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101 不是跟踪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徐滢也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也扬了唇道:“还好。 ”

    程筠放了念珠,拂一拂经书上并不存在的灰,起身道:“你也难得上这里,这会儿正好清静,不如我带你进寺里逛逛。”他拂拂衣摆站直,说着又看了眼窗外道:“崔家的禅室就在西边。今儿来的是崔家的女眷,崔嘉应是没来。不然的话,咱们倒是可以过去打个招呼。”

    崔嘉怎会来?他如今正避着不肯上徐家,自是要装孙子了。

    只是崔伯爷父子都没来,又要如何探听底细?

    她笑笑地随他出了门,绕过会场走上古旧的廊子,一路往后面殿堂里去。

    程筠始终静静地,看上去的确不太喜欢人多的场合,但分明不管人多人少,他表现得总是那么放松自如。就譬如眼下徐滢即使与他并不熟,他的谈吐也总是恰到好处,两个人就着沿途的风景闲逛到了正殿,瞻仰了各方菩萨之后,就顺势到了功德碑前。

    徐滢果然看到了崔伯爷的名字。

    崔家跟程筠一样,每年也是五百两银子五百斤香油。

    徐滢顿了下,说道:“崔家是因为十年前被袭而在此敬奉,那小侯爷又是怎么过来的呢?”

    程筠一笑,负手望着她道:“可记得当初你闯到程家我那间小书房来时我正犯着腿疾?”

    徐滢点头。

    程筠便道:“我这腿疾其实也是多年落下的外伤,只不过不像崔伯爷那么惊险罢了。那年也是听崔嘉说起他们家在伍门寺许了长愿,我到这一看这寺虽小但却别有一番古朴沉着之感,便就也在佛前立了愿,请菩萨保我再也不要有什么意外。”

    徐滢听到他说意外。拈住身畔一朵蔷薇停在那里。

    程筠一面下着石阶,一面看了眼远处已然准备撤场的会场,笑说道:“快散场了,我们回房去。”乍然扭头一见到她撩花的姿态,那目光又渐见深沉。

    徐滢是穿着常服出来的,色泽极正的宝蓝织锦袍子衬得她皮肤越发晶莹,简简单单一个发髻在头顶。面上也干干净净。身上没有女孩子惯常的珠玉发饰,唯独只在腰间系了块羊脂玉噤步,一只绣着寒梅的荷包。倒是显出她有着杏眼俏鼻和樱唇的小脸的精致来。

    “这是——镛哥儿么?”

    这短暂的静默里,忽然响起道陌生的女声。

    两个人连忙转身望去,只见面前不远站着个四旬上下的贵妇,身边有两名少女相随。正面带微讶往这边看过来。

    徐滢哪里认得来人?但她既然开口称呼却也只好躬身下拜:“徐镛见过夫人。”

    程筠也含笑行了一礼:“见过崔夫人。”

    原来这就是崔夫人!徐滢心里有惊讶,但却不意外。明知道崔家女眷在寺里,那么会碰见也并不叫做偶然。只是没想到上次她明明答应了让崔嘉上门赔罪却到如今还不见踪影,眼下倒是还好意思来打招呼。

    便就扬唇道:“不知培毓在何处?晚辈正好有几句话想跟他聊聊。”

    崔嘉表字培毓。名字倒起得好,就是人品不咋地。

    崔夫人听她提到崔嘉便有些后悔招呼打得太快。竟是忙了崔嘉跟徐滢那事还没了,当着徐镛这晚辈眼下竟有些下不来台。这的确是崔家理亏,她还是个长辈。如今这么久了崔嘉还没上门,而她又大喇喇打起了招呼。未免显得太不把人放在眼里。

    她忍着面上微僵,笑应道:“你崔伯伯正催着他让他赶紧养好伤到徐家来赔礼,然他身子尚有不适,今儿个在家里候大夫。”

    徐滢并不知道崔嘉过找程笙,也就是刺刺她而已,因而没再做声。程筠自然也不会做声。

    崔夫人有些许尴尬,徐家三房如今是徐镛当家,这事崔嘉能不能得到原谅他是很关键的因素。

    身旁崔家两位小姐里乃是待字闺中的两位,二小姐崔静茹显然是个懂事的,见状就出面打圆场,笑着向程筠道:“小侯爷竟跟徐家哥哥在一起,你们是约好的么?”

    程筠看了眼徐滢,笑微微回她的话道:“哪里?我们只是碰巧遇上。”

    徐滢听见崔静茹这么问的时候便皱了眉,她虽是男扮女装,可到底不知私底下还有哪些人看穿,若让人知道她跟程筠孤男寡女相约在此,日后恐怕会生出诸多不便。因此琢磨要不要抢在前面回答,听程筠这么一说,她就放心了。

    但同时她也纳罕,程筠的态度是不是也能说明,他是在已知她真身份的情况下替她掩护?

    “竟有这么巧?”崔静茹望着徐镛,“徐家哥哥今儿不用上衙么?”

    徐滢拢手笑道:“连日做噩梦,听说寺里有法会,来听听经安安神。”

    她很怪这个崔二小姐多事,不过自己出现在这里的确是容易让人起疑,而且缠着她不放的是崔夫人,倒也不能全怪到她身上。

    但是她就越发不明白了,崔家怎么就那么想要娶个死了爹又在家族里不得势的她呢?虽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崔嘉都反抗成那样,这样强拗着有意思吗?正常的情况,应该是像杨氏那样的态度,意识到强扭的瓜不甜就该顺势放手不是吗?

    这个崔家,真真有趣。

    她抬眼一望渐渐散开的人群,笑微微跟崔夫人道:“夫人想必是进内入斋席的,时候恐怕差不多了。”

    崔夫人也并不好再扯下去了,便就点头:“回去替我向你母亲问安,改日我再去拜访她。”

    徐滢恨不得早些告别,颌首称着是,谁知道一转身就愕住了。

    宋澈拿到程筠下落后便直接赶过来。

    跟踪这种事情做到第二回,已经没有什么羞耻感,他并不是去干坏事,不过是去抓属官的包,抓了她的包正好他就可以把徐镛在籍上除名,从此大仇得报扬眉吐气。

    也别怪他心眼儿小,凭她做的那些事,他没揭穿她真真已是客气!

    他赶到伍门寺,很轻松就找到了程筠的禅室,没有人,但是桌上果然摆着两只茶杯!

    侍卫们被他的牛气所感染,也是个个如临大敌。他们也没想到宋澈爱上的竟然是这么一个渣,上次被跟踪到去跟女孩子勾搭,这次更不得了,连他们的表少爷都不放过!这个姓徐的简直男女通吃啊!这还了得?太欺负人了!太不把他们主子放眼里了!

    接着找!

    他们问寺里的小沙弥,小沙弥说去了后殿。

    于是一路又直指后殿。

    一进门槛就见那姓徐的跟程筠有说有笑地站在太阳底下,面前站着几个女眷,竟然好似谈得很愉快的样子。

    这寺庙逛的很过瘾嘛!宋澈站在廊下望了半晌,便就板着脸扶着剑走了上去。

    徐滢撞上宋澈身子,愣了有好几秒。

    旁边的程筠也有些愕然。

    崔夫人听见徐滢闷哼也回转身来了,望着突然顶着一脸寒霜杵在徐滢面前的宋澈也是怔了怔,京师里关于宋澈与徐镛的传言虽未有人敢拿到台面上说,但私下里却一直没断过,眼下宋澈怎么也跟着徐滢到了这里?

    徐滢愣了半刻,端端正正跟宋澈行礼,宋澈沉脸扫了她一眼,没说话。

    程筠看着宋澈这样面色,先前还敞亮着的脸色忽然染上层郁色。

    崔夫人走过来:“没想到小王爷也来了!”

    崔伯爷常跟端亲王一处吃酒,宋澈到底还是得给她几分面子,遂缓下神色行了半礼,说道:“前些日子染了些小恙,听说这里做法会,所以来听听经去去邪气。”

    崔夫人和崔静茹心下都有些发怔,怎么那么巧,刚才徐镛也是说连日噩梦,刚才程筠又说他不是跟徐镛一块来的,难不成徐镛跟宋澈才是一块来的?他们俩一块来听经正心气?

    她微吸了一口冷气,觉得自己恐怕证实了一些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你们,哦不,徐镛你——”

    她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合适,如果这是真的,那这崔嘉有个做人男宠的小舅子,会把整个崔家的名声都会拖累坏的呀!就算宋澈是众星捧月高高在上的小王爷,话由人说出来总会变味的不是?到时候说崔家执意娶徐滢是为了攀附端亲王府的人还会少吗?

    崔家几代的名声口碑,可都得让徐家给败坏了!

    她脸色阴晴不定,模样尴尬透了。

    徐滢瞧着却是笑起来,看来这误会也有好处,倘若能激得崔家就此点头退婚,倒省去她多少事。

    宋澈望见崔夫人这样子,却是有些不高兴:“崔夫人这是怎么了?”

    崔夫人才知道自己失态,连忙收拾表情,陪了个笑说道:“里面开斋了,你们慢聊。”

    匆匆离了开去。

    徐滢望着她们背影,挑眉掐了那朵蔷薇在鼻前闻起来。

    程筠似笑非笑望着她:“你像是很高兴?”

    宋澈没好气道:“她能有什么不高兴的?竟敢告假出来逛寺庙!”

    程筠道:“是我约她出来的。”

    宋澈瞪他:“那你给她发这个月的俸禄!”

    程筠笑起来:“那有什么问题。”

    宋澈再瞪他,然后走了。

    徐滢跟程筠拱手:“我得告辞了,改日再请小侯爷吃茶。”

    程筠扬唇深深望着她:“我等着。”

    徐滢也没在意,小跑着就追宋澈去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