徐滢扬扬唇,眼看着脸上的红印消去不少了,才收了回来。

    宋澈忽一下抓住她的手,抿唇道:“那个婚约是假的,是我父亲和皇上编的。太后要给我说亲。他们不同意,就编造了这个出来。”

    徐滢顿了下,把手抽出来。弯腰去看他的眼:“然后呢?”

    宋澈有些气闷reads;我的极品桃花运。

    还有什么然后?他当然只是想告诉她根本没有这回事!你看她才刚刚听说他有婚约,就立刻把手抽回去了,要放从前她会吗会吗?她一定会反过来摸他的吧?他就顶了个婚约而已,又不是变成了毒蛇猛兽。有这么可怕吗?她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跟他保持距离!

    “没事了!你出去吧!”他转了个身躺在炕上。

    徐滢笑了下,然后出门来。

    公事房里听说宋澈回来了。一个个立刻避猫鼠儿似的回原位去了。徐滢倒是坐在桌后玩味地想着心思。

    这里正心不在焉地看着公文,衙役就走进来了:“大人,前厅有位公子求见。”

    “公子?”徐滢讶了讶,“姓什么?“

    衙役道:“那位公子只说是公子的好友。并没有提及姓氏。”

    五军都督府非等闲之地,闲杂人等是不能随意进出的,但总归免不了会有些人前来寻找有事。所以衙门特设了前厅会客。徐滢初初替换徐镛来衙的时候也曾担心过这一层,因为毕竟徐镛在外朋友并不少。譬如帮助他进入衙门的刘泯,偶尔来找找他也是难免的。

    但徐镛也替她考虑过这层,早就去信跟刘泯暗示最近衙门里规矩多不得随意会客,因此刘泯他们一次也没有来过。怎么突然之间又出现了个没有提及姓氏的公子?

    徐滢留了个心眼儿,到了前厅并不急着进去,而是在西侧窗户下往里望了望,这一望便不由吓了一跳,这座中的侧影怎么看着有点面熟?绕到另一个角度窗户下再一看,哪里是什么徐镛的好友,这分明就是崔嘉!

    这姓崔的怎么寻到衙门里来了?!

    她猛地往身后传的衙役一瞧,只见其面有忐忑之色,并不敢看她的眼睛。

    崔嘉也是京师里的贵公子,又担任金吾卫指挥使,衙役怎么可能不认识?必定是这姓崔的故意使诈让他瞒下的了。

    但衙役这里还是其次,眼下最重要的是姓崔的来干什么?!

    崔嘉坐在客首圈椅上,脸色是青寒的,目光是阴冷的。

    这几日他在府里左思右想,越想越觉得徐家兄妹有问题,徐镛身高不会一下子蹿高那么多,性格改变也不会那么大,一定是徐滢假扮了徐镛!

    但是他却苦思也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徐滢为什么要扮成徐镛?还有那一次只是巧合,还是说还有别的内情?

    那天在徐家,他本意是想言语激得徐镛动手的,因为只要他敢动手,无论如何也没脸再拿之前那事拿捏他,再说真打上了,崔伯爷难道还能咽得下这口气要结亲?但徐镛明明气到要扑上来揍他,结果却只是摔了个杯子了事,这可完全不像他!

    他是仍然还想结这门亲而有所顾忌,还是因为别的原因不曾动手?

    他忽然又想起那日徐镛步履异常缓慢,进门槛的时候竟然需要伸手扶着门框架,这可根本不像素日生龙活虎的他!这些年虽然他虽与他接触得少,但少时却没少见面,徐镛武功底子十分扎实,从前也常被崔伯爷当面赞赏,一个幼年习武的男子,他怎么会需要扶东西?

    这只有一个解释,他的脚受伤了!

    如果他脚伤到连过门槛都需要帮助,那这些日子在衙门里当差的又是谁?

    他如今是金吾卫指挥使,五军都督府很近,有些小事也很好打听。这一打听下来他就惊呆了,这些日子徐镛不但日日在衙,而且这两日居然还跟随宋澈出了远差reads;江山入画!

    他既然腿脚不便,又怎么能出远差!

    衙门里没有人怀疑,那就一定是徐滢代替了他!他们竟然胆大到这个地步,这是*裸的欺君!是玩弄朝廷律法于股掌之上!

    想到这里他只觉浑身都激动无比!

    他们既然如此大胆,那么只要他揭发了他们,这婚事不就彻底黄了么?

    不但婚事黄了,他还能因此将他们兄妹施于他的所有耻辱全数清扫干净!端亲王定不会容忍他在眼皮子底下胡作非为,宋澈那爆脾气也绝对不会容许徐滢把他当傻瓜一样的玩弄!当他知道近来当男宠般宠信的徐镛居然是个女的,他能不气得杀了他们兄妹?!

    他热血沸腾,几乎就要冲到端王府捅穿这个秘密!几乎就要扑到正房告诉崔伯爷夫妇这个实情!这个徐滢,她女扮男装成日里在衙门里厮混不说,还跟宋澈几次三番在外日夜留连,这样的女人哪堪当他的妻子?他要彻底让她名声扫地,让她这辈子都别想嫁出去!

    早知道他们有个这么现成的把柄让他抓,当初根本就用不着遣人去寺里行事!有了这一桩,崔伯爷就是再怎么有情有义也不会逼他结这么门了吧?!

    但他到底还是尽快冷静了下来,这种事要不是他自己亲眼看见,哪里会想得到?这么空口白牙地去说,端亲王不会相信,崔伯爷许是更加会将他一顿臭骂。

    于是这次他稳住了,不动声色等了几日,打听到宋澈一行回了京,便坐不住了,上午差事一交,便就直接扑到承天门来。

    他一定要当着五军衙门所有人的面,狠狠地揭穿徐滢的真面目,让他们徐家丢脸丢到尽!

    想到这里手里一只杯子也不由被啪地捏碎,茶水哗地溅出来在身上,慌得他连忙站起来擦拭。这一回神忽又想起那衙役进去了许久,怎么还没出来?

    徐滢在窗外窥视了他片刻,愈发认定他藏头露尾寻到这里绝对没好事!那日徐镛对他动了手他却并没有借机闹事,她早就觉得有问题,他放着徐家不去,却偏偏跑到这里来,恐怕八成是冲着她来的,难不成他想揭穿她?

    想到这里她招手叫来先前那衙役:“崔世子给了你多少钱?“

    衙役本是想着崔嘉并非不明来历的歹人,又是堂堂的卫指挥使,所以才会收他的好处假传话,哪料到徐滢到了来竟然并不进去还变了脸色,脸色也立刻白了:“大人饶命,小的只收了崔将军两斤酒钱,请大人千万别告诉宋佥事!”

    “行啊!”徐滢冷笑:“不想我告状你就去告诉崔嘉,说我这会儿不方便待客,你请他改日再来。”

    说完也不再理会他,倒背着手进了内院,文书也不去送了,直接回了公事房。

    坐下来却是一点办公的心思也没有了,这崔嘉七魂六魄全落在冯清秋身上,必然会想尽办法逃避这桩婚约,无奈他心术不正,不去想办法说服崔伯爷接受他和冯清秋,反倒只会拿她这个无辜人来糟踏,她又岂能如他的愿?

    他是唯一见过她男装和女装的人,从前跟徐镛又熟络,上次在三房起争执时他曾与徐镛有肢体接触,说他能察觉她代替徐镛在外走动也是极有可能的。

    这么说来,他倒是跑到这节骨眼儿上来揭发他来了?

    不管怎么样,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她走为上计!

    这么想着,就跟刘灏道:“我突然有点急事得先走,回头宋佥事回来你帮我跟他说声。”说着把自己手上吃剩的半包瓜子塞了给他,而后麻溜地出了门。(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