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十分六合官网
千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十分六合注册 > 086 敢逼我跪?
千千小说网 zapslide.com ,最快更新天字嫡一号最新章节!

    “大人言重了。 ”

    万夫人放了镊子,望着她:“我听说大人的外祖乃是已故的杨学士,想必大人也读过不少圣贤书。当今皇上至仁至孝,此次委任权落在小王爷手上,若是大人能以手足同胞四字打动小王爷,皇上和王爷自然不会说什么。”

    说到这里她又叹了口气,遥望着窗外道:“我们世子和常山王乃是亲兄弟,虽说他不是我生的,但这些年我对世子的关切却从没少过半分。我也只是希望来日世子身边能有个兄弟帮衬,遇事也有个人好作商量而已。大人少年当家,想必能体谅我这番苦心。”

    徐滢心底笑笑,面上倒是平静:“夫人用心良苦,让人感动。只不过在下人微言轻,恐怕有负所望。”

    她自己家里一大堆事,哪有功夫去理人家内宅的勾心斗角?莫说端亲王对她十分不错,宋澈本性也没长歪,就算没有这些,堂堂亲王府后宅斗争又岂是一个小吏能涉足的?又不是吃饱了撑的!

    万夫人眉头微蹙,“我可以再加一千两reads;这个总裁被我承包了。”

    徐滢静静望着杯口:“请夫人另请高明。”

    万夫人脸色微沉:“徐大人可不要不识抬举。”

    徐滢遗憾地摊手:“我虽然很尊敬夫人,但是王爷是在下的上司,我也只能跟夫人说声抱歉。”

    “徐镛!”万夫人站起来,方才还明艳照的一张脸立刻阴云密布。

    门外闪进来三四个人,到了徐滢身后立刻押了她的肩膀。

    徐滢吃疼,又被按着跪在地下。

    “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万夫人居高临下睥睨着她,“你是办还是不办?”

    徐滢前世当公主,虽然初初处境艰难。但除了皇帝太后以外也没跪过什么人,后来有姨母的调教而且自己又擅把握,得势之后更加没受过什么闲气。

    这世里因着出身摆在那里,不得不调适心态适应社会,在端亲王他们手下伏低做小,但他们却并没给她小鞋穿,就他们的身份。她就是跪也跪得。可眼下这个王府出来的侍妾居然一上来就摁着她这个朝廷命官就范。还敢要她跪她,这岂还能忍得!

    她咬了咬牙抬眼:“夫人除了答应助我分家,还需给我三千两的酬金!并且先付一千两为定金!”

    万夫人神色冷峻。欲要怒斥,微顿之后却是又缓了神色:“阮全,取银票!”

    三千两就三千两,只要宋鸿能拿到这千户长的职位。还在乎这几千两银子么?方才嘴那么硬,说到底还是图银子!

    阮全递了一沓银票过来。

    徐滢被松开来。拿着那银票看了看,然后道:“想借夫人胭脂一用。”她做了个点票的手势。

    万夫人略有不耐,但仍让身后宫女拿了随身妆奁过来。

    徐滢伸出拇指在胭脂盒子里印了印,而后啪啪啪数了两遍。然后藏进袖子里,说道:“整好一千两,在下先谢过夫人。等到事办成了。夫人定会收到消息的。”

    万夫人一面吃茶,一面斜得眼角溜她:“可别让我等太久。”

    “绝不会的。”徐滢深深颌首。

    等她出了门。万夫人又使眼色让阮全出去看看。

    阮全回来道:“乳臭未干的小子而已,不禁吓,一路下来连头也不敢回就登车走了。”

    万夫人扯了扯嘴角,也回了府。

    徐滢在车厢里望着那沓飘着胭脂香的银票,却是呲紧了牙,眼里露出了狠光。

    回到府里脸色还并不十分好。

    换了衣裳去杨氏处请安,杨氏在徐镛房里,一屋子几个人正在翻寻什么东西。

    “找什么?”她问。

    徐镛放下架在凳子上的伤腿,回过头来,“我去年在寺里开过光的一道护身符不见了reads;田园嫡女之高嫁下堂妇。”

    徐滢想不起来他有这个东西,“什么时候丢的?放在哪儿?”

    “一直放在枕头下。”徐镛望着她,“寺里的高僧交代过的。”

    徐滢还是没有丝毫印象。而且也真没太把这东西看得多重,她怀里还揣着硌人的一千两银票,不能在今日里就把先前被威逼的屈辱给洗刷了,她做什么都没劲。

    但是既然徐镛觉得重要,她也还是跟着四处找了找,可还是没有。

    “赶明儿我再陪你去求一道。”她安慰道。

    徐镛点点头,没说什么。

    徐滢见无事,也就回房了。

    徐镛见杨氏仍盯着门外发呆,不由道:“还在看什么?”

    杨氏沉思了会儿,说道:“滢姐儿最近可变了。”

    徐镛目光微闪,半刻低下头去拿书,已恢复平常神色:“不是说‘女大十八变’么?变了也正常。”

    杨氏回头了眼他,也没再说什么。

    翌日早上,徐滢又精神百倍地到了衙门里。

    宋澈在王府里闷了一整日,今儿也早早地来了,指使徐滢擦了桌子沏了茶,又交给她一撂文书送去兵部。徐滢问:“有没有要送去王爷那儿的?我正好顺道拐过去。”

    宋澈惯性地瞪了眼她,但也没说什么,只是从一堆兵书下抽出个信封,丢了给她:“上个月的开支帐目,拿去盖个戳,然后去帐房核钱。”然后整整袖口又站起来:“我要去海津,今儿轮到谁出差了?叫过来。”

    上次被廊坊那事一扰,海津也没去成,手上几个名额其实也已经发得差不多,再去卫所,不过是遁例下去检查校练情况罢了。

    徐滢通知了刘灏,便就往兵部跑腿去。

    回到都督院子里时也不过花了小半个时辰。

    端亲王跟两名官员在议事,徐滢等到官员们走了才进房里。

    端亲王见是她,便说道:“前儿个程笙找宋佥事做什么?”

    徐滢讶了讶。

    端亲王身子往后靠了靠,说道:“宋佥事把你也带了去,肯定不是寻常事。”

    徐滢干笑了两声:“虽说下官是同去了,但他们说什么却真没听清楚。”

    端亲王盯着她望过来。

    她连忙伸手去替他茶杯,然后顺手将手上信封递过去:“这里有份单子请王爷盖戳。好久没侍候过王爷茶水,我先去沏碗茶再来。”说着端着杯子匆匆出了门去。

    端亲王没好气地瞥了眼她背影,抽出信封打开来。(未完待续)

    ps:对的,求月票~~~~~~~~
返回首页