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十分六合官网 > 科幻小说 > 十分六合注册 > 099 劫后余生

099 劫后余生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翌日徐滢像往常一样晃悠进了衙门,一进门就觉气氛略有不对。 廊下衙役们站得笔直,茶水间不见小吏们插科打诨,就连院子里两株素日有点风就颤个不休的银杏树,今儿似乎也十分乖巧。

    徐滢心下一动往宋澈房门口看了看,房门开着,果然是他销假回来了。

    连忙拐进公事房里打探敌情,就见刘灏林威果然头对头凑在一处嘀咕什么,一见徐滢来,立刻道:“快老实点儿!炸毛狮子一早就顶着个大黑脸,把咱们每个人都叫进去找了番碴,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要倒霉。”

    徐滢势必问找什么碴。

    林威叹道:“不是说桌子擦得不干净,就是说地扫的不干净,不是说茶沏的太浓,就是说上点心的速度太慢。折腾死人了!回头你就知道。”他敲敲自己看上去已经跑累了的腿说道。

    这么会折腾,那看来是气还没消。

    徐滢多有眼力劲儿,闻言便坐在公案后并不过去冒头。

    宋澈坐在房里,心思其实并没怎么在公事上。

    三天过去他的怒火倒是也去掉些了,然而心里总是不顺,毕竟徐滢占了他那么大便宜,而且他居然还不能揭发他,但是他又不能因为她而荒废了正事,难道只要她在衙门,他就永远不来了吗?毕竟不行。该面对的迟早还是要面对的。

    花了三天时间说服自己看在她没有对大梁朝廷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的份上,他决定且忍了。

    想她做下这种缺德事,心里必然也会过意不去,只要她知错,他就勉强把她侮辱他这事揭过去算了。

    早上来的时候特意往隔壁瞥了眼。她还没来,这就对了,他是故意早来的。哪知道才准备吃早饭,就见她晃晃悠悠过来了,脸上竟然跟没事人一样笑嘻嘻地,一点内疚和自责都没有,他那火气顿时便又蹿了上来。手里的奶黄包也丢回了盘子里。

    她居然还笑得出来?骗了他之后。居然一点忐忑惶恐的意思都没有?

    岂有此理!

    “把徐镛叫过来!”

    徐滢正勤勉地整理着卷宗,就被叫到了隔壁。

    老实说再见宋澈时她并没有什么尴尬,就算有尴尬在那天夜里他追上来时也早就被抛到九宵云外去了。她如今跟他的矛盾并不是有没肌肤接触的事儿,而是她是个女的瞒天过海在他身边呆了这么久,而他如今知道了却还不能揭发她,他为此感到憋屈。而她却因此心安理得而已。

    宋澈原本抱着要狠狠羞辱她一番的心理,可是等到她真正到了面前。他忽然又说不出话来了。

    他一看到眼前她的眉眼鼻唇,就会不由自主想到她散下头发像个风情万种的妖精的模样,看到她的脸,他就会情不自禁盯住她那双又粉又软的小樱唇。继而再想到那零距离之间的酥麻触感……

    “不知道大人唤下官有何事?”徐滢觑着他,扬眉道。

    他心里一抖,连忙把眼别开了。手忙脚乱去端茶。茶翻了。

    徐滢挑眉觑他一眼,不动声色拿抹布来擦桌子。

    他看到那只白腻腻嫩生生的手。立刻又打了个寒颤。

    他真是见了鬼了!又不是没见过女人,怎么会连多看她一眼都会觉得像做贼?

    徐滢眼角一睃就把他的反应收进眼底。

    看到他害臊成这样,她就放心了,大梁这堂堂的王世子,原来还是个未经人事的雏儿。

    宋澈已经想不起来要叫她进来做什么了,先前的踌蹰满志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抬眼觑到她似笑非笑望过来,一张脸便又火辣辣发起了烫。

    笑什么笑!

    他瞪过去,手里一只笔啪地折断。

    徐滢放了抹布,又走到壁前借着他的仪镜正了正官帽,才拢手站回书案前:“大人要是没什么事,我就下去干活了。听说廊坊那边梁冬林贪墨的财物都已经核对完毕了,包括于家在内的失去土地的军户也都得到了补偿,下官还得整理数据上呈王爷呢。”

    忙忙忙,好像全天下就你最忙似的!

    宋澈把断了的笔扔在桌面上。徐滢就此出了门,他也没再说什么。

    这一整日气氛都很别扭。

    宋澈心情总凌乱如劫后余生。

    虽然说不用时时见面,但偶尔也会有差事要交代,徐滢镇定自如得很,他的心思却如同在草原上跑马,时常前言不搭后语,根本就没办法抬眼看她。他只要一看她,思绪完全就会变得焦虑狂躁,他会想起她曾经万恶的种种,会恨不得想要掐死她!

    都是她害的,都是她害的!她这个天煞孤星!

    商虎他们在廊下看他转来转去又是抱头又是捶胸地愁了一日,心里也是有无数飓风在咆哮。

    爱得这么辛苦就把人家抢回去啊!你小王爷又不是没权没势,到了这会儿真是割舍不下又不是养不起,大不了先瞒着到成亲之后再公开!有必要这么长吁短叹跟个娘气似的吗?能不能洒脱一点?能不能霸气一点?能不能像个睥睨天下的霸主一样宣示出你的主权!

    但是再哮咆这股风也冲不出他们的胸膛,他们仍然只能闭着嘴在廊下装木头。

    而且揣着这种大八卦不能往外说的心情好难受,他们小王爷被徐镛扑倒亲了嘴耶,这就好像抱着个大金块却不能露出来显摆,因此越发使人感到焦躁。

    当然他们更多的还是想替宋澈解决这个烦恼,那毕竟是他们誓死效忠的主子。

    这一日主仆数人面上冷静,私底下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

    徐滢毕竟久经风雨,公事公办地到了下晌,没露出一点破绽。

    眼看离下衙还有点时间,端着杯子正要去沏茶,半路上却被衙役截住了:“徐都事,这里有你的信。”

    说着将一封飘着浅香的信笺递过来。

    徐滢一看信封上画着的两枝竹子,心下便不由一咯噔。拆开来一看,果然是程筠。

    明儿便是初一,是他约她去伍门寺赴法会吃斋席的日子。信上写的就是明日在寺里见面的时间地点。

    这几日全副注意力都在跟宋澈的这事上,她倒是把这茬给忘了。(未完待续。)

    ps:听说微信里有集赞送月票啥的,其实我没太懂,但是聪明的筒子们可以去了解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