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字嫡一号 > 097 我要告你!

097 我要告你!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闭嘴!”

    徐滢一声沉喝,宋澈就真的闭了嘴。 未曾说出口的半截话生生夹在喉咙里,憋得他两颊发胀,两眼圆睁,连呼吸都不知道跑去哪儿了!

    她还敢凶他!

    未及开口,徐滢已放缓了语气,一面拢着衣襟,一边束着头发,扬唇向他道:“这左右可到处都是人家,大人名声如美玉无瑕,要是弄得人尽皆知损坏了名声可就太划不来了。”

    宋澈跳起来,颤抖着指着她,然后围着原地团团打起圈来!

    不行不行!他要疯了,他一直当眼中钉肉中刺的徐镛居然是个女的!日日在他身边走来走去,擅长用各种方式气死他不偿命的他居然是个女的!他还跟他去廊坊,对了,她还被他摸过胸……被他牵过手,刚才的刚才,她还夺去了他的初吻!

    天哪!

    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唇,蓦然打了个寒颤,觉得每根神经每个毛孔都在冒火了!

    这简直让他难以忍受!他居然被个女人给吻了,真是岂有此理!她居然这么大胆,从前不把他放在眼里也就算了,她现在竟然亲了他之后还平静地爬起来当作没这回事!她当他是什么?她凭什么当作没这回事!

    她她她,她简直该遭千刀万剐!

    “我,我要去都察院!我一定要揭穿你们!”他扬着拳头冲她大吼着!

    他们简直没把朝廷律法放在眼里!竟然弄个小姐充当男儿来做官,他一定要去都察院,一定要告到他们永世也不能再做官!

    害他还在程笙面前对她各种维护!她居然敢骗他!怪不得程笙老说她娘气,还一个劲地说她是女人,原来他说的都是真的。她真的是女人!

    他掉了头,拔腿就要往来路奔去。

    徐滢及时叫道:“我又没穿官服,又不是在衙门里,大人跑去揭发我,不知有什么证据?”

    才抬腿的他蓦地停住。是啊,他并不是在衙门里逮的她,也没有抓到他穿官服。就是告她也缺乏证据。

    但是。这点小事就能难倒他堂堂端亲王世子吗?

    他倏地回过头来,上前两步在她头顶形成压迫之势俯视她:“那我就等到明日你上衙,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找出个一模一样丝毫不露破绽的替身来替你!”

    徐滢还真不能。虽然说一切都是奔着徐镛不久后替回来而去的,但要想他们之间衔接得天衣无缝那简直不可能,眼下宋澈已经捉到现行,那就更没有办法能逃得过去了。

    既然逃不过。就只能面对。

    她抬头道:“大人揭发我,对大人来说却没有半点好处。这种事做了也无益。”

    “怎么会无益!”宋澈在头顶吼她,“至少我不会再被你骗!”

    “我又不是针对你。”

    “我不管!”他暴吼着。总之他就是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他指着她鼻子:“我要去告诉王爷,我要让他亲自处置你!让他自己看看想栽培的属官是怎么骗的他!”

    说着他又要走。

    徐滢伸手拖住他:“大人如果硬要这么做。我也无力阻拦。

    “我虽然是不应该代替我哥哥上衙,但我到底也没让大人受到什么损失。当初我们本已经告了假,我哥哥也的确是有伤在身。谁知道大人撞见我,非把我带回衙门来上衙。我也只好被迫顶上了。我就算有错,那也有大人一份责任不是吗?”

    宋澈要气吐血了:“你还怪我?”

    徐滢摊摊手,“如果不是当初大人斤斤计较耿耿于怀,又怎么会逼得我这么做?”

    宋澈快晕过去了,感觉每跟她说一句话都是在找虐!

    他颤抖着手指着她,忍住气血攻心涌上来的眩晕。

    徐滢又笑微微说道:“大人其实也不必愁,过不多久我哥哥也就能回来上衙了,大人只需遮瞒几日便可。我可以继续给大人出主意治理军务,廊坊那边卢将军虽然过去了,总还有归德卫一些事情有待处理吧?不拔除卫所里的驻虫,光调个卢将军过去岂非也是无用?”

    说到军务,宋澈还真是没办法硬气了。

    他身边没有一个属官有徐滢这么精明能干,他们要么畏畏缩缩怕这怕那,要么肚里空空胸无点墨,再要么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并没什么真本事,真要是没了徐滢,这正在进行中的整改计划不是又要半途而废了么?

    但是,又岂能因为这个就坏了他的原则!

    他怎么能容忍她这样的奸佞在身边?她不能要,徐镛也不能要!

    “我不稀罕你!”他咬着牙绷脸望天。

    徐滢笑了笑,再说道:“大人真不稀罕倒也无妨,只不过,大人跟徐镛的事不知如何跟世人解释?”

    宋澈低了头,眉头皱得跟铁铸了般生紧地瞪着她。

    徐滢笑道:“大人本就与徐镛有断袖之名在外,今夜又尾随我至此,不说别人,首先您的几个侍卫们必然已经坚信你与徐镛有不正常的情谊。如果大人把徐镛竟是个女的的真相公布出去,不知道外人会怎么猜测大人您的品行?”

    好男风的毛病虽然让人不齿,到底没动国法根本,要是宋澈把这状给告了,外人知道宋澈死揪着不放的小吏是个女的,而且还公然带着她出入公众场所,私下里又种纠缠不放,那时纵然她的名声被毁,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到时必然会将各种污水泼到他头上,端亲王饶不了他,他自己这差事也必将不保!皇帝还能让背皮都被人指破了的他呆在佥事位上吗?到时候府里两位郡王反倒落了便宜还未定。

    宋澈气得两颊发紫,伸手又要去揪她的衣襟,然而手伸到半路生生停在那里——那里不能揪了,那里有奶糕……越揪岂不就越说不清?那揪哪里呢?好像哪里都不能揪了……天啊,难道他就白白被她占了便宜去吗?!

    “大人?”徐滢伸手戳戳他。

    他看看胳膊上那只白生生的手指,立刻抱着胸跳到了一边,死瞪着她。

    徐滢笑一笑,掏了帕子:“要不,我给大人擦擦嘴?”

    “你滚!”

    宋澈再度往后跳了两步,怒吼起来……(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